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张颐武:困惑,是每一代年轻人的共同考验

2013-06-26 02:37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今天不少年轻人感觉幸福指数低,压力巨大,困扰多多。物质的压力和精神的焦虑似乎形成了一个“问题群”。这让我想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这一代人面对青春的时候所面对的相似的境遇。

  那正是改革开放初期,当时社会也面临诸多困惑和问题。1980年,《中国青年》杂志曾经以“潘晓”之名发表了一封给编辑部的信,题目就叫《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窄……》,这曾经引发了大讨论。这次讨论对当时出现的理想失落,不少人开始追求物质生活享受,初入人生就发现现实生活和学校里的差异,上升渠道严重不足等问题都有充分的探讨。大讨论持续时间很长,参与讨论的人很多,在年轻人中引发的轰动效应很大。

  我还记得这封信是在我考大学前一个多月发表的,虽然高考压力巨大,我们还是对这封信感兴趣,觉得也说出了我们的许多困扰和问题,我还和同学们热烈讨论过这封信。我上大学以后,大家仍在议论这封信和人生的路是否越走越窄。那时社会正面临一个精神开放的时刻,原来社会暴露的不少问题使年轻人也经历了幻灭和困惑。我还记得当时人们常说那时候的青年说什么也不信,是“迷茫的一代”,也有许多人慨叹年轻人和老一辈的吃苦耐劳很不相同。在那个西方思潮刚刚进入、物质生活仍然匮乏的时代,青年人所承受的精神困惑非常强烈。

  计划经济时期的生活简单匮乏,使人们对于物质的渴望很强烈。由于生活匮乏是普遍性的,对西方物质生活的羡慕也开始出现。那时的一些期望和现在也差不多,如王蒙的小说《风筝飘带》就是写当时的年轻情侣没房子无法结婚,刘心武的《立体交叉桥》更是写出空间的压抑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当时青年所渴望的是如何有可能在“新时期”发挥自己的能力。当时的社会面临计划经济自上而下的严格管理,社会缺少活力,青年当时普遍期望突破限制,在更广阔空间发挥自己的能力。当时的困扰常集中于大学毕业分配不合理,好单位好地方普通学生缺少背景就分不去这样的问题,还有有地位的子女能到好单位工作等,和今天的年轻人也颇为相似。

  80年代已经远去,虽然当时人们没有明确提出“幸福感”这一概念,但对人生价值和追求的讨论却从未停歇。不同时代的人面临的问题层次不同,苦恼则相似,今天的青年“幸福感”低迷,其实也是在一个更高平台上对前一代的“重复”。但由于今天的诱惑更多,渴望更多,青年的见识更广,这种苦恼也可能更强烈。

  实际上,在人的发展中,有两点是中外皆然的:一是除了明星或特殊奇才或有极好家庭背景之外,要完成“成家立业”的理想,常常需要工作15年左右。这段时间的艰辛奋斗是人生不可缺少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过了这个时期就不用努力。二是自我的成长和发展需要更好的社会条件和公平的环境,但无论如何,个人的奋斗依然是人生最关键因素。年轻人在任何时代都会遇到相似的苦恼和问题,但任何时候也都需要年轻人面对挑战的努力和奋斗。没有自己的奋斗,一切都是空中楼阁。(作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