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刘佳:那些中枪的词语,一个情何以堪的年代

2013-08-01 09:37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时光如梭,带来该来的,带走该去的。他如同雕刻师,不断刻画着人世间的一切。一边修修补补,一边推倒重来。在它的反复无常之下,上演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人间传奇,周而复始,无始无终。美的可以变丑,善的可以变恶,清可变浊。这种轮回也同样发生在我们的汉语“词汇”中,许多原本是用来形容美好事物的词汇,在时光打磨下变得粗陋不堪。对这些中枪的“汉语词汇”,我们不妨一一道来。

  首先,第一个被枪毙的“词语”是“小姐”。

  细细说来,“小姐”这个词本来并非美称。苏轼《成伯席上赠所出妓川人杨姐》中云:“坐来真个好相宜,深注唇儿浅画眉。须信杨家佳丽种,洛川自有浴妃池。”小姐即有“妓女”之意。但宋代之后,“小姐”日益成为对未婚年轻女性的代称,且通常还是大户人家的未婚女孩。“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凝是玉人来。”崔小姐靓影浮现。“小姐”一词给人以高雅的美丽之感。但不知曾几合时,谁要是在大街上,随便叫一个女孩小姐,几乎变成欠揍的表示。如今的“小姐”变得低俗不堪,让人避而远之。

  紧跟着“小姐”中枪的词语是“南下干部”。“南下干部”本来是指战争年代里,从北方开赴长江以南的广大共产党员,他们中有老兵、战士、也有很多左派的学生。他们目标不同,身份不一,但一样充满献身精神,为了理想奉献了青春。然而随着改革开放,广东成为了对外开放的前沿。灯红酒绿,照出了一条发财的人生。于是全国各地的美女们,带着自己的青春与身体,来到珠三角地区,赌自己的美好未来。一时间“一等美女漂洋过海,二等美女深圳珠海”。在深圳东莞,大量的娱乐场所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吸引着全国各地的美女们来此淘金,以至人们用“十万佳丽下岭南”形容当时的景象。人们在欣赏着这幅春光图的同时,也将“南下干部”一词,送给了这些从北方及全国各地涌向广东,用身体换未来的女孩子。

  “南下干部”倒下了,“同志”也没好到哪去。

  当年炮火连天的时代,一声“达哇里西”让多少人倍感亲切。“同志”成为了共产主义世界里的通用名片。而现在,不知从何时开始,“同志”一词的正面含义更多的保留在电视节目和新闻报导中,而在民间,“同志”则成为了“同性恋”的代名词。

  与“小姐”“同志”相比“老师”的命运要好很多。“老师”一词虽然没有被污名化,但却泛滥成灾。从电视到网络,从饱学之士到断发纹身、奇形怪状之徒都被冠以“老师”的美名。用的多了,大家都觉得“老师”有点俗了,以至于现在正火的某“选秀”节目,竟然用“导师”一词来命名节目中的评委艺人。费尽心思选词挑句到了这种地步,真是难为了节目组的编导们。

  与“老师”相比,“教授”作为“老师”堆里的极品,直接被篡改。“叫兽”成为了人们调侃的对象。“教授”受贿,“教授”包女学生,“教授”造假。关于“教授”的负面故事不断。人们似乎觉得“教授”就是“会叫的野兽”,于是“叫兽”跃入了人们的视野中。

  终于“知识分子”也走到了悬崖的边沿。一些“知识分子”雷人之语不断,什么“强奸陪酒女好过强奸良家妇女”等等,这些无良的言论不断刺激着中国人的神经。跟据一些机构的调查显示,中国有70%的民众对“知识分子”印象不佳,多数民众认为,中国的“知识分子”缺少社会责任感,唯利是图,为权钱立言。“知识分子”一词,逐渐“中性化”,并且正向着贬义词方向转变。

  诸如此类,中枪词语还有很多,如什么“打酱油”“俯卧撑”等等。

  高尚词汇的污名化,不仅反映了人们道德失准的心理状态。更是中国社会是非边界日益模糊的征兆。大量的现实告诉人们,“老实”是无能的表现,“守规矩”就意味着受穷受气。“坏人不得好死,好人不得好活”这句话在现实中,不时的体现出来。从“正人君子”群体里不断曝出的丑闻,颠覆人们心中的美与善,“是非”的边界在这种冲击下,日益模糊。美词丑用,渐成风尚。

  可以想象一下,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或许会看到这样一幅景象。两个中国人吵架,其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你妈妈是“南下干部”,给你找了一帮“老师”,把你培养成一个“知识分子”,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早晚得成“叫兽”。等到那时,每一个中国的知识分子、老师们都会脸红,而作为一个中国人,不知我们情何以堪!(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馆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