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望西: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对“中国梦”的想象

2013-08-22 10:17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中国梦”如今作为一个宏大的主题,不只是在中国大陆和华人世界里作为一个广为论及的内容,甚至在世界范围内,它都备受瞩目。

  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和世界的格局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毫无疑问是世界经济的重要火车头。在中国制造遍及全球的当今世界,中国除了是全球最大的生产中心外,它还具备强大的潜力,中国的能量已然波及世界。

  于此同时,一种“新”“富”“强”的中国形象也在世界范围内树立起来,如果在十几年前,它还只是一种想象的话,那么现在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这种在十几年前还是一个愿望的民族想象,现在已经朝着一个实在的民族形象被塑造起来,这个“形象”的最终成型,就是我所理解的“中国梦”。就是够新、够富、够强。

  相比二、三十年前,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已经发生的根本性的变化,而这个变化还在继续推进。在全球化的当下,中国梦显然要融入世界的潮流,会和更多国家、民族的“梦”产生相互影响和挂钩。高速发展的中国,城市化进程也随之跟进,随之产生的新的庞大的中产阶级将成为整个国家的主体。虽然目前的情况是,中国的中产阶级的比例还远没达到理想状况,但是我们也要正视中国的国情。相信未来这个比例会更加趋于合理,因为都市里还有大量有望成为中产阶级的新兴群体,它们会随着城市化的深入而进一步提升。我在这里要强调的是新的中产阶级的文化,而大部分知识分子,我想应该是中国中产阶级的一部分。这种文化当然不同于百年前的集体悲情的痛苦,而是新时代的新的的能量、能力和忧虑。新的中产阶级在全中国范围内的崛起,不只是给予自我一个新的民族形象的构想,这个构想还让世界有了新的期待,这种国家形象的想象空间的建立,是对内和对外双向的。

  中国新的中产阶级在全面形成的过程中,会给世界一个新的文化,这个文化正在构建过程中。但是它会也应该有别于一个世纪以前的形态,比如对外来文化的态度,既不是消极被动的屈从,也不是愤怒慷慨的抵抗,而会形成一种更具宽容性的和外来文化的互动。基于这些层面,我对“中国梦”的想象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中国梦”应该是一个开放的梦。它的开放在于它的实现不阻碍其它任何民族、国家的“梦”,它应该和其它地区、国家的“梦”互相促成;它的开放在于思想、经济、政治的同步开放,尤其思想层面的全球化视野;它的开放在于它整体的不断扩大的综合性的空间,资本的跨国流动和信息的全球交换、沟通等等。

  “中国梦”应该是一个延续的、动态的、灵活的梦。一方面对中国的文化、政治、国情要有正确的认可和认知;另一方面,不能太过保守,应在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方面有更加适时的、灵敏的选择。这不免涉及到中国依旧迫切的政治经济体制的改革,需要有更多实实在在的可见的东西。它需要有智慧的高度的开放性和现实性的展现。灵活就意味着更多可能性,不只是姿态,而是实在的选择。“中国梦”不是一个大而空泛的东西,它需要强调个体,具体到每一个人,使得每一个得到更多尊重和重视,使其意义更加丰富,至少有这种可能性。这种具体可感的个人的梦融于“中国梦”,就能成就更大的信心和力量,进而变成行动力,而不是个体痛苦和自我梦想遥不可及的悲哀!“中国梦”理应是人民大众的梦。

  “中国梦”应该更具有反思性和超越性的梦。“中国梦”不应该是一个华丽的光环,好像戴在头上闪闪发光很漂亮,它应该是一种全民的激励,提醒整个民族,我们还有很多领域需要改进。这个时代的中国人,尤其有识之士,不仅仅需要反思中国,也需要有世界眼光,需要反思历史和世界。当下,中国不可以轻易否定自己,也不能盲目颂扬和肯定自己。就如很多人现在开始唱衰中国,那么有识之士应该有自己清醒的认识,他们讲的有理的地方我们警惕或者改进,他们夸大或失真的部分也要懂得辨别。总之,要在多样性和世界性的对比中学会反思和超越,要把坚持立场和改变自身结合起来,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中国梦”应该是充满能量和自信的梦。一个不自信的人,他的思想就容易受人摆布或被人改变,一个不自信的国家,也难以实现它的强国梦,至少难以全方位地实现。相比一百年前,那是一个充满悲情的时代,而且似乎遥遥无期,但是现在已经彻底摆脱了那个悲情的时代。“中国梦”的形象应该更加有能量和自信,这个追逐梦想的过程中就已然应该这样。全社会强调正能量这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要理性的正能量。中国的崛起不再是一句撼动人心的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经济能力和创造能力的展现,当然,我们还需要更多文化及其它一些层面的展现。但是,“中国梦”显然有一个向上的、阳光的、温暖的基调,在这个基调下向前进发。

  “中国梦”的积极意义在于向将自己和世界塑造一个更新、更富、更强的中国形象,它本身就富有能量。但是,目前这个形象的塑造还有不少问题摆在面前。如中产阶级如何在较短的时间里成为社会最理想的主体,社会内部如何达成更好、更和谐的团结关系,如何让那些没有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真正获益或者获益微薄的群体也能共享“中国梦”的幸福,这需要国家和社会有更加宽容、开放的心。当然,这里不妨再加一句,“中国梦”的实现过程中国,一方面中国可以吸收世界各国的养分,世界其它国家也可以中国这里得到可借鉴的经验,这也是“中国梦”和“世界梦”(权且以和平、发展等为共性)的一种融合。(作者系居印尼时评人士高校教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