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时政社会>正文

单仁平:吉普车冲撞天安门金水桥刍议

2013-10-29 05:49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一辆吉普车昨天中午闯入长安街便道,撞向天安门金水桥护栏并起火。事件造成5人死亡,38人受伤,其中肇事车内3人死亡。事件发生约两个小时后,北京警方做了最初证实,这是官方对天安门地区突发事件反应最快的一次。

  事件造成这么多人伤亡令人难过。此外天安门发生蹊跷的“吉普车撞金水桥”,很吸引关注是免不了的。但北京社会的总体反应是平静的。有人怀疑这是一起恐怖性质的事件,但这一怀疑并未导致人们的情绪紧张。舆论在等待官方公布权威性调查结论。

  天安门是中国政治象征意义最高的公共场所,但如今天安门“出点事”,虽比别的地方出同样的事能引来更多关注和议论,却并不像一些人想的那样就会如何“了不得”。中国人这些年见的多了,能分清国家总体形势和局部事件之间的差别,这使得天安门广场的“敏感性”实际上在降低。

  前些年有法轮功人员在天安门广场搞自焚,并有人在那里举政治标语,致使官方加强了广场保安。由于天安门的特殊地位是现实的,“树大招风”,警方继续对该地区多配备力量也是应该的。在全世界,类似地方都会受到安保的格外重视。

  然而天安门广场再怎么防范,也不会“什么事都不出”。我们尚不知道昨天的事跟恐怖主义有没有联系,但从长远看,恐怖主义者以及想报复社会的极端偏执者中,总会有人琢磨去那里“出名”。

  我们需要以更大的平常心看待天安门广场上的事情。大约每十年天安门广场会搞一次大型阅兵,每年十一国家领导人会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篮,此外人民大会堂内外还经常有国务活动,这些的确都有很强的政治性。但广场也有另一面,那里游人如织,是全中国游客最集中的地方。

  让天安门广场完全“去政治化”不可能,但过分突出它的政治化也没必要。政治是政治,生活是生活,它们中间有些交叉很自然。越多中国人能区分开这一切,我们的社会就越成熟。

  过去天安门广场在晚上也是开放的,很多北京市民很晚了还在那里放风筝,因为那时没法轮功,也没人想着去那里举标语。什么时候少数捣乱者影响不了天安门广场的公共秩序,公众也能更平静地看“广场新闻”,这个广场承受的特殊压力和包袱就能放下更多,那一带的非政治性活动就能更轻松。

  天安门广场的美丽和平静不全是安保之功,它有很大原因也是各地中国人来到这个广场时,带着对国家现实稳定的感受。天安门广场是出过种种问题的,但人们来到这里很快乐,纷纷留影纪念。只要中国的确是和平稳定的,就不会有问题能够在天安门广场久留。

  对中国的问题既不能低估,也无需高估或夸大。国家太大,天安门前有中国最密集的车流,广场上的游人来自四面八方,我们的确需要把这一巨大事实作为认识一些事情的背景性“分母”。这样我们就能把这个广场和这个国家都看得更实事求是些。(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朱马烈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