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劳木:怎么治霾,两个草根对谈

2013-12-24 08:43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前阵子,肆虐25省百余城市的雾霾,创下了若干个“前所未有”,也留给国人诸多思考。平民百姓不揣外行和浅陋,纷纷建言献策,表现出“位卑未敢忘忧国”的精神气。甲乙两位就是这种人。

  甲:对目前的雾霾,你怎么看?

  乙:已严重伤害民众健康,危及国计民生,应属于重大灾害,须以“悠悠万事,惟此为大”的精神,采取应对措施。

  甲:有什么具体建议?

  乙:必须尽可能多地使用清洁能源,尽早改变能源70%以上靠煤的局面,烧煤是造成灰霾的元凶。具体建议,一要大量进口石油、天然气,哪怕吃点眼前亏。二要加快到国外找油气的步伐,而且应有中长期打算。最近有报道说,在坦桑尼亚莫桑比克附近海域发现巨大的天然气资源。这两个国家都是中国的老朋友,但这些资源都由西方国家掌控。我们应想些什么办法。

  甲:治霾非“气”不可吗?《新世纪》有篇陶光远写的文章,列举国外事例,论证治霾不一定非得用天然气,用煤也不一定就造成严重污染,关键在燃煤的方式。文中举例说,徳国纽伦堡垃圾焚烧热力厂烟气中的颗粒物浓度仅为0.7毫克/立方米,只占中国燃煤烟气颗粒排放浓度上限值新规定的2.3%。因此,不废弃燃煤发电厂,也能把空气中的颗粒物浓度降下来。

  甲:这么厉害啊,数据准吗?

  乙:千真万确。文中还有一个例子:德国鲁尔工业区,面积不到北京的1/3,人口密度同北京差不多,现在有1000万千瓦左右的燃煤发电能力,与北京相当;还有数千万吨钢铁年生产能力,比搬走的首钢还大。但是,2012年,鲁尔区的PM2.5年均浓度才只有21微克/立方米,只有北京的几分之一。作者感叹:如果能把燃煤发电厂烟气中的颗粒物浓度短期内降低70%左右、中期甚至降低95%以上,还需要实施昂贵的煤改气工程吗?

  乙:很有价值的例证和观点。这也是我想说的另一个问题。中国企业能耗太高,中国单位GDP约为美国的6倍,日本的7倍。不论是燃煤、燃油、燃气,从理论上讲,如果我们将能耗降到美日的水平,将燃煤污染降到德国的水平,即使GDP翻几番,想见到目前这样的雾霾天气也难。所以,引进先进的设备和技术,淘汰落后的设备和工艺,是減污治霾不可或缺的环节和举措。据报道,我国仍有570家在建和筹建的燃煤发电厂,德国的经验特别值得借鉴。

  甲:大规模购买清洁能源和先进设备技术,钱从哪里来?

  乙:这也正是我想说的。我国有1.3万亿美元外汇存在美国,毎年撑死也就几十亿的利息,且风险不小。特事特办,应该让这笔钱派上用场,提取一些用于治霾。进口油气,已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做法,进口设备就比较复杂,哪些企业设备亟需更新?先后次序怎么排?设备费用企业负担多大比例?多少年还清?如此等等,都须专业人士做细致的评估和计算。目前,很多外国政府和企业愿与中国进行环保合作,我们应抓住机会。

  甲:要从根本上治霾,你上面提到的几点是必要的,是否远远不够?

  乙:当然。雾霾成因复杂,具有大面积、区域性和流动性特点,一个局部地区既难以独善其身,单独努力也难见成效。再者,即使能源再清洁,设备再先进,如果其他方面跟不上,譬如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治霾也难以奏效。

  甲:这么说,必须由高层权威机构来统领全国治霾工作。你认为哪个机构最合适?

  乙:非国家安全委员会莫属。

  (劳木)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