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刘志勤:呼吁“让天下眷属终成有情人”

2014-02-17 14:43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中国有句千年古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道出了中国人的爱情观和家庭观。这个理念统治中国数千年经久不衰,成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价值链中的核心环节。

  任何一个口号和理念的出现和发展都反映当时的时代特征,也可以说,时代缺什么,就会产生相应的口号和理念。缺什么,补什么,是历史发展的一个推动因素。在封建思想统治下的4千年中,中国人的思维和感情的行为方式被固化,特别是情感和家庭的理念被约束在狭小空间,一切均由父母包办,毫无个人选择自由。或许可以说,中国人的婚姻和家庭组成方式直到现在,很大部分还是“被决定”的。想想这一点,的确感到不可理喻:中国人的家庭大多数并不是先成“有情人”,然后成为“眷属”(家庭)的,但是这种方式(先“眷属”成家,后成“有情人”)的社会结构却使中国文化得以延绵千年不衰,这的确是个人类社会发展的奇迹,因为这种“先眷属文化”并没有对社会稳定产生“破坏力”,更没有对文化传承产生断代扭曲的影响。尽管它常常被赋予“无人性”的骂名。

  中国人“引进”自由恋爱的思潮不足一百年,也就是说,中国在一百年之前的家庭组成几乎都是“先眷属”后“成情人”的。一百年前的“愤青”们最早呼喊自由恋爱,历经革命大潮,成功者少,始终未能动摇中国坚如磐石的旧有家庭组成体制,所以“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在中国始终是个最革命最有煽动性的最时髦的口号。

  到1950年之后,事情似乎有了根本的变化:人们开始接受自由恋爱的观念,相关法律逐步完善,使得“有情人终成眷属”成为可能。如果说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来成家的有一半的家庭是由“有情人”组成,但并没有在根本“大盘”上改变原有的家庭组成模式。因此可以说,上个世纪的中国家庭社会相对比较稳定,仍然是得益于家庭的架构的传统方式所至。

  但是,这个架构在35年的改革大潮中终于受到根本性摧毁:“情感和眷属”这两个组织家庭的基本要素,都不再是唯一和不可交易的因素。利益和财富成为“有情亦无情”,“有眷亦无属”的关键部分。人们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以前没有经过自由恋爱的家庭反而相对稳定,倒是现在恋爱越自由的家庭却越来越不靠谱了。中国由世界上离婚率最低的国家,随着经济增长率上涨,离婚率也随之上扬。股市指数下跌不止,离婚指数上扬不停,成为中国近代改革中的不正常怪景。有人说离婚率增加是现代社会的特征之一,更有谬者鼓噪离婚率高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不可否认的是,当结婚成“眷联属”和离婚成“独联体”都被金钱和财富所绑架的时候,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证明这两者的存在是社会的进步。

  人们注意到,有些所谓的社会学家,伦理专家,没有起到“正能量”的作用。有的学者假借“自由”之名故意歪曲“自由”的神圣本意。自由恋爱本是对包办婚姻的反叛,绝不是“随心所欲”。有些专家念歪了经,把“自由恋爱”引申为“自由性交”,更有甚者,有的专家公然鼓噪“性伙伴多多益善”的养身之道,和“终身专一是不懂生活”,“压抑人性”和“性自由至上”。并把这些怪论归为个人隐私和个人自由,一时在社会上造成一个乌烟瘴气的淫暗角落,给社会造成极大危害。同时让那些大龄未婚人士背上不白之冤,以至有的人认为这些未婚人中有少数隐藏的“害群之马”:为了体验个人享乐自由,不断试婚,试伴,尝试“一夜情”等。因为,不结婚似乎就有“乱交”的法理支持,法律无法给这样的行为定性。难怪现在依然有人对“群居”,“群交”这样的问题寻找法理依据,显然违背中国的人伦常理。这些所谓的“教导”就是让人们,特别是年轻一代放弃责任,以享受为最高追求。这些明摆着的谬论和有毒言论长期无人治理,成为不少官员,学者和个别人士的生活追求奢靡和享乐第一的生活哲理。中国官员的腐败都没能躲过“乱性”这个魔咒正是铁证,它告诫我们:这些歪伦,严重破坏了中国常年保存的淳朴“家风”,毁坏了中国千年筑起的道德坝堤,再不重视,必然造成坝塌人亡之后果。当今电视台的家庭纠纷和离婚案,凸显社会架构重建的必要。很多人为了利益,为了财富,假借“有情”骗婚骗财;从一开始,结婚是为了离婚,离婚就是为了拿到房产或其它财富,用心十分可悲。有的人如此对待婚姻:如果单靠自身实力,一辈子也买不到一套大房好车,但是结婚后再离婚就成了最快的实现目标的方式。最近越来越多的离婚案主要因素就是争房争利,已成为现代社会进步中的肿瘤。这种倾向应当引起司法和伦理界的关注。

  现在中国的“家风”贬值了,变质了,是令人痛心的事。我们那些用纳税人的钱养活的社会学家,道德学家们应当感到惭愧,应当承担起矫正“家风”的责任。没有好的“家风”,难有好的“党风”,没有好的“党风”难有好的“政风”,没有好的“政风”就不会有好的“国风”。我们不能再忽视对“歪风”的整治,否则,一切财富和繁华,真的都会是随风飘散,成为过眼烟云。

  我们在深入经济改革时必须列出“负清单”,明令禁止那些不属改革,不能改革的范畴的清单,让社会改革能够尽可能更健康。

  中国的经济改革开放取得物质和物资两大蓬勃发展,同时也产生了两大坏的衍生品,即自然生态的环境污染和人性精神领域污染。自然环境污染的治理,相比较人性精神污染的治理要容易简单得多。但是,再大的困难,精神污染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否则就失去了改革的真正价值。借用毛泽东一句名言:“扫帚不到,灰尘自然不会自己跑掉。” 只要运用法律的扫帚,任何污染都会得到清理。

  现在呼吁“让天下眷属终成有情人”,不知是个空洞的口号,它需要责心,需要良心,需要善心,让社会回归简单淳朴对中国现代化十分必要。(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