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别让诺奖成为莫言“写小说生涯”的终点

2014-10-21 15:23: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到这月11日,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已满两周年。这段时间,他忙于各种社会活动,竟没有一篇小说问世。他都忙什么?首都一家报纸将其概括为7个方面:演讲、出席活动、担任顾问、评足球、参观、题字、对话。

  各方的盛情、下力地拉扯,让莫言分身乏术,乃至失去自由之身。他这样感叹:“2013年我不是一个读书人,很惭愧地告诉大家,这年我几乎没读一本书。”如今,情况似没有多少改观。媒体想采访莫言,从他女儿那里得到的答复是:父亲未来大半年的行程已经排得满满当当,实在无法留出接受采访时间。

  莫言得奖,为中国人长脸,有一阵子“莫言热”很正常,让他出席一些社会活动也有必要。但他毕竟是作家,最拿手的是写小说、讲故事。“消费”他两年也差不多了,应该留给他重操旧业的时间和空间,别让得奖变成他写小说生涯的终点。

  在莫言获奖之后,我作为他的高密老乡,曾写过几篇微博,现在回头看看,有种“不幸而言中”之感:

  •莫言必须学会拒绝。(2012年10月14日)

  莫言说他不会拒绝别人,随着名气大增,这种善良秉性会带给他损害。这些年,在高密市面上出自他手的题字、匾额,有过多过滥之嫌。这不怪他,是有求必应的后果。得奖后,各色荣誉奉承要求会扑面而至,作为高密老乡,劝他必须学会拒绝。过分高捧会败坏一个人的名声,这在生活中司空见惯。

  •莫言有个好父亲。(2012年10月26日)

  从儿子得奖后,老人一次次以本真质朴挡住了荒唐虚华。陈光标要送别墅,他以“无功不受禄”回绝;市里准备花50万修莫言旧居,他表态:“莫言是从高梁地里走出来的。那样太张扬,做人要低调,要修我们自己动手修。”不好说莫言得奖跟父亲关系有多大,但父亲给了他好的基因是肯定的。

  莫言早已成名,得过茅盾文学奖,其荣耀足可惠泽家族。身处这种环境中,老人表现出惊人的定力,可敬可佩,令人想起灿然于高密大地的红高粱,扎根泥土,任凭风雨。

  •别请莫言当教授,让他写小说。(2012年12月13日)

  一些大学正在拉莫言去当教授。心软的莫言应该学会拒绝,对谁也不应承。学校也别让他为难。人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不应让他为教书育人分身心,他另有使命。莫言是写小说的天才,他也有打破诺奖魔咒、继续写出更多好作品的宏愿,还是成全他吧。

  •莫言,教授的活别再接了。(2013年1月24日)

  莫言不听“多写小说别教书”的劝,在北京师范大学接了教授聘书。这是他的母校,盛情难却,也就罢了。接教授的活就此打住吧,除非有一天老家高密也建了大学。当N所大学的教授,也圆不了培养作家的梦,时间精力都会被撕扯,很可能被逼成个疲于奔命的“走穴者”。(劳木)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