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华:网络信用记录“限制言论自由”是伪命题

2014-10-27 16:01:00 环球网 王德华 分享

  每次网络新政的出台,都会在网上引起激烈交锋。中宣部副部长、中央网信办主任、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提出“将建立网上信用记录”,同样在网上引起不同声音。赞成者认为,“早就该整肃一下网络风气”,“让一些胡说八道的人闭嘴”,并欢呼“互联网的春天来了”。

  还有反对者称,“可是可以,就是限制言论自由,不利于反腐”。一些逢中必反的西方媒体更是上纲上线,“决不能长久鸦雀无声地忍受言论自由被戴上如此残酷的锁链”,“除非拔掉网线,否则坟场般的寂静决不会来临”。

  这些人又开始拿网络自由说事了。网信办8月初发布“微信十条”时,西方媒体就断言中国会把微信管死。结果呢?微信目前的用户已经突破6亿,不降反升2亿。

  今年是中国全功能接入世界互联网20年,一系列数据清楚显示出中国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网民达6亿多,网站400万家,智能手机上网用户突破5亿;世界前10强的互联网企业,中国占4家;近两年中国互联网经济以30%的速度递增。

  需要指出的是,互联网不完全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它的本质是现实的。互联网面向公众,直接对社会产生影响。特别是对心智发育尚未成熟的青少年来说,泥沙俱下的网络信息很可能给他们的成长带来极为不利的危害。在任何一个国家,政府都是互联网管理背后的推动力和主导者,决不会对网络谣言听之任之。

  在世界各国,互联网从来不是法外之地。互联网起源地的美国,早在1978年佛罗里达州就率先通过了《电脑犯罪法》。随后,美国共有47个州相继颁布了《电脑犯罪法》。斯诺登的证据显示,美国的所谓网络自由和新闻自由,只是安徒生神话下“皇帝的新装”。

  多少人借着网络自由的权利,享受着言论特权。看看网络生态吧,经常是两句不和就导致开骂。周小平、花千芳、成龙和王晶,他们的爱国言论在网上饱受围攻;医生在列车上助产救人,一件见义勇为的好事,网上谣言说成人民法院判为非法行医,“有鼻子有眼;黄继光堵枪眼的故事说成是鼓舞士气虚构出来的,历史虚无主义到了何种荒谬的地步,“哪里是什么质疑,不过是心怀不轨罢了”。

  一个人的自由不能建立在别人的不自由之上。如果建立网络信用记录顺利实施,那么网络谣言将寸步难行,谣言制造者们也将付出代价,这样会让他们三思而后行。

  从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看,  国内网络彰显的是一种不健康的舆论生态。一些网络大V成为网络负能量的主要制造者,他们热衷于将一切问题的矛头指向政府和体制,利用开放的互联网空间传播虚假信息,煽动网民不满、焦躁、愤恨等负面情绪。 国际上,由于西方掌控话语权,不少政治谣言“进口”到国内,与国内噪音交互呼应,网上的中国并不能真实地反映网下的中国。网络社交媒体平台曾是埃及突尼斯等国发生颜色革命的催化剂。如不加以管控,网络同样是危害国家稳定的导火索,最终受害的是老百姓。

  从去年提出网络名人“七条底线”,到今年提出国际网络空间治理“七点共识”,到“微信十条”,到达沃斯论坛中提出的互联网治理“多边、民主、透明”六字方针,到习近平总书记接见周小平、花千芳,再到提出建立网上信用记录。我们不难发现,鲁炜对网络环境的治理理念清晰,举措招法更加务实。其目标是,不但要使网络空间晴朗起来,而且要使网络充满正能量。(作者是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