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自清:军中小蛀虫如何长成大老虎

2014-11-26 02:35:00 环球时报 郑自清 分享
参与

  按照《军官服役条例》要求,服现役军官存在问题时,一般采用“一调二转三退”方式进行安排,即调离现职岗位、转业地方、退役或退休、俗称“三板斧”。此为部队处理问题常用手段,其本身并不具惩处之意。如此,容易让身存劣迹、有贪腐嫌疑的军队蛀虫得不到及时、有效惩处,继续危害社会。

  毋庸讳言,军队不是真空,贪污腐化亦难免。军队“蛀虫”是指在现职岗位上,有受贿行贿、贪污腐化嫌疑的军官。曾几何时,在“军队可以搞生产经营”,“反腐不能反到部队”等说法庇护下,部分手握重权、特权的军队干部,在权力缺乏应有监督时,如鱼得水,敛财有恃无恐。“喝兵血”的“蛀虫”伺机产生。有的由“小蛀虫”长成了“大老虎”,如徐才厚、谷俊山、王守业等人就是例证。

  “蛀虫”同军队绝大多数官兵一样,赤条条来到部队。可是同样在部队服役几十年,只因所在岗位不同,手握权力差异,如在一些营建工程施工中属“关键人物”,在部队财、物、生产经营等部门当“掌门人”等等,其身家财富与同等职级干部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为何部队对有“问题”军官大多采用“三板斧”?简言之,除大气候因素之外,各级党委机关小气候仍是重要原因:师旅团评比先进党委硬条件之一是当年无政治、行政事故,连续四年被评为先进党委,主官记二等功一次,同时优先提拔使用。“蛀虫”往往对本部首长“伺候”、“孝敬”有佳,常有“军队营建工程竣工一大片,上下干部‘倒了’一小串”的说法,说的就是领导干部与贪腐问题密切相连。管辖干部贪腐,深究起来,会“拔出萝卜带出泥”,既影响单位荣誉又会殃及自身。因此,尽管官兵们对身边“蛀虫”贪腐招式有目共睹,一些领导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而且,当组织上扬起“三板斧”时候,“蛀虫”请“能人”、动手脚,竭尽所能“漂白”自己。从个人任职简历、年龄,到自我鉴定、组织评定都要“推敲”至满意为止。在“蛀虫”档案里看不出半点瑕疵,地方用人单位也将其与优秀转业干部同等对待,埋下了贪腐隐患。

  “蛀虫”在整个军队干部队伍中虽属少数,但其所产生“化学”反应对官兵腐蚀作用不可低估。从大道理上说,有悖于选人用人标准,违背从严治军纲纪;更毒化军队良好风气。从小道理说,统以“三板斧”分类归档,无论是对社会、对军队,还是对走了的、留下的都有失公平、公正。军人不怕艰苦奉献,怕的是对贪赃枉法者纵容和姑息。对腐败、特权不查不肃,让“蛀虫”轻易越界过关,势必令“不捞白不捞,白捞谁不捞”恶习蔓延!若不加以节制,军队优良作风如何发扬?

  可见,“三板斧”积弊至深,不容须臾懈怠,各级军队党委领导该用党纪军规约束自身,率先垂范,练就铮铮铁骨,敢于对管辖的军官贪腐行为动真、碰硬。凡重要岗位官员及团以上主官,无论调动、提升,还是转业、离退都要认真按程序进行审计,并向所在单位进行公示。同时,鼓励基层官兵举报和监督,凡有贪污嫌疑、且官兵们反应强烈的人和事,坚决一查到底,决不心慈手软,从快、从重、从严惩处。若此,方能从根本上遏制军队腐败。▲(作者是沈阳军区空军司令部某部原政委)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