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华:他生病后想去印度,相关部门不羞愧吗

2015-01-27 11:32:00 环球网 王德华 分享
参与

  “如果有选择,让我生病去印度吧”,这是中国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无助的呐喊。中国慢粒白血病患者近10万人,每年新增患者约为1.3万。治疗这种绝症病的药格列卫,由瑞士诺华研制并生产,并让生命得到延续的希望。可是同样的救命药,中国卖2万,而印度仿制药只卖200元。

  看到这则报道,除了心痛还是心痛。难怪一些网民感慨,“为什么我们会这样,为什么印度却可以那样”,“中国为什么不像印度学习,强制实行专利许可”,“稀土为什么就要卖白菜价,救命用的药也能卖这么贵”。听到这些议论,药品和专利相关部门应感到羞愧。

  我国已建立了覆盖城乡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医保人数达12.95亿,覆盖95%左右人口。但不可否认的是,“越是贵重的药、越是进口的药物、越是一些疗效好的药,都不报销”的医疗制度的弊端,还没有解决。“看病难、看病贵”、“一病返穷”,是绝大多数普通家庭的噩梦。医疗费对绝大多数患者来说仍然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恶性竟争导致医药贿赂,这是药价虚高的元凶。此外层层加码,厂家加点钱,代理商加点钱,区域代理加点钱,进入医院要点进门费。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还是患者来买单。

  “乘人之危,纵火打窃”,价格这条利益链上的各方笑了、相关部门因为严格的专利保护被西方人点赞也笑了,唯独为数众多但却处于金字塔最底层的百性却哭了,“不吃药等死,用了正规药穷死”。

  这种药为什么在中国是全球最贵?“在价格这个利益传导的链条上到处都是吸血鬼”,“国外药物到达中国医院这前至少要经过三层经销商的‘盘剥’”。对那些谋财害命的利益链条,相关部门为什么熟视无睹呢?

  保护专利权没错,但也要平衡社会利益。中国有世界第一的医疗市场,和这些外国药企谈13亿人的团购价,让它们降低药价让利于民,否则不准市场准入就这么难吗?

  存在问题倒逼要改革。治癌药给了病人一线希望,昂贵价格使得病人要么倾家荡产,要么坐等死亡。这种牵涉到数以万计绝症病人(尤其是困难人群)生死的民生问题,相关部门应尽快下决心果断进行改革和治理,别国能做到的,我们不应做不到,更不应成为此类药品世界价格最贵的国家。

  2008年底修改过的《专利法》明确规定,为了公共健康目的,对取得专利权的药品,可以给予强制许可。相关部门要启动专利强制许可,让那些盼穿双眼、希望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再多活几年的,身患不治之症的人们再多活几年。

  群众利益无小事,以人为本的理念,不能只说说而已。比起生命至上原则,“人命关天的时候,种种救命的看似可以通行的路径,为何障碍重重”,相关部门难道不应该有所作为?(作者是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