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征木兰:中国高校何以成了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2015-02-04 08:38:00 环球时报-犀客 西征木兰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犀客出品】在网络上,活跃着这样一群人:各级政府有问题了,他们会劈头盖脸地指责;军队有问题了,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乱喷;警察有问题了,他们张牙舞爪地吐槽……当然,我们的政府、军队、警察不是没有问题,但如果是实事求是的批评,是应该欢迎的,也会得到大家的赞同。但他们其中的一些人却经常性地运用夸大其词、断章取义、移花接木甚至无中生有的手法进行造谣抹黑。而当有人指出大学中存在问题的时候,他们就奉行“双重标准”,不但不允许这类善意的中肯的批评,反而对提意见者打击报复,大学俨然成了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大学是什么地方?是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人才的地方,从这里走出的包括未来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以及社会各界的精英。大学期间,是这些将来担负党和国家以及社会各界领导重任的精英人士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定性、定型的一个关键时期。在这里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和价值观的熏陶,将直接影响他们走向社会以后的角色定位和工作表现,而肩负重任、身处要职的精英人士的思想意识和价值观念会直接决定着党和国家的前途与命运。因此,重视大学教育中存在的问题,特别是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对于当今中国以及未来中国的发展,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大问题大课题,本应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多讨论、多反省、多改进,共同促进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和意识形态工作。然而,《辽宁日报》和徐岚因批评高校意识形态领域客观存在的问题反而遭到疯狂围攻的现象,不得不令人深思。

  2014年11月14日,《辽宁日报》发表了那篇题为《大学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的公开信,信中批评一些高校教师把大学讲台当做情绪宣泄的舞台,把中国当成负面典型的案例库,提醒教育界对于这种“呲必中国”现象应当高度重视,但却不可思议地遭到了北京大学贺卫方等人的炮轰和疯狂围攻。

  公开信写道:“亲爱的老师们,你们是特殊的。你们在讲授知识,也在传播思想;你们在研究当下的中国,也在影响未来的中国;你们在讲台上散发着学识和修养的魅力,也在潜移默化中匡正整个社会的公序良俗。相信你们乐于接受这份特殊,能够对学生负责,能够对事业负责,能够对国家负责。那么从今天起,在课堂上讲好我们的中国吧!”

  说真的,我几乎是含着泪看完那封公开信,作者的态度是那样的诚恳,文章的内容总体是实事求是的,充满了真情实感。并没有攻击者所说的什么“居高临下”的语气,也没有任何“官腔官调”的痕迹。

  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大学老师应该是全社会最理性的群体之一,在面对各种质疑和问题时,应该理性思考,无则加勉,有则改之。然而当《辽宁日报》的公开信指出大学课堂上存在种种问题和不正常现象时,当网名徐岚提出高校的思想政治工作出现执行难时,一部分大学教师的表现,完全不是中国高等学府的教授和有身份的知识分子应该有的,甚至闹出了笑话。一会儿说“不要低估大学生的智商和判断力”,一会儿又说“刚走进大学的年轻人缺乏判断力”;之前在反对《辽宁日报》时说“在批评高校内存在的问题时,不能泛泛地批评,这对很多高校教师不公平,要指名道姓”,而当徐岚以贺卫方、陈丹青为例说明高校意识形态问题时,却又站出来说这是在抹黑……

  徐岚的那篇《高校思想工作难在哪里》一文,理性而客观地指出了高校中的问题,反对她的人却没有给出任何有说服力的理由,有的只是对她进行谩骂和人身攻击。不管是《辽宁日报》,还是徐岚,所指出的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并非造谣,也没有夸大,而且语气温和,态度诚恳。怎么就遭到了如此疯狂的围攻?

  就算不把这个问题提到意识形态的高度,作为一名大学老师,如果连基本的理性思考、虚心探讨的品质都没有了,连别人对自己一个“不”字都说不得,这样的老师会教出怎样的学生?如果大学老师没有爱国之心,不把国家利益当回事,那他会培养出怎样的学生?中国的家长能放心把孩子交给这些老师培养吗?

  说一千,道一万,如果自诩崇尚民主、自由的知识精英们连一句诚恳的批评都宽容不下,那中国的民众也只好对这些“精英们”说一句:中国永远不需要你们所理解并践行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所谓“民主”。

  对徐岚的围攻还在持续之时,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近日在教育部学习贯彻《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精神座谈会上表示,高校教师必须守好政治底线、法律底线、道德底线。袁贵仁提出了“一个绝不能”和“三个决不允许”。

  他指出:要加强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决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

  此言一出,便即刻遭到了更加疯狂的舆论围剿,一些平日里以传播西方价值观的高校学者、教授们对教育部和袁贵仁群起攻之。针对“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有些高校教师竟然荒唐的表示,如果这样,他们就没法上课了。

  对此,光明网刊登了中国社科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朱继东的文章中明确说道:“在中国,西方价值观念主要是指来自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错误思潮,尤其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宣扬的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政治思潮及其宣扬的西方政治价值观,而并不包括那些正确的西方社会科学知识。”

  对于袁贵仁提出的另外三个“决不允许”,凡是有爱国立场和有一点儿课堂常识的人,都不应该有任何异议,而是应该高度赞同。但,事实是,对于一名教师而言,最基本应该做到的三个“决不”,同样出现了不可理喻的反对声音。这也或许是那些具有“西方价值观代言人”性质的高校老师们,担心他们再也不允许为西方继续代言了吧……

  高校问题如果真的成了“老虎屁股——摸不得”,那么,只能得到一个结论:高校意识形态问题严峻,急需大力整顿。而且是迫在眉睫!刻不容缓!(作者是英国汉语学会会员)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环球时报--犀客微信公众号“GTthinker”

责编:翟亚菲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