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中英:中国应支持地区问题地区解决

2015-02-27 02:35:00 环球时报 庞中英 分享
参与

  春节前我在印度新德里参加“第17届亚洲安全会议”,英国著名国际关系理论家布赞教授在会议上指出,我们这个世界没有“超级大国”了,有的只是一个个的“地区大国”。地区大国决定世界秩序。美国越来越降低为地区大国了。这当然并不意味着地区大国只关注其所在地区的事务,而是说,其主要影响力在其所在的地区。

  布赞教授的观点,可能许多美国人和非美国人不同意,但是,我认为很有道理,且通过下面我的思考支持这个看法:越来越多的地区问题将主要通过地区方式加以解决或者控制。

  当前欧洲正在面对和解决两件事情,一件是乌克兰问题,一件是希腊问题(以及其他类似希腊的欧元区国家)。我呼吁,人们需要把乌克兰问题和希腊问题联系起来看。因为联系起来就能看到欧洲的地区强国德国,以及法国,如何解决他们欧洲的问题。

  欧盟和欧元区正在与希腊,以及马上就是西班牙等进行艰难的谈判,但总的是要寻求欧元区的出路,不因为可能的一些成员的“退出”而影响欧元区的大局。至于IMF也在欧洲债务问题的解决之中,那是因为IMF在过去70年来,一直是欧洲人的全球经济治理工具,如今让IMF扮演“黑脸包公”,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担任“家长”,正可以镇住希腊这样欠债不还的。

  希腊为了在与“三驾马车”的谈判中讨价还价,去寻求欧盟之外(中俄)的解决方法。而我认为希腊的问题不可能有非欧洲的解决方案。且不说俄罗斯中国也不会冒着与三驾马车关系之风险另起炉灶直接援助希腊的。况且,中国是IMF的成员国,已经间接通过IMF介入希腊等欧债问题。

  关于乌克兰的明斯克协议一出来,人们就注意到美国不是协议的直接一方。美国不直接在协议中,也许意味深长。最强烈的信号是,乌克兰问题是欧洲的问题,而欧洲问题主要应由欧洲来解决。

  欧洲问题欧洲解决给包括亚洲的世界其他地区的最大信号是:亚洲问题也主要应该亚洲解决。亚洲有许多地区性和次地区的问题,这些问题完全可以找到地区解决方案。一些国家的外交政策精英,往往不是寻求亚洲地区解决方案,而是寻求域外的介入,结果,本来相对容易解决的问题复杂化了。他们寻求域外解决的理由之一是害怕中国势力“坐大”,于是让其他域外强权来到亚洲平衡,以为如此就能解决问题了。

  希腊目前与欧盟和欧洲央行的谈判让步了,争取在欧洲框架下解决问题。乌克兰终于意识到没有美国才有真正的停火,甚至和平。这可能是付出代价以后的觉醒。美国考虑为乌克兰提供攻击性武器,明显是让冲突升级,而不是为了让冲突解决。

  亚洲问题亚洲解决?一些醉心做美国的跟班或者代理的亚洲人根本听不进去这样的忠告。不过,尽管这些人排斥亚洲本地解决方案,但是,中国必须支持和推动亚洲问题的亚洲解决。

  地区问题地区解决是本世纪的全球治理之道。美国仍然是世界头号强国,但是,毕竟美国势力下来了,美国越是干预,事情越是糟糕,世界越是无序,建议美国尽早认识到这一点,接受,甚至鼓励更多的地区解决方案。▲(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高晓锳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