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颐武:自觉和奋斗仍是对青年的最大期许

2015-03-17 02:35:00 环球时报 张颐武 分享
参与

  今年是《青年》杂志创刊一百周年。这本在一年之后更名为《新青年》的杂志在现代中国的影响异常深远。它是一个指向未来的历史坐标,也是中国思想和精神“现代化”的象征。陈独秀所写的发刊词《敬告青年》提出的那些对于青年的期望,今天看来仍然充满活力:“惟属望于新鲜活泼之青年,有以自觉而奋斗耳!”这其实也是对一个新的现代中国的期望。

  五四时代中国面临着深重的民族危机:国家贫弱,列强主宰中国的命运,军阀横行,民众的苦难深重,传统社会的一切都土崩瓦解。在这样的时代,中国的有志者期望通过社会的变革,实现国家强盛、民族和个人的理想目标,这是《青年》杂志的呼唤,这也是持续了一百年的中国梦。

  它召唤的“自觉”是清醒地认识自己和世界,“奋斗”则是在自觉的基础上努力和坚持。《青年》杂志所开启的深刻思想变革,其实为这一百年中国对“自觉”和“奋斗”的追求提供了深刻的思想基础。它唤醒了一个民族现代的精神,成功地塑造了中国的现代认同,让我们用这精神在改造自身的同时也改变世界。

  这一百年,中国和世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过中国人的艰难奋斗,今天我们已经站在一个新的历史平台上,成为世界的重要力量。

  我们可以看得清楚,五四时代的先驱者所提出的那些历史的要求,在今天已经成为中国历史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五四那些具体的历史要求和时代命题,已经被今天新的现实所超越。五四已经成为中国历史连续进程的一个环节。中国所面临的历史机会和挑战都是新的。我们也得到了超越这一传统的历史机遇。

  当年的先驱者在民族危亡关头以自觉和奋斗的精神为国家探索新的出路,而今天在中国发展和崛起的新道路上,我们也仍然需要用五四的精神,用自觉和奋斗来超越五四的历史视角,实现我们新的历史目标。

  这就要求我们:一是重新认识中国和世界的历史,这种重新认识,其实包括从五四的“全面反传统”中超越,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下的关系有更深入和丰富的理解。用开放的态度,既从五四汲取精神资源,又从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汲取资源。

  二是要重新认识当下的世界和我们自身。这就要求在坚定追求社会的不断发展和国家大目标的同时,也对人与人、人与自我、人与自然的和谐提出更高的标准。最好地继承五四的精神,其实正是超越五四,更好地面对自己和世界。这也要求中国的年轻一代承担起中国新的历史责任,既需要用自觉和奋斗的精神来进行深入的思考,也需要用自觉和奋斗的精神不断进行新的探索和实践。

  中国新的未来,在呼唤着今天青年的创造。▲(作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高晓锳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