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中国政治力量与知识、社会、财富三大力量的共识

2015-05-08 10:20:00 环球网 王文 分享
参与

    【2015年5月6日-7日,世界中国学论坛首次在海外召开,本次主题是“中国改革:挑战与机遇”,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卡特中心联合主办,中美两国33位知名学者、智库专家和资深外交家汇聚亚特兰大,就中美关系、中国政治改革、中国经济改革、中国社会治理和中国文化传播等5大议题进行交流。6日开幕式、晚餐,中国前外交部长李肇星、中宣部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崔玉英分别致辞。卡特中心总裁彼得斯大使,美国著名“中国通”兰普顿、包道格,经济学家林毅夫等也分别做了主旨发言。

    征得本人同意,现将会议中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题为“智库、媒体与中国民主化的新进程”主旨发言的中文翻译独家刊出。】

    各位老师:

    大家好!

    我没有用“女士们、先生们”的开头,是因为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中美两国最重要的政治学、国际关系学学者,大多都是我的前辈,有的当年还曾教过我。作为一名学生,能够参与这样的重要论坛,与老师平起平坐,深感荣幸。

    我现在是一家新型智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的执行院长。过去我曾在报社工作将近8年,担任评论主管、社评起草人。两年多前受邀组建了人大重阳。

    人大重阳有一个优势,就是充分进行思想传播,这也与我过去的工作经验相关。记得研究院组建刚半年左右,我接到一个重要电话,说习主席读了我一篇在媒体上的文章。我当时非常激动。那之后,我们还得到了不少重要官员的反馈。

    我说这一点,是想强调,智库、媒体的结合,正在推动决策机制进一步民主化、科学化。两年来,习近平主席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智库的重要性,也更频繁地邀请智库学者进入中南海讲课、讨论问题。本届政府比过去更善于运用与采纳来自专业政策研究者的建议。

    为此,过去两年,中国大约成立了200家左右新智库,或原有研究机构的“智库转型”。智库成为一种民主化的力量,这种力量还要尽量继续大一些。这是我要讲的第一点。

    第二,是关于媒体的变化。2009年,中国开始进入互联网2.0时代。所谓互联网2.0,就是出现了许多交互性的网络工具。比如,微博,即推特在中国的升级版,成为中国信息传播与政治民主化的重要推动力。多年以来流行的微博反腐,就是政治例证。

    2013年,中国进入微信时代。微信比微博更有浸透力,更具有精英化的力量。目前,微信用户已超过5亿,覆盖中国大多数精英群。他们相互组群,交流思想,传播信息,进而汇总民意,使高层倾听民意、民意传达给高层的途径,更加便捷、更加高效、更加清晰。

    如果说微博是自下而上的政治制衡力量,那么,微信更像是上下互动的政治传导渠道。在微信时代,中国决策者与民意之间的距离越来越无障碍化,“六维社会关系理论”在微信空间里已失效。

    人们常常发现,网络上流行什么词语,过段时间习近平主席或其他国家领导人就会在公开场合使用,这说明决策者对社会情况相当了解。

    与此同时,官方媒体网络化的趋势,以及政府对自媒体的使用,也越来越娴熟。人民日报的下属网站人民网上市,股价三年涨了好几倍;“学习小组”等官方微信号的具大影响力,几乎引导了整个社会舆论。

    环顾全球,许多国家骚乱频发,政治动荡,但在中国,习近平时代的中国共产党正处于1978年以来民意支持率最高的时代。可见,中共已经适应了互联网时代的政治治理。

    第三,财富精英日益成为拥护社会稳定与发展、进入国家建设的正能量。现在,中国社会正在掀起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创新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出现了数以万计的创客咖啡馆、创新孵化工厂,出现了数以万计的新亿万富翁,他们相当一部分都是年轻的80后,或90后。这样的新现象,一方面是因为中国政府鼓励创新,另一方面,是由于目前中国国内亿万富翁的榜样作用。

    现在,阿里巴巴的马云、小米的雷军,还有许多财富新贵,都是中国年轻一代的崇拜对象,而前者也正在推动中国社会风气的改良。

    目前,主张廉洁与政务简化的“八项规定”,正在成为全民支持的戒律;“奔跑吧兄弟”这样一档主题是团结、健康的节目,正在成为收视率最高的娱乐节目。种种现象都说明,中国社会风气的去浊扬清,正在成为政治“新常态”。

    我讲到以上三点,是想表达以下三项结论:

    第一,中国与政治力量并行的三大力量:知识力量、社会力量和财富力量。在习近平时代,三大力量与政治力量想要推动的目标与大方向是吻合的,彼此实现了巨大的政治共识:那就是推动国家进步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实现中国梦,等等。

    第二,目前美国对中国政治改革的认识,仍然脱节于中国政治发展现实。沈大伟教授在3月初讲述的“中国崩溃论”只是这种脱节的一个折射,更重要的是,美国对华政治探索,始终没有摆脱“美国模式主义”的影响,从美国作为全球政治发展的样板与标尺,衡量中国政治发展的进程,非常简单化,只有“民主”与“不民主”两个选项。

    换句话说,“历史终结论”提出时的弗兰西斯·福山已经不在了,但“历史终结论”还在。美国主流社会仍然对自身的政治体制深以为傲,对他国政治发展保留着长期的道德优越感。

    第三,中国政治体制当然还有许多问题,美国政治体制中,有许多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比如,对外人才吸引、政治传播、旋转门机制,等等。但另一方面,我也希望,美国能够看到中国政治体制的优点,有不少也值得美国学习。

    当然,目前中国政治同样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反腐、经济增速下滑、环境污染等等,我也认同,目前的改革比1990年代初更难。但整体上,我仍然认为,中国政治发展仍然在有力地推动目前的社会转型,延续国家发展。

    正如我在去年一篇文章的题目“中国崩溃论的崩溃”所说,美国思想界大可不必再揣测中国什么时候崩溃,而是要认识到中国的政治进步,相互学习,相互尊重,这样,中美两国才能团结起来应对全球的各种挑战。

    最后我要讲的是,相信中国。中国的未来会更好。

    谢谢大家。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郭馥源(实习)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