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希颖:晴朗的网络文明志愿者号召碍着了哪颗阴暗的心?

2015-06-11 11:12:00 环球网 雷希颖 分享
参与

  由共青团中央发起的“网络文明志愿行动”已经持续了有数月时间了,不过这项旨在鼓励更多青年团员“争当中国好网民,弘扬网上主旋律,为构建清朗网络空间作贡献”的公开、透明的活动不知碍着谁了,偏偏就有那么一小撮人视这个活动如水火。这不,先是有人攻击网络文明志愿者是“‘白天是人晚上是鬼’的流氓”、“有组织的‘五毛’”,“扰乱正常舆论生态的祸根”等等,后又有人攻击了福建团省委的官方邮箱,盗取了网络文明志愿者的统计信息,并公开到了互联网上......笔者着实无法理解,这些人对一个普通的“网络文明志愿者”活动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呢?他们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其实,说起“志愿活动”,大家并不陌生。从小到大,我们每个人都参与过不少:保护环境,不随地吐痰,不乱丢垃圾,爱护小动物,尊老爱幼,文明行车,光盘行动等等,主题不限,组织者不同,方式各异。当然,这些活动可不仅仅局限在中国哦,每个国家都有很多自己的志愿者活动,例如,在2009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在纽约大学毕业典礼上进行演讲时,便呼吁每一个毕业生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志愿成为宣传美国普世价值最好的“外交官”。

  可见,志愿者活动不过是不同的组织者为了让自身的态度、理念及价值得到更好的社会认知和认同,而推动的志愿性活动。换句话说,组织者只负责号召,而参不参与全由个体自主决定。团中央所推动的本次“网络文明志愿者”活动也不例外,一方面,共青团中央作为青年人的组织,它在看到了当前中国互联网社会充斥着大量不文明行文的现实时,公开呼吁更多青年人参与清朗网络,为净化网络生态贡献一份力量,这不正是它的职责所在?另一方面,作为有理想、有理性、有理智的那部分青年,他们因为前些年的网络经历,感受到了互联网污浊空气所带来的恶劣影响,希望能够为改变这种消极的局面做些贡献,进而响应团中央的号召,通过签名、登记来表达一下自己的决心和态度,光明正大的参与清朗网络的志愿活动,请问,这到底犯多大的罪过?

  或许还有人觉得,网络文明志愿者活动是互联网上的行动,与之前的那些现实中的志愿者行动有本质的不同。对此,笔者也有自己的理解:虚拟网络与现实社会,这是一个时代性、阶段性和区域性特征都非常鲜明的话题。如果在十年或者二十年前的中国来讨论,恐怕难有太多人会提起兴趣,更无法唤起共鸣。但在当下的中国,如果还有人将网络的“虚拟”与社会的“现实”割裂来看,那么肯定成为不晓大势的小众。

  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中国向世界发出“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的第一封邮件起,中国互联网便开始了创造了人类历史上一个又一个奇迹的过程。它在短短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不仅覆盖了6亿多使用者,还让网络生活与现实生活逐步融合,让许多现代生活细节无法脱离网络而继续。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敲打键盘,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开始依仗各类APP进行学习、生活和工作的时候,那个曾经被定位为“虚拟”的网络世界,在现代技术的推动下,在年轻群体的簇拥下已然化作了现代生活不可或缺,甚至无法取代的一部分。这就是当前讨论“网络与社会”所提托的大背景。

  尽管仍有一些人不适应,但网络以“虚拟”来影响甚至操纵现实,已经成为现实。随着技术的进步,网络不仅覆盖人类群体的衣食住行科教文卫等几乎一切生活内容,更主要的,它对于构成人类社会的核心要素“人”的影响是空前的,从信息获取,到情感交流,到心理寄托,再到个体的最终成长,“网络”的发展让网络社会能够逐渐实现从点到线,从线到面的对人类现实生活的全方位覆盖--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互为依托,相互交融已然成为了“网络与社会”发展的大势。

  今天,网络生活将已经等同于现实的社会生活。这也就意味着,随着网络生活与现实社会生活越来越紧密的结合、融合,网络风气、环境的好坏将直接决定现实社会风气、环境的好坏。这不是一个静止的状态,它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此刻的网络环境不仅会影响此刻的使用者,它将直接关系到我们将培养出怎样的下一代的问题。可以想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任由网络社会充斥着谣言、暴力、色情、消极的信息,那么,久而久之,中国的互联网使用者,中华民族的下一代接班人,将处于怎样的环境,将变成什么样子?

  更需要注意的是,网络与社会生活的逐步融合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由于网络社会存在着具有隐蔽性、规则不完善、人员组成不清、利益驱动多元等特点,它所催生的情况较于现实生活会更加的复杂,这就意味着,它需要比现实社会更加复杂的管理和治理体系。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确实是一件不得不竭尽全力去解决的问题。

  因为,网络世界与现实世界趋于一体是大势所趋,网络生活与现实生活逐渐一致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基本方向,想要清朗社会,就必须清朗网络,没有清朗网络,清朗社会也只会是痴心妄想。不过,基于当前的现实,想要立即完善所有的网络社会规则,想要立刻让网民行为变得文明、成熟,想要立马让积累了多年的污浊环境瞬间转化为清朗,是不可能,也是做不到的,它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调整、磨合的过程。而这个过程的开始,恐怕就必须依赖于更多青年人的努力,他们需要先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及它的危害,之后,才能真正地去为改变消极的网络环境做努力。这恐怕正是团中央号召青年人参与网络文明志愿行动的初衷所在。

  当然,以上的判断一定会招来一些人的反对,甚至谩骂,这是由此刻中国舆论场立场多元,声音各异,诉求不同的特点决定的。但这些都不重要,它不妨碍“网络文明志愿者”活动继续声势浩大的展开,因为,有不认同的声音,就一定会有认同的掌声,而能让这些认同者凑在一起,为了清朗网络的目标而共同努力,这就是“网络文明志愿者”行动的目标和价值所在。志愿者活动嘛,本来就是,有共鸣的人们志愿加入,有积极性的多多参与。不过,如果这个活动实在碍着了某些人阴暗的心,那也没办法,现代社会的大趋势终究是走向清朗,走向阳光,走向有序,这是谁也挡不住的,互联网社会也不例外。(作者为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络外交与网络安全研究院执行院长,以上转自6月11日求是网文章)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郭馥源(实习)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