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硕鸣:香港难以承受的政改阵痛

2015-06-15 10:56:00 环球网 纪硕鸣 分享
参与

=  随着香港政改立法会投票日近,香港不断拉出撕裂的戏幕。占领行动没有成为历史的记忆,随着立法会即将投票决定是否通过政改方案又极可能卷土再来;为政改撕裂的香港社会正在形成支持和反对政改方案的两大阵营,挤压了香港长期以来两头小中间大的稳定社会结构;传统经济赖以生存的重商精神正在被高涨的政治热情淹没;楼价高飞股市昌盛,看似繁荣似锦的香港正面对着经济下滑的危机。不管6月17日政改方案是否过,激进泛民演绎的香港乱象难以一朝过去,东方之珠开始经历政改躲不过的民主阵痛。

  去年“占中”后,中环立法会门前还零星留下了些帐蓬,慢慢的大家也就遗忘了。不过,政府决定6月17日立法会讨论表决政改方案的消息一出,政府总部及立法会大楼外的非法帐篷及障碍物增加到二百多个,危机和隐患四伏。有人配备了大量木板、铁钉及玻璃瓶等可当作攻击性武器的危险物品,似乎在为新的包围作准备。为截断包围立法会及再次占领行动后勤供应链,香港警方宣布扫除危机,清理立法会占领区危险品,收走数十箱“武器”,包括菜刀、锯片、玻璃瓶、铝条、铁枝、铁钉、铁锤及气体樽等,全具有一定杀伤力。

  政改为推进民主,民主是希望社会可以争取公义平等。不过,自去年占领行动后,香港零星的冲突,不同政治观点的撕裂争吵没有停止过,接近投票日变更为躁动和激烈。昔日稳定繁荣文明理性的香港,整个社会在逆转中。

  民意是民主的核心价值,争取多数民意达到少数服从多数的目的是民主的真谛。诡谲的是,一直以来支持政改方案的民意占优,这样的情况正在改变。尽管有称是中间派的政改关注组委托岭南大学公共管治研究部,在立法会议员到深圳见京官后的5月31日至6月5日进行政改民意调查显示,支持方案通过的市民接近五成,否决方案的市民有四成二,两者差距收窄至7.2个百分点。而新界社团联会及广东社团总会最近分别发表政改民调,同样有逾六成受访者支持立法会通过政改方案,三成反对通过。支持民意乐观。

  但由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大学、及香港理工大学联合进行的政改滚动民调却出现支持政改和反对政改的民意反复争持。接近投票日的民调显示,支持政改和反对政改的民众比例差距不大,有时甚至旗鼓相当,针锋相对。在5月3日至7日访问1100多名市民,支持政改方案的市民由最高峰的49.5%,逐步回落至42.5%,反对方案的市民则轻微上升至39.5%,这是该项调查开展以来最接近的差幅。

  但到6月2日至6月6日滚动民调进入黄金交叉点,出现了第一次的平手,形势开始逆转。政改反对和支持率同为42.8%,而未确定是否支持政改的比率则跌至14.5%,政改反对率创新高。令政府无法再打民意压迫泛民转投支持票的牌。

  形势更为恶劣的是,接下来6月11日发表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首次出现反对政改方案的比率超越支持。支持方案的比率是41.7%,较对上一次下跌1.1%,而反对的有43%,上升0.2个百分点,支持净值为负1.3个百分点。

  政改民调数据显示的虽然是对政改的取向,却明显地将香港社会民众楚河汉界分成两大阵营。香港历来以沉默大多数为特征,是典型的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稳定社会形态,因为政改,已经发生根本改变。沉默大多数没有了,可以起润滑作用的中间力量被挤压了。中间力量减少,这对香港来说,社会不稳定的风险必然增加。

  长期以来,香港一直是经济社会,传统商业主导“笑贫不笑娼”的香港社会精神,却在政改启动时撕开了口子。现在的香港,政治热情高涨,全然不顾危及经济和商业,社会撕裂下不理后果的激情表现突出。如此偏激的社会倾向,即使政改破局,其政治热情不会因此退潮,反而会迅速膨胀。要求政改普选变本加厉,高涨的政治诉求会令社会变得动荡。

  民阵召集人陈倩莹接受电视台访问,扬言会在立法会讨论政改方案时,发起10万人包围立法会。除了可向泛民施压,亦会给建制派压力,指功能组别议员都正面对专业人士们的庞大压力,相信有机会引发另一场占领行动。警方已经发出不反对通知书,但只容许在上限2600人的立法会示威区集会。而“保普选反暴力大联盟”亦宣布,将在立法会大楼举行“表决日,全力撑政改”集会,预计有数千人参与。两军对垒,立法院内院外冲突一触即发。

  政府给出的民主普选方案,反对者不要;泛民派坚持的方案政府又不给,社会撕裂甚至动荡的明显结果是,香港经济发展极不稳定且呈下降趋势。2013年,香港GDP增长2.9%,低于此前预测的3%,到了2014年,经济增长速度继续放缓,GDP增长创近年新低,增长只有2.3%。至此,香港经济增长已经连续三年低于过去十年3.9%的平均增幅。而且这种下降呈趋势性滑坡,从季度趋势看,2014年第四季GDP同比增长2.2%,较第三季增速下滑0.5个百分点,逐季递减成为一种滑坡状态。

  经济已在下行轨道,香港2014年经济表现疲软是乱象丛生的严重后果之一。如果政改方案不通过,香港会严重撕裂,发展经济的良好环境将被破坏,政府放话,未来不会再将政改提到议事日程,改以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民生。可是,追寻民主的香港人会这么听话吗?相信,政府不提政改,民间的“泛民”支持者却会将政改作为核心议题,时时提、事事讲,社会撕裂、混乱情况持续不断。

  今年初,政府对2015年的经济增长已然持审慎态度,预期今年GDP增长为1-3%,预测幅度如此之大,从来没有。政府下注,通过政改方案,香港的社会及经济环境相对会好些,经济增长显露曙光,那就是3%的增长;政改方案不过,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能就是1%,或许更低。即使取中位数增长为2%,亦较2014年增长低0.3个百分点。政改方案表决后的香港经济走向,连政府自己都没有把握。

  如果这些都是民主阵痛现象,是政改的代价,那么,要承受的不仅是香港,还有中央政府。

  有谋体评论说,一般人面对重大抉择,心情往往七上八落,而“北大人”面对政改生死关头,心情更是复杂而矛盾。

  他们认为,若然政改破局,香港撕裂,矛盾激化,民心躁动,面对如斯种种乱局,中央政府固然不愿看到,会没面子不开心,然而不开心归不开心,如释重负的感觉亦会油然而生。如果政改方案爆冷通过,香港得以落实普选,北京也要面对新的问题。

  香港著名商人李嘉诚说,政改不过,没有赢家!如果因为政改,因为民主而损失了香港固有的稳定繁荣,这样的民主阵痛代价,不知香港能否承受的起?(作者是香港资深媒体人)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