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中:法治微信时代的到来

2015-10-30 02:35:00 环球时报 喻中 分享
参与

  喻中

  即将于11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涉及范围很宽泛。门户网站对这次刑法修正案的报道大多集中于“朋友圈发假消息最高可判七年”。因为这次刑法修正案在第291条中增加了一款:“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按照这款规定,在微信(以及微博及其他传播平台,下同)上发布假消息,有可能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这标志着中国进入了法治微信时代。

  这项规定并不意味着微信使用者将“动辄得咎”,更不意味着微信使用者随时面临牢狱之灾。“朋友圈发假消息入刑”有严格的限制条件:从动机上看,是故意编造假消息并进行传播,或明知是假消息而故意传播。从后果上看,还要达到“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程度,或者是“造成严重后果的”。

  有人可能会产生顾虑,这项规定是否会压缩人们的言论空间。还有一些人可能会认为,微信属于私人空间,私人空间里的言论不是法律干预的对象,更不是刑法惩罚的对象;私人空间里的一些不实言论,即使稍有出格,也只是道德问题,不必扯到法律上去,应当坚持道德的归道德,法律的归法律,等等。

  从社会效果来看,刑法的这项新规定会影响到人们的言论表达与社会心理。这样的影响是正当的,也是必要的。任何言论都有边界。信息传播平台让它的使用者享有了更大的言论空间,但同时使用者也应当承担更加严格的言论责任。言论空间的扩大与言论责任的增多应当是成比例的。一个人的朋友圈,如果有数十人、数百人甚至更多,那么使用者在朋友圈内的发言,就相当于在一个会场的发言。在这样的空间发言,当然应该有更加严格的边界意识、责任意识、规则意识和法治意识,因为它们具有一定的公共性,与传统的私人交流具有本质的区别。

  不实、虚假的言论曾经只是道德层面的问题,但也可以构成一个法律问题。道德有很多种,其中,公共道德几乎都是法律调整的对象。譬如诚实、守信属于公共道德,但“诚实信用”却是民法的基本原则,堪称民法中的“帝王条款”。职业道德也有很多内容被纳入到法律调整的领域,譬如法官职业道德。还有政治道德,譬如“爱祖国、爱人民”,就已经成为宪法第24条的内容。只有私人道德,通常在法律调整之外。

  但是,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私人道德的含义、范围也是变动的。如果私人空间里只有自己与家人,那么,这种私人空间里的道德可以作为私人道德,因为这种空间里的私德与公共生活没有联系。但是,如果是一个包含了数十人、数百人甚至更多人的微信平台,虽然相互之间都是“好朋友”,但也很难说这样的朋友圈还是私人空间。科学技术已经让这样的“朋友圈”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公共空间。这种空间中的道德,就具有了公共道德的性质,就不能游离于法律治理之外。▲(作者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