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孔子和平奖”,继续办还是该收手?

2015-12-03 12:19: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按照计划,2015年度“孔子和平奖”颁奖仪式应于12月9日在北京举行。但事出意外,获奖者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已通过发言人公开拒绝接受,理由是该奖公信力存疑,且与中国政府无关联。面对这样的尴尬,有人好奇:授奖不能强人所难,第六届颁奖是不是要轮空?很多人旧话重提:既然该奖不受待见,是该考虑下,继续办下去,还是就坡下驴,别搞了?

  “不受待见”,话不中听但中肯。这个奖,不算今年的,已举办过5届,6人获奖。他们是:台湾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第一届),俄罗斯时任总理普京(第二届),水稻专家袁隆平和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第三届),佛教协会名誉会长一诚法师(第四届),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第五届)。获奖者中只有一诚法师到场领奖,其他人或保持沉默,或干脆不给面子。连战说他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奖,普京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则发表文章,称此奖“一钱不值”。

  主办单位说,设立孔子和平奖意在阐释中国的和平理念,初衷不错,主办者是民间团体也很正常。但它出现目前的状况,抛开别的不说,单就发奖而言,“别腿”的地方不少,值得反思。

  一,将授奖对象定得太高,犯了过于攀高结贵的毛病。这使颁奖者与受奖者之间有道很宽的鸿沟,存在巨大的温差。外交讲究位分名望的对等,婚姻也有“门当户对”一说,该奖主办者在这方面犯了大忌,也就怪不得舆论的冷嘲热讽和获奖者的冷漠以对。个人或机构自取其辱也就罢了,问题是这让孔子蒙羞,并累及国家。西方媒体在报道相关新闻时,总是强调中国给某某人发奖,而不交代这个奖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民间机构操办的。

  二,孔子是中华文明最重要的符号,是中国软实力的一大要素。借用孔子的名头,应满怀虔诚,秉持高度负责的精神,丝毫不能掉以轻心。但孔子和平奖的评选至今也没有个专门的常设机构,评委会每次都是临时组合,其评奖的专业性和权威性自然容易引起质疑,让人想起讽刺不自量力的一句俗语: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三,各届评奖都显得政治和意识形态色彩太浓,获奖者大都与“反西方”沾边儿。该奖主办者对此也不讳言,说是设立孔子和平奖就有对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图。这几年,诺贝尔和平奖越来越意识形态化,还总跟中国过不去,甚至发奖给狱中的刘晓波。它这么做是自我作践,自甘堕落,应该受到鄙视而不是效法。孔子和平奖要堂堂正正地搞,以免画地为牢,自捆手脚,不仅有违该奖的宗旨,且自己先为其客观性、权威性和影响力打了折扣。

  四,对获奖人的评价也缺乏严肃和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以给穆加贝总统的颁奖词为例,文中说:“罗伯特·加布里埃尔·穆加贝先生自20世纪80年代担任津巴布韦总统以来,克服重重困难,始终致力于构建国家政治经济秩序,造福津巴布韦人民,并大力支持泛非主义和非洲独立,为复兴古老而璀璨的非洲文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尤其是他在2015年2月担任非洲联盟主席迄今,以91岁高龄往返奔波于世界各地,积极推动非洲和平事业,为21世纪人类和平历史进程注入了史诗般的活力。”

  这样评价显然离事实有些距离。穆加贝是津巴布韦国家独立和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功臣,津独立之初,他推行民族和解政策,受到西方的赞许,英国女王还授他爵位。1984年,津巴布韦独立4周年时,我被派去那里作常驻记者。当时,津元币值比美元还大,超市里物品丰富,农业现代化程度高于中国,粮食丰收一年可以吃两年。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津的经济状况和民众生活每况愈下,通货膨胀率成天文数字,以至取消津元法定货币地位,代之以美元等多国货币。这几年,津经济和民生有所好转,但仍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不能因为他是中国的老朋友就滥用溢美之词。这是一个严肃的奖项最忌讳的。

  应该说,设立“孔子和平奖”的创议不错,办得好于国家有利。但就目前情况看,要将这项工程继续下去,主办方需要真心实意听取各种意见,博采众长,以摆脱窘境。(劳木)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