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年夜饭搞AA制不招骂才怪

2016-02-06 08:46: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年夜饭可不可以实行AA制?这个问题近来被广泛议论,是由武汉一家人提前吃年夜饭采用AA制引起的,这家最有钱的二儿子执意AA制,结果闹得全家人不欢而散。对这一做法,赞成者寡,反对者众,有一种意见可谓一语中的、甚为贴切:吃年夜饭AA制太不近人情!

  具体点说,这是在不恰当的时间、对不恰当的人群、采取不恰当的方法。春节是什么日子?是一年一度的团圆节。别的节日亲友间可以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互致问候,唯独春节例外,但凡有可能,都会往家里奔,那怕路途千里,也要赶上与家人亲亲热热、欢欢喜喜共享那顿年夜饭。那岂止是一桌寻常的盛餐,那是共叙天伦、血脉传承的庄严仪式,隐含着寻根敬祖的神圣感。这一切,怎能容忍被形似尖刀的AA制割裂?围坐餐桌前的都是至亲,一年一次的年夜饭像是凝聚和传递亲情的纽带,弥足珍贵。老话亲兄弟明算账饱含人生智慧,但用吃年夜饭餐桌上,显然是驴唇马嘴,若一意孤行,无异于自外于家庭和家族,入不肖子孙之列。

  不能因AA制用在年夜饭遭骂就否认其长处优点。它可以让人省却礼尚往来的麻烦,免去有关大方小气的顾忌。过去十多年我参加的多种类型的聚会,其实多半是变相的AA制,很省心,很开心。

  ●从上海毕业后分配到北京的十多位大学同学。第一次聚会选在一家上海餐馆,以后就固定于此了。采取两人一组轮流做东的方式。之所以如此,开玩笑的说法是,都这么大岁数了,别让有人轮不上机会,实际考虑是这家饭店菜比较贵,别让一个人一次支出过多。话题不外乎互相打探老师和外地老同学的近况,议论点当时的新闻和事态人情,在坐的多半是干新闻这一行的。

  ●一起分到一家报社后又星㪚首都新闻单位的老同事,也是十多人。这帮人是一起在部队农场和报社干校光着膀子干过多年农活的哥们儿,见面喊外号,开口打趣挖苦、荤素搭配,在外人眼里是“年纪一大把,却没个正形”。大家很享受这种氛围。聚餐固定在一家烤肉店,价钱减半,轮流埋单,一年聚几次是常有的事。

  ●本单位先后退休的同事。因人员变化大和聚餐地点不固定,实行真正意义上的AA制,餐费平摊,吃自助餐时各自排队付款。开始时觉得这有些生分,慢慢感觉这省事、省心。

  ●常驻美国的几家中国新闻单位。当年有7家中国报社在华盛顿设常驻记者站。大概离春节还有半个多月时,就有一家单位牵头,在一张纸上写上各单位的名字,然后按顺序传阅,要求每家写上春节聚餐时准备提供的两个拿手菜,不许跟別家重样。各单位都很把这当回事,以参赛的劲头精心准备。除夕夜,十多样很有创意、别具特色的菜肴摆出一桌丰盛的年夜饭。大伙儿边品尝边互相恭维并不怎么样的烹饪手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有些受欢迎的菜还被当场授予知识产权,作为下次年夜饭的保留节目。我们家的红烧排骨就获此殊荣,以“潘氏排骨”之名头“饮誉”多年,此为笑谈。(劳木)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