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请别把“不给植物人喂饭”算作安乐死

2016-04-07 08:45: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你对“不给植物人喂饭,让生命慢慢离去”观点怎么看?

你是否支持在中国推行“安乐死”合法化?

  清明期间与友人相聚,一位王姓长者向大家展示他新修订的遗嘱,除了不发讣告、不搞向遗体告別仪式、不留骨灰等这些年遗嘱中常见的几点,有一条让人少见多怪:要是我成为植物人或两个月不能从昏迷中醒过来,请不要给我喂食或补充营养,让生命慢慢离去。

  老先生加这么一条,大概是有感而发。他所在的百十人的单位,近十几年就出现过5 个植物人,活三五年不等,最长的已十几年了,还在。这些不幸者的不幸,于公,白白耗费医疗资源;于家人,拖累可谓沉重。有一家的女儿,一天两餐将肉类、蔬菜、水果、牛奶等打成糊状,送去医院给昏迷中的母亲“鼻饲”,几年如一日。

  特別要说的是,植物人患者更无尊严可言。单位领导老赵去看望一位住院的女同事,正碰上医护人员给患者洗澡,只见一位男性护理员将她赤裸着翻过来翻过去,用刷子刷,用水冲。想到这位女士沒病前是何等高雅、体面、自爱,老赵忍不住上前质问人家,怎么能这样子,也该男女有別吧?对方回复:这是个力气活,女护工干不动。老赵说,此事让他难受了好几天,至今还瞒着她的子女。

图文无直接联系,图片来源于网络

  国人寿命的延长,以及心脑心管病患者的增多,导致植物人数量猛增,有人估计每年出现10万。于是,几个朋友开始讨论。第一个问题:对这些精神意识已不在现世的特殊患者,该不该利用外力让他们这么不幸地活着?一致认为“不该”。第二个问题:像老王这样的遗嘱能不能得到执行?有的说“不能”,因为放弃给病人喂食,有些像安乐死,而安乐死在我国是非法的。有的人认为“能”,理由是,安乐死是通过药物夺去一个痛苦不堪但活生生的生命,不给植物人喂食是让意识已脱离躯体的人自然进入另一个世界。二者有很大差异,不能等量齐观。

  受乐说生忌说死的传统观念影响,直到上世纪的年代,对安乐死的讨论才在我国展开。实施更是阻力重重,“好死不如赖活着”,是其一,更大的障碍来自法律和伦理方面,担心这可能使国家保障国民生命安全的现代文明精神受到践踏。多种因素叠加,使安乐死在我国很难推行,现状是举步维艰,停滞不前。当然也有安乐死的事例。1986年,陕西省青年王明成不忍看到母亲被晚期癌症折磨得死去活来,便说服一位医生给母亲实施安乐死。结果他和医生被判入狱,5年后才被“无罪释放”。事隔17年,胃癌晚期的王明成一再恳求安乐死遭拒,骨瘦如柴的他,在痛苦绝望中死去。令人唏嘘。

  关于安乐死,不久前欧洲出现一个案例。一位事业有成的英国人,57岁时患上运动神经元病,医生告诉他,这种病会使患者全身肌肉不断萎缩,慢慢地,手脚无力,行动不便,呼吸和吞咽困难,最后饥饿窒息而死。病人最长活不过两年。一年后,这位患者出现严重症状。他决心安乐死,含笑离开这个世界。但在英国安乐死不合法,他便与瑞士一家医院联系,经过测试验证,他符合接受安乐死的条件。两个月前,其安乐死的全过程向全球直播。有个细节很重要:医生将针头扎进他的手臂,他自己按下开关,药水缓缓进入体内,4分钟后他真的微笑着闭上双眼。是他自已动手结束自已的生命,死得无痛苦,有尊严,令很多饱受疼痛折磨的病人心向往之。这对于打开安乐死在我国难推行这个死结,或许具有启迪作用。

  实际上,安乐死在我国有很大需求。据卫生部门统计,我国每年死亡人数约1000万,其中1/10的人是在极度痛苦中死去的,他们中很多人乞求过安乐死。大家希望别把不给植物人喂食归为安乐死,为安乐死的推行打开一个缺口。让更多人的生死达到印度大诗人泰戈尔描述的境界: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劳木)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曾加(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