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超:立法会选举要为香港发展提供政治保障

2016-05-30 13:22:00 环球网 马超 分享
参与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上周访港,虽然到港的主要目的是出席香港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并讨论香港在一带一路战略中担当的角色。但是,由于时间上距离立法会选举只有五个月,而且又是中央领导人首次会见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代表并直接对话,实际上亦告诫香港社会,配合未来发展,香港需要什么样的立法会议员。诚然,一带一路大战略对于香港固然非常重要,关乎香港的未来经济发展和走向,也能突出香港之于大陆的优势所在。不过,立法会选举的意义关乎香港当下的局势稳定,除此之外,立法会选举的顺利进行,选出符合香港发展的合格议员,也决定了香港未来的发展是否能够拥有稳定而坚固的政治保障。

  目前立法会选举争论的焦点在于对“一国两制”的认识和看法上,首先要明确的是,从历史、当下和未来,“一国两制”不仅对于香港而且对于大陆都是最佳的制度设计和发明。如果这个问题能够达成共识,则有利于减少隔阂,消除对立,避免冲突。在此基础上,立法会选举争论的焦点不应该放在对“一国两制”和与大陆的关系上,强调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特别”二字,探索一条符合香港实际的独特的发展道路和治理模式。这是香港的正道。香港应当集中精力解决未来的发展。不解决发展的问题,首当其冲遭殃的是香港老百姓。

  配合香港的未来发展,香港选民从现在起就应该关注符合香港未来发展的立法会合适人选。

  经济上。什么是香港的优势?蝙蝠理论。香港的历史和地理证明,香港既有西方的经验,又有大陆的背景。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国两制”就是在维护香港的优势,遵循香港的蝙蝠理论。香港的发展一定借助于内地依托为后盾,发挥熟悉大陆的优势。

  综观任何发达经济体,都需要一个大的经济体和腹地的支撑,而不是单打独斗能成气候。香港背靠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大陆具广大的经济腹地。既可以把西方资源引入内地,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香港的海外投资多,GNP大于GDP,造成了产业空心化,产业单一。如果能反过来让大陆来香港投资,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大陆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56万亿,

  仅非金融对外投资是7350亿,加上金融类的超过一万亿。这么大的投资规模,如果引入部分到香港,会推动香港的经济发展。大陆去年的进出口总额246000亿,如果能够吸引部分从香港转口,将带动香港国际贸易发展。中国发展一带一路,比较起沿线的巴基斯坦格鲁吉亚等线国家,香港真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政治上。香港既不能照搬美国西方等国家,不能全盘西化。也不能回到一国一制的单一模式。单纯搞民主,世界上很多国家拉美中东乌克兰利比亚伊拉克埃及都出现了巨大的问题或者混乱。二战以后走出来的国家,包括香港在内的亚洲四小龙,都是既学习借鉴西方先进的经验,同时走出符合自己实际的道路。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是迄今为止解决主权回归的最好模式,这是由历史决定,也是由当下制度决定。

  国际上。张德江委员长说,香港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就是因为繁荣的商业社会,搭建起国际平台。如果香港闹独立,破坏了繁荣稳定,也就失去了国际地位,不仅没人会承认香港独立,也失去了国际性,结果一定是蛋打鸡飞。激进的分离者想让香港重新回到英国殖民地,可能英国人都不喜欢丢失了繁荣稳定的香港。新加坡是独立的,却都在想办法借中国力量发展自己,香港没有理由大树底下不乘凉。

  这样一个大前提下,香港的立法会选举,要服务于香港的未来,服务于香港的经济发展,为香港更好的明天提供政治保障。立法会选举要服务于香港的明天、香港的经济发展,就不能把选举作为政治争斗的工具,葬送香港的前途。前车之鉴,乌克兰的政治争斗已经将乌克兰推向崩溃的边缘,还有颜色革命造成的种种混乱,结果都是乱局。

  近期香港分离主义者不断制造混乱局面,明明知道不会有结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完全抛弃对香港未来的规划和负责的态度。立法会选举,目的是为了让香港更好,这也更需要正义的力量站出来,为香港的明天发出声音、献策出力。(作者是香港学者)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