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和林:环保税须以差异化税率激励“绿色创新”

2017-01-13 14:06:00 中国网 盘和林 分享
参与

  日前,我国首部环境保护税法获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2018年1月1日起,全国范围内的排污企业将无差别执行环保税纳税义务,而已施行近40年的排污费,也终将退出历史舞台。

  环保税法是我国第一部专门体现“绿色税制”、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单行税法,是贯彻“五大发展新理念”中绿色发展理念的具体实践,更是落实中央提出“税收法定原则”要求的具体行动。

  笔者认为,由“费”改“税”的意义不仅仅在于通过“税收法定原则”提升执行力和透明度,有助于减少征管腐败,降低征管成本,更在于以税率的差异化来激励“绿色创新”,具体来说就是用税收杠杆来影响企业的环境保护行为,这才是“绿色税法”所要承担的长远使命。

  经济学是一门研究市场条件下人类行为的社会科学,为我们理解和如何解决环境问题提供了大量、有效的视角和工具,其中税收调节作用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税收调节有激励、无谓损失等多种机制,但最为核心的就是税收直接影响价格变化,并由此提供鼓励或者抑制的作用。

  而价格变化则是改变人们行为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并且能够直接或间接使得环境收益或受损。例如,汽油价格比较便宜的时候会增加其使用量,会对环境造成很大的直接损害,同时油价便宜的话,还会因为往返交通费用减少而使得人们选择更远的地方居住,间接干扰野生动物的生活环境等。具体到生产企业而言,不包括环境成本的价格使得企业追求规模经济,我国目前大量低端产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将低价格产品销售到国外,而将污染等留在了国内。

  市场的力量非常强大,但其运行并非总是有效率地配置资源,环境产品往往会出现“市场失灵”。环境产品如空气、草地、森林、海洋等许多自然资源,往往不具有排他性,必然会导致“公地悲剧”和“搭便车”问题,导致污染任意向大气排放、过度捕捞等过度消耗资源的现象。但市场往往无法提供限制,我国空气污染如雾霾等,就是“市场失灵”的结果。环保税便是纠正“市场失灵”重要措施。

  环保税最早可以溯源到100多年前有著名福利经济学家庇古所提出的“庇古税”,即根据污染所造成的危害程度对排污者征税,用税收来弥补排污者生产的私人成本和社会成本之间的差距,使两者相等。西方发达国家利用税收政策来加强环境保护始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许多国家的探索和实践证明,利用税收手段治理环境已经取得了明显的社会效果,环境污染得到有效控制,环境质量有了进一步的改善。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征收硫税,碳税最早由芬兰于1990年开征,碳税一般是对煤、石油、天然气等化石燃料按其含碳量设计定额税率来征收的。

  环境税的重要作用不仅仅在于节约资源的利用,减少废弃物排放,限制高能耗产品的应用。更在于它能激励技术进步,即“绿色创新”。据数据表明,企业的排污成本在政府采用征税政策后更高,因而减排对企业而言收益更大,所以征税比免费许可证制度(限制排放)产生更强的减排推动力,也比补贴更能激励创新。丹麦在推行生态税收制度后,不仅有效地保护了丹麦的环境,而且为符合环保要求的企业发展积累了资金,产生了明显的经济效益,使丹麦在欧盟国家中成为经济增长率最高的国家。

  因此,“绿色税法”的目的并不是立足于“收钱”,更应该以差异化的税率来激励“绿色创新”,这也是国际通行的做法。此次的环保税法规定,环境保护税的税额标准设置了下限和上限,例如,大气污染物税额1.2-12元;水污染物税额1.4—4元;固体废物5—1000元等。各省份可以在上述幅度内选择具体的使用税率。这为激励企业“绿色创新”留出了空间,多排污多缴税,对环境有正面贡献的可获得税收激励(少交税),从而为企业绿色发展提供创新的内在动力,真正让环保税起到应有的作用。

  值得一提是,“绿色税法”的表决通过,必将对我国环境保护产生深远影响,企业必须正视这一重大变化,尽快采用环境友好的生产经营方式,这也是企业生产的“达尔文法则”,否则就有可能被法律所淘汰。

  盘和林 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