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元鹏:“20万条新生儿信息”都卖给了谁?

2017-02-14 11:21:00 红网 郭元鹏 分享
参与

  刚生好宝宝,推销短信就来了?上海20万条新生婴儿信息被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在两年内窃取。上海浦东法院近日对这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作出一审判决,疾控中心两员工因为窃取新生儿信息获刑。(2月13日《劳动报》)

  韩某是上海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张某是黄浦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这两个人是上下级关系,几年来利用工作之便,窃取了20多万条新生儿信息进行倒卖。执法部门能够将其抓获,能够将其判刑,也是他们罪有应得了。但是,这里是不能轻易画句号的。这是因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只有卖的,没有买的,也不至于让20万条新生儿信息泄露出去。

  我们必须要揪住“倒卖新生儿信息”这条藤蔓,找到背后的买家。这些新生儿信息被卖给了谁,也是关键所在。按照疾控中心这两名不法人员的交代,他们在工作中发现,新生儿的信息在社会上很有市场,也有人到他们这里打听新生儿信息。于是,产生了窃取信息赚钱的想法。他们窃取信息之后,转手卖给了一些社会上的商人。有销售保健品的,有拍摄百天照的,有出售孩子保险的。这些买家在购买婴儿信息之后会主动联系婴儿家长推销自己的产品。

  由此来看,我们不难看出,倒卖新生儿信息是一条完整的灰色链条。而支撑这条灰色链条的其实就是利益,是新生儿信息可以换来利益,而催生了新生儿信息倒卖的犯罪行为。那么,也就能够更加清晰地看清事情的本质了。只有卖的,没有买的,新生儿信息是不能获利的。

  真正获利最大的,就是买家。那么,这些买家的行为也是一种犯罪行为,对于这种行为是不能宽容的。没有他们购买新生儿信息的诉求和鼓动,谁还会盗窃新生儿的信息?而最让我们担心的还是,这些新生儿信息还可能被卖给电信诈骗人员和拐骗婴儿人员。

  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会看到很多类似的新闻。家里刚迎接了宝宝,产妇还躺在产床上,推销保险的,月子发汗的,奶粉销售的,儿童拍照的,就赶集一样地来到了。我们很是诧异:他们是如何知道的信息?原来,是有人专门窃取信息进行销售。延伸了来说,其他信息的倒卖也是一样的道理,往往被法办的只是“卖信息的”,却很少有人追究“买信息的”责任。其实,他们都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都应该法办。如此才能整治好倒卖信息的生存环境。

  单就这起事件来看,20多万条新生儿信息被窃取,还需要追究疾控中心的责任。因为,这些信息的安全管理是他们的责任。当这些信息被自己的工作人员拿出去卖钱的时候,岂能摆脱干系?

  “20万条新生儿信息”判了卖家还要揪出买家,还要完善健全的追究体系,让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文/郭元鹏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