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鹏:不要将杨振宁的落叶归根复杂化

2017-02-23 13:19:00 钱江晚报 李晓鹏 分享
参与

  在全球化的今天,一个人的国籍问题已经不像小国寡民时代,那么引人关注了。比如,美国《联邦政府纪事》发布报告称,刚刚过去的2016年,放弃美国国籍的人数达到5411人,连续第四年创新高,为历年最多。这些人,在加入其他国家国籍的时候,恐怕没有引起像杨振宁院士那样的关注。

  围观群众很不淡定,有人翻出几十年的老账,有人纵论世界理论物理发展脉络,围绕着行还是不行,该还是不该,好还是不好,展开了唇枪舌剑。一时间口水四溢,炮火连天。然而,无论是力挺的一方,还是反对的一方,似乎都忘记了,杨老先生已经是一个94岁高龄的老者。他回归国籍的行为,完全没有必要被人为附加太多无关的内容。

  中国人常说,落叶归根。自从上个世纪中国打开国门之后,杨振宁就经常回到国内,为促进国内科学技术教育的发展,作出了许多的贡献。2003年,回到清华大学长期定居,并在国内多所高校巡回做报告,设立奖学金,帮助科研发展。应该说,这时候的杨振宁,基本上全部时间都在中国。实际上,有没有中国国籍,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一样能开展工作,一样能为中国作出贡献。

  就像另一个与他齐名的华人科学家,1957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宇称不守恒”理论共同发现者李政道,这些年来同样在关心和帮助中国的科学技术发展。在他的帮助下,中国成功建设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向美国派出了近千名专门研究学习物理的留学生,现在的博士后流动站、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少年班等都与之相关。在他退休之后,甚至捐出全部积蓄,成立“中国大学生科研辅助基金”。他虽然至今没有选择放弃美国国籍,可他一样为中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所以,国籍不国籍,真的只是私事而已。

  应该说,杨、李二人都是华人学者中的佼佼者,两人的交恶,正如李政道所言,是中国科学界的一大悲剧。但我们不妨将之视为两个伟大科学家的私事,正如当年的莱布尼茨和牛顿之争,数百年来,甚至成为一段佳话。正所谓公说公有理,我们尚未能达到他们的水准,对于他们争论的详情,是很难准确把握的,不如暂且搁置。只要两人都是为中国科技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就没有必要在彼此中选择立场,更没有必要借此次杨振宁的行为,再度揭开持续了50多年的伤疤。

  之所以说杨振宁的行为是个人私事,是因为回归国籍,是他父亲一辈子的愿望。他父亲杨武之,上世纪20年代在芝加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是中国早期的数学家、教育家,同时也是一位坚定的爱国者。这一代中国知识分子,有着浓烈的家国情怀,他们盼望着国家强大,民族富有,全身心投入的,都是民族的复兴。杨振宁、李政道等人,之所以能够长期帮助中国科学发展,也深受他们父辈那一代人的影响。杨武之在世的时候,就曾经多次与杨振宁长谈,要他回国来工作。后来,杨振宁加入美国籍,他说,这是我父亲一直不肯宽恕我的一件事。

  杨振宁对这场口水的回应言简意赅,其中有一大半的话,谈到了自己的父亲。他的想法其实很单纯。当一个94岁高龄的老人选择了放弃美国国籍,加入中国国籍的时候,我们既没有必要去夸大,也没有理由去贬低。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国籍更多是一种个人选择,纠结于此的,反而显得狭隘。我更愿意相信的是,这是耄耋老人回望过去时,希望对父亲作出的一种宽慰。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