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江:你看到的是妖冶,没看到的是辛酸

2017-02-24 14:19:00 钱江晚报 陈江 分享
参与

  田波红了!有些外地游客不远千里,跑得比记者还快,奔赴成都黄龙溪古镇,就是为了专门一睹奇男子跳舞时的芳容。甚至有人找到他,想挖他去工作,给出的工资比现在要高出几千块。可以想象得到,有田波这个头牌在,面馆的生意肯定比以前好得多,说不定为了留住他,老板已经悄悄给他涨了工资。而成了“网红”之后的田波说出了他的第一感觉:“没想到,真搞出了大事情。”

  拉面是中国独具地方特色的一种面食,制作拉面时通常有甩、扯、抻等动作,久而久之,熟能生巧带出一些节奏感,使拉面在出条的过程中有一定的观赏性,拉面师傅也会在其中融入简单的舞蹈动作,使面条在他们的手中活起来。但像田波这样,把面拉得如此活色生香的,还是第一个。但一切火爆的起点,却也只是招揽客人的“自我救赎”。

  这套“妖冶”的拉面舞成了田波的独门绝技。有记者问拉面小哥喜不喜欢跳舞,小哥说,不喜欢噻,但是工作需要嘛,没得办法。他每天从早上9点拉到下午6点,结束后每每感觉身体被掏空,有时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事实上,人怕出名猪怕壮,成了“网红”也让田波感到了许多惶恐,即使口袋里的银子能够让他稍感安慰。他知道:“走在街上他们都在笑我”。这种网络和现实的割裂,让他很不安。

  之前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店主出名,如各种版本的豆腐西施或者手抓饼小哥,他们有颜值,顾客光顾可能是睹“色”为快。如今田波跳舞出名,是因为“技”。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出名确实只是无奈为之,试想有名的店,北京全聚德、杭州楼外楼可屑于用这样的方法招揽顾客?不必,本就名声在外,如此小丑式的宣传反而是掉了身价。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面馆的出名竟是因为有人拉面时跳舞,而不是因为本身的面好吃,这舞技到了舞团里却也稀松平常。不宣传自己的面好吃,但加上了与面毫无关系的舞,却火了,何其怪哉?

  现在,一件事除了本质之外,大家更喜欢去看它的附加物,甚至只看附加物而忽略本质。演员不靠演技出名反而靠八卦,有了八卦之后,人们去看他们的剧目;作家不靠作品出名反而靠抄袭、打官司、骂战,有了新闻之后,人们去看他们写的作品;做拉面竟也不靠面的味道反而靠跳舞,有了一支舞之后,人们去吃他们做的拉面。靠着与本质无关的丑态宣传才能火,只怕这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反观要如此宣传的拉面小哥,如果不是生活所迫,他需要这种自己并不情愿的卖丑式表演吗?古时大家看耍猴的人,不也像是一只猴子吗?如今拉面小哥唱唱跳跳,用滑稽舞步,耍着手中的拉面,逗游客开心,又是何其相似呢?在喜剧《威尼斯商人》里,安东尼奥赢了夏洛克,但是从夏洛克的角度看,不又是一出悲剧吗?也许生活于每个小人物而言, 本身就是一场悲剧,拿来旁观却变成了喜剧,只不过我们身在其中而浑然不觉。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