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大毛:关于二二八事件,必须要知道的四件事!

2017-03-01 08:31 环球网 单大毛

  今年是台湾2.28事件70周年。对不少大陆民众来说,“二二八事件”之于他们可能会有一定的距离感和陌生感。毕竟这个事件无论在时间上、还是空间上,都远离今天的大陆民众,以至于我们必须首先把目光投回到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水深火热的台湾,从还原历史真相开始。

  “二二八事件”始末

  1947年2月27日,台北一位名叫林江迈的妇女,在兜售香烟时与国民政府专卖局武装缉私人员产生冲突。缉私人员用枪托打伤了这位妇女,引发周围民众愤怒和围观。缉私员傅学通向人群开枪示警,打死了一名打抱不平的群众。

  缉私血案激起台北市民的愤怒,2月28日上午,四五百人发起游行请愿,要求行政长官公署“严惩杀人凶手”。其间,有民众抢夺警卫枪支并开枪射击卫兵,卫兵还击,当场打死3人、打伤3人、逮捕6人。之后,台北市的学生开始罢课,上街游行。

  手忙脚乱的台湾党政军一把手陈仪未能妥善处理,骚乱遂蔓延全岛,引发一连串群体事件。陈仪将情况汇报给蒋介石,在南京的党政要员商议后,认定该事件是“暴乱”,急令驻守上海的21军赴台湾增援,大规模的暴力镇压随之而来。镇压以后,当局又实施清乡措施,逮捕并枪决了许多知识精英、学生和民间领袖,运动最终失败。

  “二二八事件”历史背景

  评判“二二八事件”不能历史虚无。要客观真实认识理解“二二八事件”,就一定要跳出一直以来台湾岛内蓝绿阵营的框架,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和视野来审视,特别是全面宏观地了解历史背景,这有助于我们客观准确地评判“二二八事件”。

  国际上,当时二战刚刚结束不到2年时间,国际秩序正在重建。当时世界上仅有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意识形态开始对立,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对峙正逐渐形成,美苏冷战局面即将开启。此时的美国因二战变得更加强大,主要进行全球军事部署、在意识形态领域进攻围剿苏联,同时帮助欧洲经济复兴。而此时的苏联正在从农业社会开始向全面工业化时代迈进,在经济领域进行一系列重大政策调整,国家经济逐步由战时保障转为平时运行,主要解决国内经济领域的困难矛盾。可以说,美苏都没有把太多精力放在中国,更何况是台湾。

  国内方面,抗日战争结束后,全国人民希望实现和平民主,但国民党政府却一意孤行,蒋介石秘密签署“剿共”密令,国共内战正式爆发。战争中双方力量发生了巨大逆转,人心向背出现了明显倾向。这一时期,国民党政府大力推行一党专政独裁统治,官员腐败横行,国家经济严重通货膨胀、百姓民不聊生。与此同时,先后出现的昆明“一二.一”事件、北平沈崇事件等,更增加了中国人民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等反独裁的信念。国民党的统治面临着巨大危机和风险,民众对其不满情绪已在全国蔓延开来。

  再看看台湾自身,台湾社会面临的一系列矛盾问题与大陆各省的情况并无太多异同,国民党的腐败无能在台湾地区同样表现得淋漓尽致。1945年国民党接手以后,经济上实行专卖垄断,人民生活贫困潦倒;官员贪污腐化,军队纪律不良,大批复原返乡的原台籍日本士兵就业无门,治安恶化,社会矛盾加剧。更为严重的是,台湾经历了日本50年的殖民统治,刚刚重回祖国,国民党当局和台湾人民之间彼此都不大了解,容易产生冲突,需要长期磨合。而台湾本地人很少有参与政治、建设台湾的机会。当时台湾实行行政长官公署制,集行政、军事、财政以至立法、司法诸权于长官一身,类似于日据时代的总督。但在行政长官公署的官员中,副处长以上官员仅有台民1人;全省简任官214人,本省人仅12人。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和不科学的治理方式,不仅引起台湾人民的普遍不满,而且为日后社会动荡埋下了巨大隐患。

  大陆对“二二八事件”的立场态度

  “二二八事件”发生后,当时中共中央坚决站在广大台胞的立场上,对他们的抗争表示支持。当时的党报延安《解放日报》全文刊发“台湾自治运动”的社论,将这场台胞的抗争运动定性为自治运动,指出“台湾的自治运动,是完全合理的、合法的、和平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央政府称“二二八事件”为“二二八起义”,对起事者持赞同态度,并给予台湾民众高度评价,并数度指责国府野蛮制造白色恐怖。但一直以来,大陆对这次事件的提法并没有太多禁区和限制。

  2月23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台盟中央主席林文漪在纪念台湾人民“二•二八”起义70周年座谈会上指出,70年前的2月28日,英勇爱国的台湾人民发动了反对国民党当局独裁统治的爱国民主运动,与祖国大陆人民开展的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运动相互呼应,汇聚成了全国同胞爱国民主运动的巨大洪流,展现出台湾同胞薪火相传的强大爱国主义精神。

  2月22日,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对“二二八事件”的表述是这样的:发生在70年前的2.28事件是台湾同胞反抗专制统治、争取基本权利的一个正义行动,是中国人民解放斗争的一个部分。

  这是近年来中国大陆对“二二八事件”少有的鲜明表态,其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我们为什么要纪念二二八事件?

  1.应有之意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一直以来台湾的主体民族都是历史上从福建、广东等地迁移过去的汉族。“二二八事件”就发生在台湾本土,事件中遭受不幸的既有台湾原住居民,也有各个时期从大陆移居台湾的人,他们都是中国人。

  虽然当时台湾刚刚摆脱日本50年的殖民统治,而整个国家处于内战状态,但台湾已确属于回归中国,是中国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即便现在海峡两岸尚未实现完全统一,作为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主权上早已延续包含了中华民国的全部。无论是民族情感还是权属继承,纪念都是应有之意。

  此次事件对近代中华民族的发展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在事件中,台湾的共产党组织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正是台湾共产党台中地区的主要领导者谢雪红,后来倡导成立了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并移部北京。1949年以后,大陆几乎年年纪念二二八,不但时间上比台湾岛内的纪念活动要早,而且在组织上,主要就由台盟主持纪念活动(1973至1979年则是由全国政协主办)。另外2017年是“二二八事件”发生70周年,中国对纪念活动有逢十周年隆而重之的习惯和传统。

  2.正本清源

  “二二八事件”发生至今已经过去整整70年,但事件本身却没有随着时间的前进而廓清。多年来,“二二八事件”已成为台湾政坛一些人操弄论述、捞取政治资本的“摇钱树”和“提款机”。民进党为了在选举中打压国民党,一再重提“二二八事件”,将之打造为台湾民众反对国民党“外来政权”及权威统治的一次民主抗争,刻意夸大省籍冲突与族群矛盾,刻意将之上升到两岸历史对立的仇恨情绪之中,并借机大肆宣扬“台独”思想。

  早在陈水扁执政时期,就把“二二八事件”作为绿营手中的一张王牌,“定性”蒋介石是“二二八事件”元凶。而蔡英文一上台就草率而选择性地诠释这段敏感的历史,刻意丑化国民党,挑拨省籍情结,制造族群对立,以牟取政治利益。

  正因这样,当大陆将“举办纪念活动”的消息传回台湾之后,引起了岛内一些人的惊讶与批评:“大陆凭什么纪念二二八?”政治斗争的阴谋论也随之而起。可见,正如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所说,“这一事件长期以来被岛内的一些‘台独’分裂势力别有用心的加以利用,为开展‘台独’分裂活动进行彰目,背后的用心是十分卑劣的”。

  3.维护统一

  台湾本来就来自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台湾人民与祖国大陆人民同根、 同宗、 同源,继承的是相同的文化传统,“两岸一家”亲。目前两岸的分离状况只是国内战争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两岸分久必合,台湾回归祖国的怀抱是大势所趋。

  上个世纪自李登辉开始,“台独”呈现出猖獗之势,在“拒统”的道路越走越远。特别是近年来,岛内虽已少讲独立之言,却多做独立之实。据媒体报道,2月22日,以“孙中山”命名的台湾中山大学,为了校内“孙中山与蒋介石铜像”存废问题进行了热议,甚至成立了“铜像处理委员会”。而就在前一天晚上10点多,台南市玉井区中正路圆环的蒋介石铜像被连夜拆除,引发了岛内热议。

  近年来岛内看起来扭扭捏捏、实际上愈演愈热的“去中国化”现象,从本质上说是对中华文化的拔根去魂。这次大陆对“二二八事件”“不再低调”的隆重纪念活动很及时、很必要,既有利于还原历史真相,粉碎“台独”言论,又有利于帮助台湾青年世代客观公正地了解历史,展望未来,为两岸的融合发展注入动力。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