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和林:“无现金社会”关键是要畅通社会末梢

2017-03-08 13:30:00 荆楚网 盘和林 分享
参与

  随着银联、互联网支付生活方式的普及,“告别现金”不仅成为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更成为中国崛起的标志性事件。今年两会,多位代表委员建议,全面推动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3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

  近年来,随着我国移动互联网、第三方支付行业的迅速发展与社会治理水平的提升,老百姓的消费习惯也随之改变。不仅仅是年轻人,甚至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也开始接受和习惯“扫一扫”这种“掏手机”消费方式,一般出门不带现金了,“掏腰包”传统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或成为远去的背影。

  笔者认为,“无现金社会”折射出深刻的社会变迁和发展潮流,不仅节约了造币成本,带来“天下无贼”的理想社会,而且还可以避免接触钞票上的致病性病菌。但全面推动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从技术、信用、安全等已经基本成熟,关键是如何克服较大的城乡差别,通畅每个老百姓身边的细微角落,例如农村支付、卖冰糖葫芦的支付等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面对亿万百姓的需求,仅靠政府之力来推动显然是杯水车薪,因而要发挥好市场之手的作用,企业更具灵便性。

  金银铜等金属货币占据了较长的时期,《乔家大院》中,依靠镖局运输银子的危险性,给现代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古人携带银两的笨重及危险,逐渐产生的“交子”“银票”等“纸币”意义上的货币。而现代人仍不能满足于“纸币”的轻便性,毕竟口袋里放成千上万纸币,也照样存在安全性等问题。

  在很长时间里,“无现金社会”几乎是一个乌托邦,类似于《乔家大院》可望不可及的“汇通天下”的梦想。公司之间的大额交易,基本上可以实现银行转账、支票等“无现金”方式进行,但在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中,却依然进行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支付方式。实际上,老百姓对“无现金”的需求并不低,口袋装着大量现金的麻烦自然不必说,就单钞票含有大量病菌一条而言就带来诸多不便,购买食物时,小摊贩一手接钱一手拿食物,给消费者带来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但却也无奈接受。

  随着二维码支付技术等金融科技的发展,而变成触手可及的现实。现金使用越来越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和潮流。“无现金社会”带来便捷性自不必说,至少可以在货币领域实现“天下无贼”的理想。美国政府曾经模拟过无现金社会。结果证实,无现金使用可以有效的减少抢夺,抢劫以及偷盗犯罪,甚至乞丐也会逐渐减少。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正在加速度步入“无现金社会”,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甚至可以不带现金出门了。但一些大城市的小商贩、小县城甚至是广大农村地区,仍是“现金为王”。生活在大城市的人回到老家,处处要支付现金,感觉很不习惯。而老年群体尤其是小县城、农民等到到大城市,也一下难以适应“无现金社会”。似乎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生活方式的“割裂”。

  毫无疑问,当前中国推行“无现金社会”的最大难题,已经不是技术层面上的事情了,支付方式、信用、安全等问题基本已经解决,最大的难题在于我国地缘辽阔,城乡差异较大,一线城市完全可以媲美甚至超过发达国家,而农村等不少地区则处于发展中国家阶段。具体到“无现金社会”而言,难的不是大城市的商城,而是大城市的角落、广大小县城、农村的早餐摊、擦鞋摊等等,而这些又与市民生活联系紧密,如果这些地方做不到“无现金”,那么,中国必然难言全面进入“无现金社会”。因而,如何通畅社会末梢才是全面推进“无现金社会”的关键症结之所在。

  通畅社会末梢的工作量巨大、庞杂,恰恰是政府之手的短板,人力、无力都会捉襟见肘。这反而是支付企业发挥灵便性等优势的地方,例如前几天支付宝推出“收钱码”,这确实在支付工具和渠道发挥了“最后一公里”作用。因而,政府在通畅“无现金社会”的社会末梢时,不必大包大揽,亲自去做,而是提供维持市场、消费者公平、公众的市场竞争环境,并提供激励支付企业充分发挥作用。也只有这样才能更有效率地实现“无现金社会”早日到来。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