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裕庆:持“台湾国”护照的所谓“底气”从何而来?

2017-04-02 08:10:00 环球网 王裕庆 分享
参与

  近日一名台湾女子在东京被环球网记者拍到,使用封面贴着所谓“台湾国”的“中华民国护照”上,引发岛内热烈讨论,甚至还有“台独”团体还狂喜似的到处乐传。

  不过,从最近来自日本的反应来观察,日本可能不会支持这种涂改出入境证件的行为。而在其他国家,私下涂改出入境证件搞“台独”,有时还会留下多年无法取得签证与拒绝入境的情况,甚至还会让其他台湾同胞在入境他国时,被各国海关人员盯上刁难。 所以,“台独”分子一时兴奋,其实已经严重损失台湾地区人民在国外海关的信誉。

  其实各国修理过分嚣张的“台独”不乏案例。2003年,陈水扁为了搞“正名”运动,在地“台独”侨社不惜的要求来自台湾的华侨,申请加拿大护照时,填写“台湾Taiwan”为其“国籍”。 结果,加拿大政府则相应地出台了行政命令,要求所有来自台湾的华侨,只能填写“出生地”,不能填写“台湾”、“台湾国”与“台湾共和国”,不然就会被加拿大护照办理单位退件。这个政策也一直延续到现在。所以,这些自以为聪明贴一张“台湾国”贴纸的年轻人,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已经被台湾野心政客利用,而他们的未来反受其害。

  别看台湾媒体亢奋地描述台湾与有些国家如何增进关系,事实上他们连与台湾当局“建交”都不敢“正大光明”, 更遑论会尊重擅自涂改的出入境证件了。因此,想利用涂改出入境证件就获得各国承认根本是天方夜谭。然而,这种“台独”涂改出入境证件的行为是如何形成呢?

一方面,“割据政权”利益与生存就是产生“台湾独立”的根源,更是这些做出幼稚涂改出入境证件的人的“底气”。“割据政权”的利益包括了台湾最主要的两大意识形态的版本。他们两者最大的不同,就是是否以“中华民国”还是以“台湾”为名作为割据政权的区分,保护割据政权的生存,却是两者共同的目标。这种“割据”心理,也常常很容易被因其没有明确支持“台湾独立”而被混淆为“不独派”。然而他们心里没有“民族原则”,可以与”台独”与民进党做出任何妥协。甚至企图筑起一道“中华民国或台湾”和大陆之间的意识形态保护墙。

这些人在台湾岛内对年轻人的影响很大,平时除了用所谓“民主自由”高谈阔论吸引学生外,更重要的他们有时还会与”台独”一唱一和,宣扬“我们是中华民国人,台湾人,但不是中国人”的割据言论,让台湾青年人对自己是否是中国人出现认同障碍。笔者观察这些贴“台湾国”贴纸的人,也有很多就是本身支持“割据”思想的支持者。换句话说,割据派与”台独”在这种事情上的态度,其实方向是一致的。

  另一方面,台湾法律的纵容,也是导致有些台湾同胞对于法律有了错误的认知。他们动不动把西方法律体制中“先法、而理、后情”的基本原则,故意颠倒说成“先情、而理、后法”来凸显自己冲撞法律,违反法律是值得肯定的行为。即使是酒驾,有些嫌犯都会把自己的行为与政治挂钩,让执法受阻。甚至到了审判,政治团体与政党所谓的“舆论”压力以及法官本身的意识形态都会起促使法庭作出轻判与无罪判决。 因此,在”台独”青年已经认定,支持“台湾独立”就可以不必服从台湾法律。

当然,未来大陆还要逐步增强台胞证在海外的地位,所附着的功能超过现行台湾当局发行的出入境证件。 这样,就算有”台独”分子想利用贴纸涂改出入境证件也没有用,因为台胞普遍都会拿台胞证,而没有人持有台湾当局的证件。这才是长治久安的处理方式。只有让台湾当局的证件功能越来越小,大陆发行的台胞证件功能越来越大,才会根本解决利用出入境证件搞”台独”的问题。

相信未来大陆外交越来越强大,这类涂抹证件的小伎俩也不是个问题,国际社会的态度是明确的,而民心也会因大陆可以给予真正的侨民保护,而迫使台湾当局发行的出入境证件逐步淡出舞台。(作者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