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勤:如今学校的尊严何在?

2017-05-02 10:03:00 环球网 刘志勤 分享
参与

  中国的发展已经到了应该突出关注教育改革的时候了。

  中国的经济改革已经迈进一个新的阶段,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成为未来中国发展的关键。而教育界,或者说教育产业的改革应该是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不可忽略的阵地。最近几年人们关注的重点似乎缺少对教育领域的政策导向,使得教育成为继医保改革之后的另一个“老大难”。其实这些年人们对教育的现状议论很多,而且人们还发现,有些教育机构摆出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你说你的,我做我的。广大群众对此还真是束手无策,奈何不得。

  人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今的学校尊严何在? 不少人会说:学校的尊严在于它的升学率。升学率高的,学校的尊严自然就高,社会地位名誉也是水涨船高,名利双收。 然而,事实似乎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学校的升学率高低与否,可不一定证明该校的教学水平高低,其中另有缘故。

  最近有机会到一些校外辅导班去考察一番,对所看到的情景大吃一惊:中国的校外补习班热火朝天,如火如荼。这究竟是中国教育的幸事,还是悲哀?中国的中小学生普遍参加了两类学校的学习,我把这种现象称之为“阴阳学校”,也就是说孩子白天到自己正常学习的学校上课,晚上和周末节假日又要去参加校外补习班。这个校外补习学校已经是全国范围的连锁,颇有些名气。这个学校从早到晚,前來参加各种补习班的孩子络绎不绝,㘯面十分壮观热闹。这里有学龄前儿童补习班,也有专为在校学生开设的各科补习班。到晚上十点这个学校的教室里依然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这絕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课外补习班几乎要取代正规的学校教育,大有越俎代疱的趋势!

  询问家长为何如此辛苦的一定要让孩子参加这些补习班,回答几乎都是一样的:学校里老师最多只是教授基本的知识,而练习和复习几乎全部交给了家长。所以有的家长调侃地说:白天老师在学校教孩子,晚上老师用微信教家长。家长必须根据老师发的微信指示督促检查孩子的作业和复习。结果是孩子累得不行,家长也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不正常教学方式,摧生了校外补习班的兴旺发达,日益繁荣。于是乎在中国的教育市场出现了最具中国特色的教学奇葩:校外补习班办的比正规学校还风生水起,充满活力,求学者争先恐后,不惜掷千金,以求得一个入学机会。这些补习班赚得盆满盃满,而那些正规学校则显得冷清和孤寂。

  当然,这还不是最令人匪意所思之事,最让人无法相信和接受的是,不少参加校外补习班的孩子竟然又在晚上的补习班中见到白天在学校为自己上课的老师。原来有不少老师身兼数职,在外参加各种形式的补习班的教学活动,其收入远远的高于白天工作的报酬。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不能仅凭升学率来判断一个学校教学质量的优劣,因为最终决定这个学校升学率的是它周边的校外补习班的功劳。甚至有的家长认为:一个孩子学习成绩的好坏,三分之一在学校,三分之二在校外辅导。如此的本末倒置,是导致当前中国基础教育的扭曲和变形的根本原因。

  至今仍然有不少学校的老师热衷于“微信教学”:借用互联网的技术要家长把孩子的作业等上传,供老师方便检查监管。现在的家长多数不能做到按时下班,等到回家时多在晚上九十点钟之后。家长的负担之大谁人可知?有的小学二年级学生被要求背诵近百首古诗词,谁能理解孩子的心理状态?教育者们计算过时间的合理分配吗?我们的教师或家长常常把七八岁的孩子当成机器人一样的指挥着:以为按下一个功能鍵,孩子就会按照指令去行动思维。我们这一代孩子除了超标的作业压力之外,现在还享受着互联网微信教育的压力,何其苦哉!还有甚者,不少学校与老师依然习惯给孩子的考试成绩等排名,并发给家长和孩子,严重的伤害孩子的心理和生理的健康。这样的现象不彻底改变,学校的角色和作用将会发生重大变化:以后孩子的学习就去补习班,而学校的唯一职责就是负责考试。因为学校是教育部授权拥有考试权的地方。

  当学校的尊严沦落到输给了补习班的地步,也正是我们思考如何推动教育进行"真正的变革”的时候了。我们真的不能再放任忽视课堂教学,而把孩子推到校外补习班“留学”的现象继续泛㳕下去,否则被耽误甚至是被毁掉的将是好几代的孩子。学校的尊严要靠自身的教学质量去争取,而不是依赖那些外在的补习班的额外充电。一句话,如果一个学校的学生没有一个参加校外“留学”,还能取得极高的升学率。那么这样的学校才配享受社会各界的尊重和尊严!

  我们要特别注意那些挤入教育领域的各类野蛮资本或搅局者。中国的教育命运不能掌握在资本手里,教育的真正主人还应该是教师和学生!

  医患矛盾是推动医疗体制改革的催化剂,我们的教育改革千万不要等到教与学的矛盾激化时才重视寻找药方。那时付出的代价将十分沉重。最近网上流传着“家长骂老师,火了”,以及一个学生模妨老师骂学生的视频,突出反映出当前教与学的矛盾已经扩大到与家长和社会的层面,其对当前改革的负能量冲击不可小视。如果学校的尊严没有了,那么教育的尊严何在?学校与教育,有如唇与齿的关系,难道一定要等到唇亡齿寒之时再想办法去抢救,可能为时已晚。

  有的人认为中国的教育体制的改革最当前最难攻克的一个工程。这实际是夸大了其中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当教育回归以课堂为主,以辅导为副的状态时,中国的教育改革才算回到了正常成长的状态。中国的教育改革必须跟得上整体改革的步伐,绝不能拉经济发展的后腿,因为中国的复兴梦最终还是要取决于中国教育的真正复兴。

  中国的教育供给侧必须保证向国家的未来供给足够多的和足够好的接班人,可以承担足够重的责任。(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