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人民日报有不少“两栖记者”

2017-06-02 16:39: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前些日子,住在同楼的刘振祥说有本书要送我。我心想,老刘真够勤奋的,过去几年我收到过他的两本摄影集,这么快又出新的了。老刘大半辈子搞摄影,佳作甚多,将它们结集面世很有意义。

  收到的却是一本图文并茂、以文字为主的回忆录《岁月记忆》。书中有他从太行山农村走到北京的人生经历,有对友人的深情缅怀,而最抢眼最珍贵的是披露许多鲜为人知的政治秘闻,譬如,陈伯达策划拟定的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是如何出笼的。老刘长时间在报社领导办公室文书组上班,先后在人民日报领导范长江、邓拓、安岗、吴冷西身边从事秘书工作。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加上有个好记性,使他有机会将报社乃至更高层在历史节点中的人和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今把它们形诸文字,成为弥足珍贵的历史档案。

  精于摄影(画画)又会写文章的,被称“双枪将”或“两栖记者”。依这个标准,人民日报不少人有这种本事,我们(36号)楼里,算上老刘就有4位“两栖记者”。他们是:

  方成,全国著名漫画家,作品数以万千计,其《武大郎开店》等堪称漫画经典。令人惊讶的是,他的文字著作竟多达五六十本,看到诸多别开生面的书名,不难想象其视野之宽、涉及范围之广:《笑的艺术》、《高价营养》、《热嘲集》、《画外余音》、《一个幽默老头谈幽默》……

  徐建中,“两栖记者”的典范,有好些年,他每年在人民日报的见报文章加照片都在两百篇(幅)左右,其中文字稿约占四分之一,以致很多读者弄不清他是摄影记者还是文字记者。在他身上,显出了“两栖记者”的优势:在文章中,闪动着活跃有声的画面;在照片里,又显现出文字记者抓新闻的敏感。他的《两栖生涯》一书是他职业状态的写照,《窗外景色》则是其走上成功之路的经验之谈,而《两栖生涯三个梦》则是二者的浓缩和升华。

  王东,从事新闻摄影几十年,获奖作品无数,他拍摄的《小平您好》荣获1984年全国最佳新闻照片奖,足以让其扬名立万。老王还谙于写作之道,《我的脚印》一书,曾列入人民日报出版社的系列书,文章大都短小精粹,很有看头。他目前正在赶写回忆录,争取早日完稿。

  值得一提的是,这几位的文字作品大都是“老有所为”的成果。方老的书至少五分之四是离休后劳作的收获;老刘和老王的文章基本是离退休后写成的;老徐退休后,一直是社内报刋和“金台唱晚”很活跃的作者,在人民网博客频道上发表博文300多篇。

  上述几位“双枪将”有不少共同点,以下两点尤为鲜明突出。

  一是积极面对人生,热爱从事的职业,珍惜自己的业绩。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大大小小的挫折磨难,没有消减他们乐观进取的劲头,不嗟叹也不忌讳“夕阳西下”的现实,抓紧时间,形诸笔墨,是其精神状态的写照。他们愿意让岁月留痕,为历史滄海添加一粟,给后人留一点记忆。他们对往昔的人和事记得那么真真切切,对几十年前的资料保存得那么完好,不能不让人惊叹。总体而言,他们的文章虽算不上是妙笔生花,但饱含真情实感、人生领悟,能让人掩卷沉思。

  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有段名言——“人的一生应该这年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他们这辈人,既是这些箴言的受惠者,也是践行者。

  二是高寿又健康。按齿序排:方成,1918年生,99岁。刘振祥,1930年生,87岁。徐建中,1932年生,85个岁。王东,1934年生,83岁。

  这几位都已是耄耋之年,但身体状况令人羡慕。方老虽外出要坐轮椅,但尚能下地活动,作为百岁老人,实属难得。老刘和王东,喜欢在院里街上溜溜达达,就他俩的年纪而言,不显老态。老徐则有年轻人的活力,喜欢游泳、旅游,担任报社老年门球队队长达10年之久。今年4月,报社门球队赢获北京市朝阳区第二十四届会员杯邀请赛暨第九屆北京市体育大会门球赛朝阳区选拔赛冠军。

  科学研究已经证明,多动脑有助于健康长寿。老方曾为自己画过一幅漫画,并配以打油诗:生活一向很平常,骑车画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不少人问过他长寿祕诀,他也只有一个字:忙。多动脑延年益寿有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例证:北大哲学系在世和作古的教授中,90岁以上的有20多人。我们楼的这几位正在提供新的证据,为人类长寿研究作贡献。(劳木)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