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勤:"爱国主义”应该是决策的第一考虑

2017-06-28 08:19:00 环球网 刘志勤 分享
参与

  中国乒乓球队员在近期成都公开赛前夕突然退赛,引起国内外公众关注。国家体育总局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认为这些退赛的球员与教练的作法是缺乏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表现,产生严重的社会负面影响,表示将作出严肃处理。国际乒联也发表声明表示震惊。一球激起千层浪,国内外公众议论纷纷,支持的和批评的难分伯仲,人们的观点和情绪被一个小球击中了“痛点”,短期内似乎难以平息。

  这个“痛点”就是人们时刻关注的“爱国主义”之辨。毫无疑问,对于参加国际比赛的运动员和教练员的肩上担负着光荣和沉重的压力。这个压力除了他们面临的胜负成败之外,还被寄予国家和民众的强烈期望。不以成败论英雄,不以胜负评爱国,是弘扬体育精神的基本原则。我们肯定不能以是否夺冠判定一个运动员是否爱国的标准,因为那样会令绝大多数失利者背上沉重的包袱,这显然违背了体育竞赛的根本宗旨。但是,如何运用“爱国主义”教育国民,教育运动员和年轻一代,却是个十分简单而又复杂的系统工程。

  说它十分简单,是因为只要做到在“爱国主义”面前人人平等,那么许多复杂的问题会变得简单。而如果是相反,“爱国主义”面前有尊卑,高低之分,那么简单的问题就会变得复杂,甚至会成为难解之结,把小事变成大事,把普通的赛事上升为政治事件,结果往往事与愿违,双方没有赢家。

  毫无疑问,乒乓球运动员临阵挂枪,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是失礼行为,也是懦弱的表现。因为这个赛并非只是内部交流观摩式教学比赛,而是在国际赛事日程上安排在先,各方尊重的程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轻易罢赛是不可取的行为,如果当事运动员本人受邀做客,却被“放了鸽子”,内心一定会很不舒服,因为自己的尊严受到伤害才是最关键的“痛点”,缺乏相互尊重,缺少互相沟通,以致采取“突然袭击”的极端手法的确是要认真反省的。这个错误证明年轻人的简单和幼稚,盲目和冲动,不能单纯地用“有情有义”来原谅。当运动员遇到不平不顺的时候千万不要采取“过当”的举动,以免造成后悔莫及的后果。现在对这个“轻举妄动”的后果感受最深的莫过于当事者本人,如果真爱护这些年轻运动员,我们就不应该过多的发表一些不负责任的评论,尤其是那些鼓励,鼓劲的言论,因为最终承受后果的不是我们这些“局外人”,而是这些年轻人。再过若干年,他们一定会给自己,给亲朋好友,甚至给自己的孩子讲述当年的“稚嫩”行为一个成熟的认识。

  但是,我们在教育运动员或公民的“爱国主义”的同时,必须记住一个原则:领导机构的任何政策和抉择,也同样存在着是否体现出“爱国主义”的原则,是否有利于国家,是否有利于民族,是否符合大多数民众的愿望,因为“爱国”和“悦民”是完整统一的,是实实在在的,有情有义的实体。

  有必要把“爱国主义”置于政策制定的首要地位,有利于避免政策动机与效果的脱节,有利于政策的推行落实,否则也会遭到不必要的误解,增加执行的难度。这应该算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吧?

  如果有关部门工作更细緻一些,和社会沟通更顺畅一些,或许不会发生这类不该发生的事情。这虽然可能已经是“马后炮”了,但是对于未来还是有警示作用的。(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