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串联起水的记忆,是改革的甜蜜滋味

2017-11-22 08:23:00 环球网 杨飞 分享
参与

  刚下班回家,物业通知该交水费了。仔细看了看屋里,发现水龙头真不少。转念一想,水是生命之源,不管吃饭喝水洗澡洗衣服都离不开水。尤其是炎热的夏天,简直一刻也不能少了水。再回望三十多年来的点点滴滴,与水有关的记忆的确不少。其实,这些水的记忆串联起来,就是改革发展带来的甜蜜滋味。

  老家在北方农村,到现在为止印象最深的,就是村中央的一口百年老井。听母亲说,这口井有好几百年的历史,养活了上上下下好几个村子里的人们。一根“水担”,上面挂两个塑料桶,就是乡亲们运水的工具。水井上面架了个轱辘,一根很粗的绳子(后来换成钢丝)深入井底,这是取水的工具。

  太小的时候,小孩子是禁止往井边去的,因为太危险。就远远地看着父亲摇着轱辘,不一会一桶水就从地下冒了出来。那个时候,扣桶的扣子要是不严实,水桶就会沉进井底。家里的桶就沉过好几次,母亲还心疼了很久。但也不用担心,有乡亲们会将系着很多钩子的绳子沉进井底,能勾出很多桶。

  去爷爷奶奶家,发现他们的吃水更是艰难。爷爷奶奶住在山上,那个时候打井的话代价太高。乡亲们没办法,就吃山底下的一潭水。吃饭喝水都是这一潭水,甚至牲畜饮水也靠它。也的确很神奇,浅浅的一潭水几十年来都一直流着。以至于我经常会天真地想,是不是潭底下住着龙王,天天都会喷水。

  不管是我们家里,还是爷爷奶奶家里,下雨天吃水都是个麻烦事。那时候走的路都是泥土铺的,一走一个深脚印,全是泥水。但家里离了水又不行,没办法父亲便会戴上个草帽,换上筒子鞋,挑着两个桶就走向井边。往常半小时能担回来的水,下雨天最少得一个多小时,母亲和我们经常都很担心。

  后来生活逐渐变好,乡亲们开始自己打井了。和父亲、弟弟在院子里忙活了好久,我们家的一口井也冒水了。尽管水稍有浑浊,但再也不用那么远挑水了,不用和弟弟一个多小时、路上歇几次抬一桶水回来了。可惜的是,后来院子里盖房子,这口井不得不封了。当时依依不舍,一家人还难过了很久。

  没过多久,乡里面拨钱,要给村里通自来水了。当时乡亲们真高兴啊,家家户户出动,带着铁钎、镢头等工具来埋管子。经过几天的奋战,自来水开始流到家门口了。看着哗哗的水流,乡亲们都咧开嘴笑了。也不仅仅是我们村,就连爷爷奶奶住的地方,扶贫帮扶单位也给挖通了自来水了。

  现在不管是农村还是城市,自来水都已经基本普及了。当然,一路走来,在吃水问题上我们既有甜蜜温馨,也有汗水泪水。这种变化,意味着岁月的流逝,也意味着童年的不再;凸显着发展的日新月异,也映射出改革释放的多重红利。无论何时,关于水的这些记忆,都将烙印在我们的脑海中。(杨飞)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