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妈妈的手】李苡扬:牵住妈妈的手,一辈子不分开

2018-02-22 04:35:00 环球网 李苡扬 分享
参与

  农历丁酉年的腊八节,感觉零下20多度的延安像是突然起了风。出了医院大门,紧紧拉着妈妈的手,我的心里多了几分坦然。

  妈妈属兔,六旬有七,在陕晋交界的黄河边长大,嫁到了两山相望见面远的塬上。在面馆里,妈妈给我讲述着她的乘车经历:她以前最远只到过本市市区,独自一人搭公交车只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却不知何时下车。司机提醒她到站,她赶忙解释说“钱还没给你呢”,司机摆手“再不下车你就下不去喽”。

  我们的两碗鸡蛋柿子汤面刚刚端上来。我赶忙拿了筷子埋头吃面,生怕眼泪涌出来吧嗒掉到碗里。很难想想,她几乎半生从未离开过黄土,究竟是花了怎样的功夫才找到我的。

  医院的检查报告正好放在桌上,我停下筷子,认真地又看了一遍。上午带妈妈检查的情景历历在目,医生用几乎肯定的语气跟我说,“不排除冠心病的可能,建议进行冠脉造影。”

  冠脉造影,是现阶段诊断冠心病的“金标准”,可以明确冠脉解剖、冠脉血流和心肌灌注以及冠脉病变。而冠脉造影的前提是使用造影剂,虽说有皮试在先,但小剂量的皮试也会有微小误差的时候,皮试正常但静脉注射后因为试剂过敏出现休克甚至死亡意外的个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我一时间有些担心。打给爸爸,可平日里就需要助听器辅助听力的他只在电话里重复“有什么事,我听不到啊”,我几乎用喊的分贝也叫不答应他。再打给哥哥,“好好问问,咱都听医生的!”

  现在说起来,妈妈出现腿软症状已有五个多月,乡镇体检查出来心动过缓每分钟仅仅有40来次。但她故意瞒着我们,生怕看病多了会消耗我们的积蓄。

  想到这些,我变得有些哽咽。拉起妈妈的手,走出了面馆。想一想,我已经快一年没有牵过妈妈的手了。我感受着她那双像是被老树皮包裹着的手,又松又干,脉络突出。

  腊月的风很紧,但正午的太阳照出了一片和煦。紧紧地拉着这双干巴巴的手继续往前走,我的内心也仿佛照出了笃定和光明:我会用最真挚的爱,为妈妈投入更多的照顾,投入更多的耐心,就像小时候她抚养我们长大一样。妈妈,别担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会牵着你的手,一辈子不分开。(作者是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