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妈妈的手】杨琼:再牵妈妈手,感受无尽的爱和温柔

2018-02-21 10:26:00 环球网 杨琼 分享
参与

  30年前我从未真正理解“妈妈”这个角色,30年后的今天我为人母了,小小的她攥着我大大的手,攥的那么紧一下也不愿意放开。即使在梦里,也紧握不放手。突然我就在想曾经小小的我,一定也是这样拉着妈妈的手。那手里,一定也是藏着无尽的爱和温柔。

  记得小时候出去串门必须得牵着妈妈的手,紧紧的牵住不松手,妈妈在前头我跟在后,走出家门,走过一段一段坑洼路。后来只是因为家境不富裕,孩子又多,生活和读书开销太大,作为农民的爸爸妈妈不得不松开拉着我们的手,去努力的挣钱养家。记忆中,好像我还懵懂不知事的年纪妈妈就忙得不得了。

  爸爸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有胆量也没有资本跟着亲戚做生意,就只能跟别人在工地上干个小工,连续三年年底结工资的时候工头都出事死了,家里难的妈妈止不住的流泪。后来妈妈在县城高中校门口租了间房子卖饭,真正的辛苦正式开始了。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和面蒸馒头,洗菜切菜炒菜基本上都是妈妈一个人做。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妈妈的手就越来越粗糙吧。

  再后来各种原因饭店不干了,生活还要继续,妈妈的手就一刻也没有停歇。给别人剥核桃仁,装香菇袋料,挖沙筛沙装车,工地上和灰提水泥,给苹果套袋子,择苹果花,下苹果。还记得从我小学3年级后就再也没吃过妈妈亲手做的槲包了,再也没穿过妈妈纳的布鞋了,再也没穿过妈妈做的衣服了。

  因为出生在农村,家境贫穷,妈妈从小就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靠自己的努力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所以生活虽然贫困,但我们兄妹几个仍然没有辍学的,大哥也成为全村第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现在在城市里也有了房子成了家,工作也稳定了,二哥也当了一名公办教师。妈妈从来不娇惯我们,她的手也异常严厉。犹记得,我们兄妹几个调皮惹她生气她拿扫帚把狠狠地打我们的情景。

  人生如逆旅,向阳光而行。一年又一年,妈妈老了,我们长大了,妈妈却仍然当我们是孩子。随着大哥到城里的妈妈不需要再做农活,一双手却依然没有停下来,她除了照顾爸爸和哥哥嫂子的生活,还学着做各式各样的菜,闲暇之余还捡破烂卖钱补贴生活费。她总是心疼着我们赚钱不易,连袜子破了都还要补了再补。在孩子身边她的日子忙碌而且充实。

  衰老,就是这么无助而且悲伤的事情……如今妈妈已过花甲之年,本该是享福的时候,可是大哥的小孩出生后还得她帮忙带,二哥还未成家,她的心就还是放不下。给大哥即将出生的孩子做衣服缝被子,给二哥未来结婚用缝被子,手还是一刻没有停歇。

  因为爱得质朴,我们至今未对妈妈说过一句“我爱你。”但母爱就在一个碎碎的电话里,一次次的唠叨里,一桌桌的饭菜中。这种爱在为人父母后,才能体会深刻。尤其现在成为母亲的我,好想再次牵起妈妈的手,感受下多年丢掉的爱和温柔。(作者是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魏少璞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