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看吉林】肖斌:长春在“强起来”的实体经济中走向未来

2018-10-23 19:05 环球网 肖斌

  实体经济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基本面,是社会财富创造的主源泉,更是广大人民群众须臾不可离的幸福线。2015年,习总书记在考察长春时就明确指出,“搞好经济、搞好企业、搞好国有企业,把实体经济抓上去”。这是党中央向全社会发出的明确信号,中国经济想要始终保持稳中向好的良性态势,就必须不遗余力地坚守和筑牢实体经济这块强国基石。时光荏苒,三年悄然而过。沿着总书记走过的路,在中央网信办网评局、吉林省委网信办、长春市委网信办和环球网的精心组织下,我们再次来到春城,感受和见证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新时代下长春的发展变化与巨大成就。历史是最好的老师,事实是最佳的证明,我们不难发现,在诸多令人瞩目的“长春现象”、“长春故事”背后,不断“强起来”的实体经济始终成为支撑起这座城市砥砺前行的不朽灵魂与坚挺脊梁。

  铸就不断“强起来”的实体经济,必须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新发展理念。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金融化程度不断加深,虚拟经济逐渐脱离实体经济的运行基础,“脱实向虚”成为许多国家普遍存在的“世界性难题”。相形之下,我们建设和发展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实体经济的初衷既不是盲目服从资本逻辑,也不是片面追求GDP增长的政绩观,而是始终立足于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立场,着眼于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正是怀揣这种发展实体经济的“不变初心”,长春各级党政部门在经济新常态下不断摆脱“速度情结”、消除“换挡焦虑”、顶住“转型阵痛”,持续优化一产、抓牢二产、提升三产,推动传统产业品牌化、支柱产业高端化、新型产业规模化。经过多年发展,长春形成了汽车、轨道客车及先进装备制造、农产品加工三大支柱产业。在实体经济的助推下,长春经济总量和增速实现了争先进位,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总量由过去的第14位上升到第12位,增速由过去的第13位上升到第4位,成为东北区域经济突围的一个样板。我们应当看到,这种突围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游戏,也不是那种仅通过虚拟经济的短期拔高,增长的动力来源于实体经济的效能激发,固本强基的发展方式使得经济增长中没有虚发的数据水分,而惟有那实实在在让人民群众体会到的获得感、幸福感、成就感。

  铸就不断“强起来”的实体经济,必须要做强做大做优国有企业。作为党和国家最可信赖的依靠力量,国有企业充分发挥党组织在企业中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始终紧握实体经济这个“命根子”,在振兴实体经济这一当前要务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压舱石作用。不同于其他企业,国有企业在追求自身经济效益的同时,还要致力于创造一个良性发展的外部经济环境。国家通过与国有企业之间的所有权关系,可以有效地将宏观经济目标融合到国有企业的市场行为之中,借助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作用,引导经济社会实现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并保证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的顺利实施。即使遇到一时艰难的经济形势,自身依然可以保持强大的企业定力,聚焦主业不放松,专注产品和服务的质量效能,弘扬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国有企业的独特优势在于,党领导下的国有企业拥有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班子,一支勇于攻坚克难的高素质干部队伍,一支充分组织起来的职工队伍,还有一种为国家为人民真诚奉献的精神。事实充分证明,实体经济发展越是困难重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越是举步维艰,国有企业越是会彰显自身顶梁柱和排头兵的独特身份。在长春,三大支柱产业这两年产值之所以可以始终保持10%左右的增长,离不开以一汽、长客、中粮为代表大型骨干国有企业的支持和带动。在创新驱动方面,中车长客构建起以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为核心的“三位一体”的技术创新平台;自主研制出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中国标准动车组“复兴号”,构建起一套体系完整、结构合理、先进科学的高速动车组技术标准体系,极大增强了我国高铁的国际话语权和核心竞争力,由中车长客精心打造的“国家名片”日益成为“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抢手货”。据统计,该公司产品已出口到美国、澳大利亚、巴西、泰国、新加坡、阿根廷、埃塞俄比亚、中国香港等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数量累计超过8900辆,创汇超120亿美元。我们应当看到,一段时期以来,社会上流传着各种针对国有企业的指责与抹黑,“国企低效论”、“国企垄断论”、“国企僵尸论”等错误思潮暗流涌动。事实胜于雄辩,新时代长春恰恰是用铁一般的事实澄清和回击了那些歪曲与偏见,生动诠释了“家有诤子,不废其家;国有长子,不亡其国”的新时代内涵。

  铸就不断“强起来”的实体经济,必须要唱好“国民同进”的新时代“二人转”。我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又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要把经济社会发展搞上去,把实体经济抓上去,就需要各方面齐心协力、同频共振。公有制经济是长期以来在国家发展历程中形成的,为国家建设、国防安全、人民生活改善作出了突出贡献;我国非公有制经济从小到大、由弱变强,是在我们党和国家方针政策指引下实现的,在稳定增长、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两者之间应该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而不是相互排斥、相互抵消。在长春“强起来”的实体经济故事中,国有企业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民营企业从未时代离场。两者之间不是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而是共画同心圆、同求公约数。一方面,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国有企业投入大量人财物力,承担短期不能盈利的风险,发挥自身产业协作的功能,为民营经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产业基础;在基础研发和高新技术领域,国有企业不断攻克关键技术,培养和储备一批科学技术人才,并通过多种方式将这些先进技术和人才向民营企业外溢。在兴隆保税区的一家知名机器人搬运企业,我们看到其与一汽集团、中车长客等国企在产业链上的分工布局,一个个掌握自主核心技术、品牌和全球生产销售网络的企业群在不断形成和构筑;在永利激光、长光卫星,我们看到不少来自吉林大学、长春光机所等高端技术人才以自主创业和科技入股等方式实现科研院所、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之间的对接与合作。另一方面,伴随民营经济的不断发展壮大,其自身也充当着国家经济起稳走好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在长春,截止2017年,新认定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和科技型“小巨人”企业分别是上年的2.7倍和3.9倍,总量达到1100户,这里面有不少都是民营性质的企业公司。当然,我们应该看到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之间也存在一定范围、不同程度的竞争与较量,这本来也是市场经济客观规律必然具有的题中之义。但是,我们不能就囿于非此即彼的形而上学式思维之中,甚至陷入所谓“国进民退”、“国退民进”的理论陷阱。我国的市场经济探索已经走过四十年的历程,无论是国有企业领导,还是民营企业老板,都应该明白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企业的兴衰成败不能简单归咎于所有制,所有制崇拜也好,所有制歧视也罢,关键还是在于自身经营管理水平的高低。身处逆经济全球化盛行的时代背景,面对西方国家重新工业化的严峻挑战,振兴我国实体经济,国企与民企之间更需要多一分“手足之情”、少一分“兄弟阋墙”。

  我国是一个大国,必须发展和壮大实体经济,我们靠实体经济起家,也要靠实体经济走向未来。总书记的谆谆教导,言犹在耳。几十年前,共和国就是从东北起步的,没有当时根植于东北的实体经济建设,便没有我国在较短时间内所建立起的独立且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几十年后,新时代中国依然要从这里再出发,如果没有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重新振兴,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伟大愿景同样也会沦为泡影。在“强起来”的实体经济振兴征途上,新时代下的长春已经出发,并且一直在路上。(作者是厦门大学校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责编:翟亚菲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