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雷:智能化战争并不遥远

  要点提示

   ●积极应对未来智能化战争,首先要克服对智能化战争必然性、紧迫性、重要性缺乏足够重视等模糊认识。

   ●在智能化战争尚未到来之际,理论研究先行一步,以抢占未来战争理论创新制高点,并指导军事智能化建设和训练作战实践,是应对智能化战争的客观要求和当务之急。

   ●加强军事智能化建设,根本目的在于把智能化建设成果运用到未来战争实践,转化为实际战斗力,取得最大作战效益。

   近年来,世界主要国家高度重视军事智能化建设和应用,各种无人作战平台和智能化武器装备系统大量出现,不断列装部队,投入现代战场,促使智能化战争加速演变为继冷兵器战争、热兵器战争、机械化战争、信息化战争之后的第五代战争。面对快步走来的智能化战争,需要增强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和勇于担当的责任感,紧紧把握发展机遇,积极应对严峻挑战,大力发展军用智能技术,努力提高我军智能化建设水平和作战能力,力争在军事高科技竞争中夺取战略主动,确保在未来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观念决定行动

   积极应对未来智能化战争,首先要转变思想观念,克服智能化战争离我们还很遥远,对其必然性、紧迫性、重要性缺乏足够重视等模糊认识,以敏锐前瞻的眼光充分认清智能化战争虽然是未来的现实,但这个未来并不遥远,现实已显露端倪并迅速发展,正深刻改变着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和前不久伊朗击落美军“全球鹰”无人侦察机等就是有力的例证。我们应争当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的建设者、积极应对智能化战争的促进派,投身于发展军事智能化和研究智能化战争的实践中,为提高我军智能化无人作战能力做出应有贡献。

   与此同时,应正确认识战争的本质,以正确的态度看待和应对未来战争的深刻变化。智能化战争是信息化战争崭新的高级阶段,基础是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无人化自主作战。人工智能和军用机器人等先进技术,使武器装备具有自主战场感知、自主作战决策、自主规划计划、自主采取行动、自主协同配合、自主评估效果等“自主能力”,成为脱离人直接操控或者遥控,又能与人密切协同行动,实现人的目的的“战争主体”,是对以往战争形态和作战观念的一种颠覆性变革。所谓的“无人”,主要是指战场一线无人,作战平台无人,凡是能够用机器代替人的战位和行动,都由机器充任和完成。人则“隐身”幕后,主要担任指挥员和参谋人员。因此,无论战争形态如何演变,人始终是智能化武器装备的发明者、制造者和运用者,是战争指导和作战力量不可替代的能动主体。

  理论指导实践

   科学的军事理论就是战斗力,一支强大的军队必须有科学理论作指导。在智能化战争尚未到来之际,理论研究先行一步,以抢占未来战争理论创新制高点,并指导军事智能化建设和训练作战实践,是应对智能化战争的客观要求和当务之急。2018年7月,美国国防部启动“人工智能探索计划”,要求在1年半内完成人工智能新概念的可行性研究。美、俄、以色列等国军队,注重智能化战争和无人化作战的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不断推出“蜂群作战”、“族群作战”、人机协同、基于无人作战的分布式杀伤作战理论等。

   智能化战争理论,既是创新的军事理论,又是对以往战争理论的继承发展,反映着未来战争的客观规律和制胜机理。我们应当以习近平强军思想为指导,贯彻新时代军事战略方针,深入开展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局部战争,特别是智能化战争理论研究。应系统研究智能化战争和无人化作战的概念内涵、本质特征、战争指导、作战样式、攻防行动、指挥控制、作战方法、协同保障和效果评估等特点规律,建立科学的理论体系,并将最新的相对成熟的理论和实践成果,吸收到新一代训练大纲和作战法规中,为平时训练和未来作战提供有针对性的指导依据。

  装备奠定基础

   智能化武器装备是智能化战争的物质基础和必备手段。近年来,世界主要国家高度重视研发智能化无人武器装备,无人飞行器、无人战车、无人舰艇、无人潜航器、无人微平台等不断问世。美军现有无人机7000多架,到2030年60%的地面作战平台将实现无人智能化。俄军现拥有2000多架无人机,到2025年智能化无人作战装备将占武器装备的30%以上。智能化无人作战装备不再像传统的武器装备那样是纯粹的“战争工具”,而成为具有不同程度自主能力的“战争主体”。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将以“人脑+智能系统”的方式协作运行,智能系统将辅助甚至部分替代人在指挥控制中的作用。掌握算法优势的一方将享有未战先胜之利,制认知权将成为敌对双方争夺的焦点。这些智能化无人装备系统,实现了与人在物理实体上的分离,使拥有大量智能化无人装备系统的军队,可以远离随时都有伤亡危险的一线战场,不仅可以大大降低己方人员伤亡,同时能够达到精准杀伤敌人、减少附带伤亡的目的,彻底改变以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粗放式作战方式,从而使几千年来战争指导者和作战指挥员共同追求的目标成为现实。

   面对武器装备发展新趋势,应着眼智能化战争体系作战和智能化武器装备体系建设的双重需要,搞好顶层设计和整体统筹,编制智能化武器装备体系发展路线图、施工图和时间表,按计划、有重点、分步骤地研制高中低端、大中小型、远中近程,覆盖陆、海、空、天和网络等空间领域,作战与保障相配套的智能化无人作战装备体系,增强各军兵种和作战、保障等各种智能化武器装备的体系融合度。与此同时,应着眼无人和反无人、智能与反智能作战需要,注重研发反敌智能化无人作战的武器装备系统,确保能够有效地与敌进行智能化无人攻防对抗。

  编成影响战力

   战争史证明,新的武器装备大量出现,必将催生新质作战力量,改变部队编成编组,促进战斗力的生成和发挥。组建智能化部队,既是未雨绸缪,更是现实需求,宜早不宜迟。目前,美、俄等国军队都在着手组建军用机器人“军团”。美军早在2003年就组建了无人机中队。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美军无人作战部队的机器人,代替作战人员承担了大量侦察、情报、监视、通信和空中打击等任务。俄军从2015年开始,在各军区和舰队组建战斗机器人连,并及时投入叙利亚战场,取得了不俗战果。

   智能化的无人作战体系,是智能化战争的显著特点之一。只有大量的无人作战平台组成多种不同功能的无人系统,按照一定的指挥关系、协同动作、技术原理和运行机制有机融合到一起,才能够从侦察情报、决策计划、指挥控制、作战行动、各种保障和效果评估等整个作战链条构成无人化作战体系,从而形成强大的智能化作战力量。未来智能化战争要求,在战略、战役、战术不同层次和不同军兵种,组建不同类型、不同用途的智能化作战部队,并使各智能化部队之间、智能化部队与其他作战力量之间,构建起科学合理的体制编制,形成整体性、体系化的新型联合作战能力。

  目的在于运用

   加强军事智能化建设,根本目的在于把智能化建设成果运用到未来战争实践,转化为实际战斗力,取得最大作战效益。近年来,美军建立若干无人机培训基地,既对无人机作战性能进行试验检验,又培养无人机指挥、操控和勤务保障人员。美、俄等军事强国还注重把现代战场作为智能化作战的“实验场”,把最新的无人作战平台和系统用于实战,构建“机器+人+网络”的智能化作战体系,实践人机混合对抗和“机器与人”“机器与机器”的对抗形式,探索蜂群攻击战、族群自主战、人机协同战、认知控制战、分布杀伤战、算法主导战等新的作战样式。

   适应智能化发展形势,应采取边建边用、以用促建的方法,有计划地把军事智能化建设成果运用到平时训练演习和模拟实验等战争“预实践”中,以未来智能化战争和无人化作战需求为牵引,构设近似实战的实验条件和战场环境,采取计算机仿真、模拟论证、兵棋对抗等方法,在不同实验条件和战场环境中检验评估智能化建设成果。将智能化战争和无人化作战纳入训练大纲,作为训练演习的必训和必考内容,设置相应的科目、课题和训练问题,常态化展开进行。将相对成熟的智能化建设成果运用到边海防巡逻控守、陆海维权斗争、反恐护航等现实军事斗争和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中,检验其战术技术性能和战场适应性,不断完善提高军事智能化建设水平和应对智能化战争的实战能力。

   (作者系军事科学院特聘首席专家、研究员)

责编:王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