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丁刚:大选辩论暴露美国民主缺陷

2012-10-25 07:08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看了美国总统候选人三场电视辩论的观众,大概都会有这样的感觉:热闹过后,问题还是那几个。怎么解决?大家还是不知道。或许,美国政治就是这样,竞选总统的辩论不过就是政治版的“好声音”而已,标准就是看谁的“声音”最好。

  不少西方学者都喜欢用“危机”这个词来形容目前美国面临的挑战。但从这三场辩论看,娱乐的气氛不少,紧张的感觉不多。美国人常有的忧患意识哪里去了?

  对自己的民主体制,美国的精英们总是夸奖有加。但民主体制的一个重要功能是不遮掩问题,并且能够通过充分讨论,包括像总统竞选辩论这样的机会,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但现在我们从三场辩论中看到的,要么是自夸,要么是讥讽,要么就是生拉硬扯一个“替罪羊”,来转移视线,取悦选民。如果民主就是为了给政治家提供更多表演机会,而不是真正有利于问题的解决,那这样的民主恐怕就真需要改一改了。

  奥巴马和罗姆尼在三场辩论中都认为,提升经济是美国重整旗鼓的关键所在。这一点可能不需要太多的政治或经济知识,也能明白。问题的关键在于,没有美国精神的重新焕发,没有华盛顿政治体制的改革以确保其实施政策的能力,能达到重塑美国的目的吗?

  两位候选人通过辩论未能将这一事关美国前途的重要信息传递给民众,传递给世界。他们可能有自己的难处,在辩论中只有挑选民最爱听的话说。最令人担心的也就在此处,选票的制约很可能会使华盛顿失去自我修复机制能力。至少,现在的情形在加重人们对此的怀疑。

  美国之所以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国家,靠的是不回避问题,勇于创新,以及不断吸引全世界的优秀人才。这是“美国梦”的引力所在。现在,这个梦正在慢慢地“消退”。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的文章有这样的比喻:检查一下(美国)这部机器最强大的三个活塞———资本市场、创新机制、知识经济———你会发现它们已经失常10年之久了。

  当金融危机制造的泡沫破裂,人们看到的是,贫富分化在不断拉大,创新活力在减弱,制造业在外迁,民意开始变得更保守,人们走上街头,极端主义党派不断发展壮大……

  美国不是一个政治例外。当广大中产阶层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他们就会对华盛顿形成更多的制约,尤其是在大选年,这种制约进而会转换成政治家对选票的过度看重。选票可以决定谁来当总统,但它也同样会将总统牢牢地拴住而无所作为,或想作为而难作为。华盛顿出现的“财政悬崖”和“政治瘫痪”,就是典型的例子。正如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伯特·塞缪尔森所说,美国的经济增长停滞正在限制政治体制满足所有期望的能力。

  世界上任何一种政治体制,能否具有蓬勃向上的活力,关键在于能否与时俱进,不断改革。那种以为自己的体制“最民主”,就会像永动机一样不停转动的感觉,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对美国这样一个对世界政治、经济影响举足轻重的国家来说。▲(作者是人民日报高级记者)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