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前外交官:历史如昨,中国雄狮别再被日本鬣狗咬伤

2012-10-31 09:39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作者:刘治琳 前外交官

  笔者作为外交信使多次出差日本首都东京,一次到大阪、札幌、福冈和长崎,鸟瞰和游历了日本列岛大部分。这个狭长的海洋岛国给我留下某些深刻印象。现把部分见闻与感想与大家分享。   

  从隋唐到原子弹:重游日本遗迹的感慨

  1989年10月30日,我由北京乘日航飞大阪(Osaka)。大阪是日本第二大城市,位于本州西南,濒临大阪湾,市内河道纵横,桥梁密布,有“水都”之称。大阪的历史十分悠久,当东京还是一片杂草丛生的沼泽时,大阪已经发展成为具有相当规模的城市。朝鲜人和中国人纷纷来此经商。所以,几乎日本所有的知名大公司都源于大阪周边的关西地区。虽然后来许多公司移驾东京,但是迄今为止,《财富》杂志上位列前500名的世界大公司之中仍有25家公司的总部设在这里。大阪古称浪速,又名难波。从19世纪开始称大阪,曾经有数位日本天皇在此建都。从德川幕府时代起,大阪己经成为日本的经济中心。大阪与中国之间的往来也十分久远,日本历史上著名的遣隋、遣唐使就是从当年的难波(大阪)起航的。公元608年隋炀帝派遣的使臣裴世清等也曾经到过难波。

\

日本佛塔(摄影/本文作者刘治琳)

  1989年11月1日我们到古都奈良。奈良是日本元明天皇时期的京都,当时称平城京,建成于公元710年,公元784年(中国唐朝德宗兴元元年)迁都长冈京。奈良时期正是唐朝文化大量输入日本的时期。令人感慨的是,这里的大多数古寺庙仍然保留着我国唐朝的建筑风格,堪称唐朝建筑博物馆。其中最为著名的有世界上现存最大的木结构建筑——东大寺,有中国唐朝和尚鉴真大师主持创建的唐招提寺,有日本飞鸟时代的古药师寺以及兴福寺、大安寺和法隆寺等。

  位于奈良西郊的平城宫是仿照我国唐朝的长安城修建的,呈长方形。当年有以太极殿、朝堂和朝集殿组成的皇宫群,也有以朱雀大道为中心组成的街巷。可惜眼下仅剩一片野草蓬生的废墟。

  在唐招提寺,我瞻仰了唐时东渡日本的鉴真大师坐像。该寺位于奈良市五条盯,是一组具有唐朝典型建筑风格的寺院群。鉴真大师东渡日本后,于天平宝字3年(公元759年)开始兴建,约于770年竣工。司里建有宝藏堂和经藏堂,珍藏着1200百多年前鉴真大师从中国带去的经卷。鉴真坐像位于藏经堂北面的“鉴真大和尚御影堂” 。我肃立鉴真大师墓前,静默片刻。公元763年,鉴真圆寂,享年76岁。他在奈良仅仅生活了10年,但他对日本的文化产生了重大影响。

  后来,我们来到一家日本料理店用餐。房间里地上铺着草席,中间放置一张矮桌,类似中国北方农村的炕桌。顾客围着桌子盘腿而坐或跪坐。这种做法似乎也与中国有关。1965年,我曾经到山西省晋南闻喜县古晋城遗址旁边的下官张村搞四清工作,该村里的个别人家仍然上炕后盘腿坐在炕桌边或跪在菜盘四周进餐。难道日本人盘腿跪坐的习惯也是从中国引进的吗?

  奈良之行,我们身后始终有一条“尾巴”,日本便衣警察,据说,只要我领馆的汽车一出院门,他们就开车跟踪,甚至上厕所也跟着。

\

金印公园的说明牌(摄影/本文作者刘治琳)

  1989年11月7日,我们由札幌乘日航飞福冈,空中飞行两小时,航程1421公里,从北到南几乎飞越整个日本列岛。福冈是一座历史悠久,环境优美的海港城市,位于福冈平原上。日本多次派往隋朝和唐朝的使节一般多从福冈起程前来中国。从奈良时代到平安时代,这里一直设有太宰府,即专门负责接待中国客人的迎宾馆,类似现在北京的钓鱼台国宾馆。迄今,太宰府大院内仍然生长着数千株中国的梅花树。1784年在博多湾口的志贺岛上发现了一枚刻有“汉倭奴国王”字样的金印。据《后汉书》和《三国志》中的《魏志·倭人传》记载,公元2世纪末至3世纪初,日本出现了邪马台国。该国女王卑弥呼在公元239年遣使到中国洛阳。魏明帝封她为“亲魏倭王”,授予金印紫绶。志贺岛上发现的金印即为魏明帝所赠之物。日本己将金印定为国宝,并在志贺岛上修建了“金印公园”,以示纪念。此外,还在发现金印的地方竖立起石碑。

\

元军塚石碑(摄影/本文作者刘治琳)

  11月9日我们前往元朝征日战船沉没的博多湾海口和蒙古兵塚参观。据史载,忽必烈曾两次派兵大举征日。1274年忽必烈命令风州经略使忻都、高丽军民总管洪茶丘等率屯田军、女真军及水军共1.5万人,大小战船900艘,首次出征日本。元朝政府曾经多次遣使日本,谕其来朝,日本方面拒不答复。于是当年4月21日元军由高丽合浦出发,攻取对马、一岐诸岛,日军坚持抵抗。元军受阻后撤回高丽。

  次年元朝遣礼部侍郎杜世忠、兵部侍郎何文青出使日本,均遭日方杀害。1281年元朝又命阿塔海、范文虎、忻都、洪茶丘等率10万大军,再次征日。忻都、洪茶丘率军从高丽渡海;阿塔海、范文虎等率领新附军从庆元(今浙江宁波)、定海(今浙江镇海)出发。忻都、洪茶丘部在志贺岛等处受到日军阻击,不能取胜。待南北两路军队会合后,于夏历7月移军至平户岛,后来又转移至五龙山。因为诸位将领意见不一,遂按兵不动。8月初突然刮起一场台风,元军的许多船只由于相互撞击而沉没。范文虎等选择坚固的快船逃走,而生还的士兵占仅20—30%。待到成宗即位(1295年)之后才罢征。

  我站立在博多湾口,久久观望展现在我面前的盆状海湾。当年元军的数万名将士在一夜之间葬身大海,客死他乡,可想而知当年海面上的惨状。据说,元军准备第二天清晨登陆进攻,恰恰就在当晚受到台风袭击。虽然700多年已经过去了,大批元军的尸骸和沉船仍埋葬在海湾里。当日,博多湾天昏地暗,阴气浓重,似乎众多元兵的孤魂仍然在哭诉徘徊。有人在海岸边竖立起若干简易的石碑告慰亡灵,供人凭吊。看后我的心情十分复杂沉重。

  11月10日,我来到长崎和平公园。这个公园是为纪念长崎遭原子弹轰炸而建。二战后期,为了迫使日本投降,美国于1945年8月6日8时15分向广岛投下第一枚原子弹。8月9日上午11时02分,美国又在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当时长崎的总人口约为27万,其中被炸死23753人,炸伤43020人 。     

  原子弹的投掷和苏联出兵对日作战,加速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崩溃,迫使日本政府迅速投降。但是原子弹也伤害了大量日本平民,它所产生的危害和后遗症至今犹存。1955年8月在长崎市中心建立了“和平祈祷像”,以该像为中心的周边地段被辟为公园。

  1969年又增建了一座圆形喷泉——名为“和平泉”。距公园约500米的山坡下是原子弹落地的中心点。现在上面建起一座黑色大理石三角形纪念碑,附近还保留着被炸塌了的一座天主教堂的残墙断柱。我看到有些钢梁像被拧成麻花一般。可见原子弹爆炸的威力是何等巨大。

  这座残破不堪的教堂似乎在默默地昭示世人,日本军国主义不仅给深受其害的亚洲人民带来了灾难,也给日本人民带来了灾难,使日本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遭受美国原子弹打击的国家。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