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治琳:美国金钱政治像一匹脱缰的野马

2012-11-01 16:07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世界各地,不论是喜欢还是讨厌或憎恨美国的人,都在某种程度上关注美国大选。目前,两党总统竞选人的辩论阶段已经告一段落。

  根据美国无党派《互动政治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提供的信息,估计这次的花费将达到60亿美元(约合378亿人民币),可购买大型、远程客机波音747约46架大型。而2008年美国总统和国会议员大选的总花费为54亿美元。此次,美国大选的总花费超过世界上任何国家,也成为美国历史上花费最昂贵的总统选举。

  有人称美国大选“有钱人的游戏”、“金钱活报剧”。马克·吐温(Mark Twain)也说过:美国“最好的国会是用金钱买来的”。《透明国际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腐败监督员们称,问题不在于花了多少钱,而在于钱的来路会威胁到全世界的政治道德操守。

  为防止总统选举被金钱操控,美国法律曾规定,个人捐款最高限额为2500美元。但是,2010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竟然推翻了这项规定,允许通过《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接受无限额捐款。

  尽管世界经济低迷,目前美国经济又有可能面临悬崖,失业率居高不下,美国绝大多数人,尤其是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日益下降的情况下,搞总统选举尚如此挥霍,令人困惑。美国的金钱政治如一匹同脱缰的野马,令人恐惧,而美国的金钱政治的发展方向,也令世界各国人民对这盏“人类的灯塔”感到迷茫。

  在美国大选的政治献金中,约有77%来自利益集团,其中金融、保险业和实业占绝大多数,还有个人和一些实力雄厚的筹款团,尤其是“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s)等。几天前,我看到美国网站上有一个大标题:“是谁在操纵美国的政治?”答案是金钱,是美国的财团、大腕和“肥猫”们。这使我想起瑞典阿巴乐团(ABBA)的一首歌:“钱,钱,钱,这是一个富人的世界!”没有上百万美元,甚至上千万或数十亿美元,谁能参选美国国会议员或总统?

  奥巴马和罗姆尼的竞选费用主要来自大公司、大企业、大财团或利益集团。赞助商们把捐款视为一种投资,一种交易,投资是要有回报的。他们希望当选人能够照顾他们的利益,在制定政策时发挥影响力。

  当选总统也自然会论功行赏。例如里根竞选总统期间,一位广告商出了钱,事后里根作为酬劳,任命他为美国驻瑞典大使。我陪中国大使曹克强去拜会这位大使,他竟然提到他可以与曹大使在斯德哥尔摩谈美中两国之间的问题。事后,曹大使说,这个人不懂外交,没有经过美中两国政府授权,两个大使怎么可以谈中美两国之间的大事呢?这位大使也成了瑞典媒体讥讽的对象,称如果大使不在(回国休假)美国使馆会运作得更好。

  有人说,国会山(国会大厦)已经变成了金钱、特殊利益集团和幕后交易的场所,游说团俱乐部,国会议员们的清谈馆……国会里的富人实在忒多了。美全国的百万富翁仅占总人口的1%,而在美国国会议员里,富翁却占了46%。国会议员的年薪为17.4万美元,是普通工人的3.4倍,而且每年各种津贴多达8.2万美元。

  美国国会有众议员435人,参议员100人。2007年在国会山就有1.7万个游说员。他们是美国大选的捐款人,资金筹集人,为了本公司或财团的利益试图操纵立法。而在实际上,有些法案就是他们起草的。某些最有权力的游说人就是前国会议员。他们组成的“影子国会”的影响力比来自选民的压力要大得多。什么游说团?实际上就是贿赂团。据美国媒体介绍,许多议员们离职时,都成了亿万富翁。

  经常收看美国电视的人会发现,国会大厅的席位经常空空荡荡。议员发言,经常没有听众(Speeches to Nobody)。国会真的成了清谈馆。当然了,美国有一个专门播放议会辩论的电视频道,也可以通过因特网传播。

  美国的就业机会外流严重,就业岗位稀少,绝大多数人的收入下降,经济繁荣似乎不见了踪影,国会理应着手解决。但是,这些国家立法者们除了争吵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干。人称“占着茅坑不拉屎”。(作者系前外交官。本文节选自作者长文《一位美国网友喊“革命”的背后》)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