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文美国观察(四):美国是用星条旗洗脑吗?

2012-11-06 10:02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2年11月5日  星期一  波士顿哈佛校园  清晨6点22分

  离开旧金山国际机场,再出波士顿机场,映入眼帘的最多都是星条旗。书店门口有,汉堡店前有,安检人员袖口有,礼品店里有,有时墙上还有挂着更大幅的。这幅红白相间、左上角是蓝底白星的大宽条印象深刻,像是一个警示钟,敲撞着每一个来美国的外国人的脑神经,强行告诉你,这里是美国。试想一想,如果一出机舱就能看到五星红旗的话,那种国旗警示力是怎样的呢?可惜,我几乎没有那种体会。

  一些城市设计的研究者常常批判,中国城市太像了,完全是同质化的,瞧瞧人家美国城市,几乎每一个都有鲜明特色。这样的批判有一定逻辑,新兴国家的大城市很多都是钢铁森林,再在森林中植入一些复古的宽街小巷,代表着这个城市逝去的历史与记忆。然而,相比于那些星条旗在美国所有城市的普及率,这种批判又显得浮浅。

  美国城市从根本上讲更是同质化,从表面上看,芝加哥“蓝莓山药”般的大厦群、旧金山的金门大桥、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华盛顿的特纳河畔都显现着各个城市的地标与外化特征,但美国城市的精神内核却是出奇的一致。无论是曼哈顿岛上的梅西大厦、时报广场旁,还是达拉斯的肯尼迪六层博物馆前,或是其他任何一个城市,至少在我目测之下,国旗被挂起和出现的比率远远大于十一国庆节的北京。

  在美国,星条旗早已是美国宪法、权利法案所保障的所有自由的绝对象征。它是一种主权符号,成了美国人国家特性与身份的头号特色。美国法律规定,星条旗是绝不容许亵渎的,它不能用来文身,不能倒挂,不能弄脏,不能撕毁。有个拉斯维加斯的朋友调侃,即使在那些红灯区门口,也会放上一面国旗,那样会让妓女们显得与军人、富豪们一样尊贵。

  在电视、电影荧幕和许多海报上,到处可以看到那些手捂心脏、凝视星条旗冉冉升起的忠诚美国人。渐渐地,我发现,星条旗好像是代表融合着某种权势与精神为一体的社会结构与环境力量。插在哪里,就代表着这种力量的势力在哪里,也代表着这个地方的物质与观念不得不臣服于这种力量,受它的庇佑与保护,但也必须敬畏它。

  后来我又知道,美国法律规定,星条旗是不能于任何物体和徽章之下,也不能将国旗挂在肮脏的地方。在美国绝大多数中小学里,孩子们从小都要背诵“对美国国旗宣誓效忠”的誓词,这些誓词的内容是1892年美国《青年伴侣》杂志社编辑弗朗西斯•贝拉米写成的。全文是“我宣誓忠实于美利坚合众国国旗,忠实于它所代表的合众国:苍天之下一个不可分割的国家,在这里,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

  这是一种内化了的国民教育,决不能称之为像“洗脑”一样的阴谋论。但另一方面,在《洗脑术:思想控制的荒唐史》一书里,作者多米尼克•斯垂特菲尔德用“洗脑术”来谴责那些穆斯林恐怖主义,但又承认这些手段“在广告、电视、政治宣传以及你阅读的所有内容时同样适用”,“人是理性的,有选择的能力……人们作出不明智的决策是因为,故意营造出的环境将他们引向那样的决策”。

  是“洗脑”,还是“教育”是一个争议的话题,可以另作讨论。但对于中国人来讲,围绕国旗的国民教育肯定比美国少,而不是多。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直到1990年10月1日才颁布施行,比美国晚了至少170多年;中国的国旗法中根本没有什么宣誓效忠的誓词,更没有宣誓的姿势条文,但美国却有明确站姿手姿的法律规定。看来,爱国、爱国旗本质上讲还得要靠基于法律的硬性教育。

  包括法令规定、以及28次大大小小修改的星条旗,肯定是打造美国“大熔炉”的首要燃料。可惜的是,两百多年美国爱国主义延续至今的忠诚,到现在恐怕越来越不再是纯色系了。根据亨廷顿在《我们是谁:美国国家特性面临的挑战》一书中的说法,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这种美国人国民身份高于其他身份的忠诚纯粹度开始下降。他认为,多元文化主义冲击了美国信念、苏联解体降低了国民面临威胁的凝聚力、外来移民引发的语言和忠诚度下降等因素冲击着18世纪末美国刚建立时的盎格鲁-新教文化及自由和民主的政治信念。

  亨廷顿还讲了这样的故事,1998年在洛杉矶举行墨西哥与美国的金杯足球赛,美国球员被“扔石头、水杯、啤酒瓶或更杯的液体”,还用水果袭击了几个想要举起国旗的球迷,看上去洛杉矶不是美国的主场,而是墨西哥的。

  时隔10多年后,我几次去美国,常常有一种恍忽感:这是一个杂色人的,而不是白色人的美国。在加州,这种感觉更明显。南部加州的讲英语的比例相当低,有的地方甚至少于25%,相比之下,西班牙语更流行,以至于那些人们期盼着什么时候美国能够出现一个西班牙裔、拉美裔的总统。在旧金山的中国城,几乎见不到白人、黑人、拉美裔人,清一色都是中国人。许多华人也不会讲流利的英语,汉语、广东话更流行。在旧金山,我遇到黄种人,一般会直接用中文。

  奥巴马这位首位黑人总统(尽管稍有点白)的当选,显然没有解决好这个过去是纯色盎格鲁-新教文化,一直以来都用“大熔炉”称呼美国。2000年,美国人口比刚成立时增加了100倍,但白人比例仅为69%、拉美裔是12%,黑人是12%,亚裔约为3%。但2010年美国人口比2000年再增长了9.7%人口,但白人比例却下降到了63.7%,拉美裔上升到了16.3%,黑人上升到了12.6%,亚裔则上升到了4.8%。以这个速度发展,美国白人比例最晚在2042年将低于50%,有人口统计学家甚至惊呼:那时德克萨斯州将没有白人。

  美国人口构成的变化,直接影响到了今后几十年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是否能永远“合众”或叫“团结”(United)?星条旗是否还能将美国打造成一个完美的大融炉,是恢复过往无条件的迷恋,还是直接引发坠落式的恐慌,恐怕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作者系《环球时报》编委)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