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文美国观察(五):在哈佛惊诧中国话语权缺失

2012-11-07 07:40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2年11月5日  星期一晚21:50  晴  记于哈佛广场酒店 

  哈佛大学没有想像得大,以哈佛本人的铜像为中心,半径可能只有一两公里,步测还不如北京大学的校园面积,可能稍比人民大学的校园大一些。虽然大学之大,不在校园,不在高楼,但因为国内去过哈佛访学的人大多会写一些哈佛回忆或杂记之类的,对哈佛每幢楼都如数家珍,再加之那句“先有哈佛,再有美国”的名言,多少让人感觉哈佛的高大、深远与宽阔。这再次说明,当事实小于期待时,事实尽管也很好,但还是容易令人失望。

  这就像美国民主。据可靠调查显示,对美国民主最失望的,往往是一些来自中国的华人移民。他们本以为民主是完美的,民主可以解决一些问题,来了以后才知道不过尔尔,尽管也还不错,但失落之情已然而生。

  不过,哈佛大学最令我觉得意外的是,当我告之一位教授想拜访他时,他知道我写过“世界政治2.0”的研究论文,竟最终决定请我做一次午餐会主讲。更出乎意料的是,午餐会人来的不多,却有像江忆恩、陆伯彬等泰斗级“中国通”在内的五位哈佛、麻省理工的教授。他们肯定不只是冲着我来的,而是我身上的标签:中国、环球时报、微博时代的社会治理,等等。

  午餐会进行了近3个小时,我给他们细细地介绍了目前微博时代中国治理的一些新特点以及潜在挑战和应对之策。(内容稍晚奉上)他们细细地记录下这些新情况。之后展开的讨论,最激烈的莫过于,中国政府是如何控制、审查微博的。

  这几年,我曾在欧洲、日本韩国多次与对方媒体人、学者们交流过中国媒体发展现状。对方开口闭口就是你们中国如何审查。去年在奥地利总理府,还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执。(可搜“王文:欧洲要有全面的中国观”)我的核心观点仍是,中国媒体自由还比不上欧美,但早已不是苏联式的审查。用审查概括不了中国媒体现状,用“媒体管理(social management)”一词更恰当。而这种媒体管理能力,中国还不如欧美国家来得更先进与自如。在微博时代,中国的管理水平与社会治理水平也有待提高。

  这些观点应当是比较符合中国媒体发展实际的。不过,我知道,这样讲往往两面不讨好。在国内,我会被批成“大五毛”;在国外,我有可能会认为是在“撒谎”。

  我常常对中国媒体同行讲,你们不要跟着欧美国家一起唱“中国媒体审查制”,那是一个话语圈套。如果它指的是苏联式审查,那等于完全抹杀了咱们多年来为中国媒体开放所付出的艰辛,“难道咱们这些做媒体的就那么怂、那么笨、那么没用,‘甘愿受审查’”?如果“审查”是泛泛指政府对媒体的干扰,那么各国都有,只是中国比欧美更严重,但这种严重随着社会发展正在慢慢变轻,最终实现符合于中国实际的媒体自由。

  这些道理是完全能说的,也完全能对外说清的。但是,很少有中国人说,也很少有外国人信。就像中国30多年来的大进步也很少有人对外全面说清,更很少说得能让外国人信一样。我们有强大的外宣系统,但似乎这些年的外宣能力远远跟不上中国发展的实际速度。

  原本我以为,这都是政府的原因。在哈佛大学政治系,当我看到那些琳琅满目的讲座通知时,我发觉,原因还不仅这些。

  我在布告栏里数了一下,11月初哈佛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将举办6场关于中国内容的讲座,有历史、电影、文学、政治甚至还有达赖喇嘛,但是没有一场讲座的主讲人是中国大陆的,从主讲人的姓名看,讲孔子、老子、乾隆的竟都是纯欧美学者。在哈佛政治系走廊墙上,挂着过往重大讲演的旧海报,我一个一个寻过去,主讲亚洲问题包括中国问题的,有新加坡高官、韩国前大使、印度大使等,却没有任何一位中国高官。

  我并不是说,到哈佛讲演就有多么了不起,但在这个世界闻名的学府,中国是什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未来又会如何等问题,中国人似乎是失语的,至少话语权在外国人那里。这恐怕不是被垄断,而更多的是咱们主动地放弃。

  晚餐,我约了在哈佛就读的两位中国博士生。两位青年人在美国多年,英文很棒,很有学问,也很优秀,但唯一遗憾的是,每当谈到中国问题,他们或者说不太了解现在的情况,或者一开口,就是过去常看到的欧美学者论述中国的那一套话语体系。天哪,我们不仅有放弃自我阐述的话语权的危机,还正在送我们最优秀的那批学生继承他们阐述中国的话语权衣钵,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

  原谅我的惊诧。我只是觉得,中国发展太快,快的有点让人看不清、看不懂、看不全,我近年来常于朋友讲,自己越来越不明白中国的复杂了。但令我震惊的是,往往是一些欧美媒体、学者似乎很懂,而且在帮中国人懂中国。更令人震惊的是,许多时候,一些中国学者还特崇拜那些好为人师、帮中国人懂中国的欧美学者。啊,这是何等颠狂的事啊!

  我并不是说,那些顶级的欧美“中国通”没有资格讲中国,事实上,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很严谨,研究功底很深,且中国是什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未来又会如何等问题,中国人有时也会当局者迷。然而,这些问题的阐述、解释、传播肯定不应忽视和缺少中国人自己的声音、逻辑与话语,即便是“当局者”也不应缺少。

  现在看来,中国与欧美发达国家的最大实力差距,不在经济,我们已世界第二,且涌现了一批国际大企业家;不在政治,我们治一个13亿人的大国,还算过关;不在军事,没有人敢侵略中国;但恰恰在话语,在残酷的全球信息战中,我们节节败退、步步为营、几无招架之力,甚至完全缴械投降,还有少许倒戈的。

  唉,我们这些媒体人真的是任重而道远啊。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