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治琳:美国能自救于十字街头吗?

2012-11-13 09:32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持续了近1年,花费约60亿美元的美国总统竞选大戏,于11月6日落下帷幕,奥巴马以高票当选连任,支持者们欢呼雀跃,而奥巴马却无心陶醉胜利的喜悦。因为数月来,他忙于大选秀,东奔西跑,荒废了“朝政”,白宫办公室案头上的“折子”堆积成山,有些问题急待处理,即便在宣誓就职之前,他必须尽快处理火烧眉毛的“财政悬崖”(fiscal cliff)问题。所谓“财政悬崖”是指启动5000亿美元的增税和减支计划,即到12月31日,小布什的减税政策到期。从2013年元旦起,税率自动恢复到克林顿时期,强制性的减支措施也会生效。这一举措,可以使政府增加5000亿美元左右的税收。但是,加税减支有可能导致美国经济在2013年出现萎缩,并可能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威胁。

  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连续4年,每年均超过1万亿美元(约和6.3万亿人民币),当前的债务达到16.1万亿。如何加税减支,两党具有很大争议。减税政策结束后,奥巴马主张对小布什减税法案中对中产阶级的税率保持不变,但坚持要对年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上的家庭加税(奥巴马年薪40万美元)。理由是,目前国家遇到了困难,富人多掏些钱,多做点贡献,帮助国家度过难关。这对中国人和西北欧国家的人听起来都很顺耳。但是,罗姆尼坚决反对,认为这样做会损害美国经济,不利于增加就业,并指责奥巴马要重新分配财富,搞阶级斗争……

  其他国内问题,诸如尽快消除两党在国会的对立、平息6000万未投奥巴马票选民的失落情绪、如何消减预算赤字、控制日益攀升的国债、缩小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解决2500多万人的就业问题、完善医疗制度、改革教育和移民法、尽快批准重大能源项目上马、摆脱特殊利益集团,以及国会游说团大军对政治与政府决策的影响和控制等等。这些都是争论多年的老大难,个个棘手,解决起来绝非易事。

  在国际问题上,最急迫的是欧盟经济形势十分严峻。欧盟中最大的经济体都已经处于或接近衰退边缘。而美国与欧盟的双边贸易额在2011年达到6360亿美元,美国在欧盟国家的投资约1500亿美元。如果欧洲国家的经济进一步恶化,会拖累美国经济复苏。

  另一个重大的国际问题是,美国如何在穆斯林世界寻找自己的立足点。美国高举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大旗,为“阿拉伯之春”煽风点火,结果把美国自己精心扶持多年的“独裁者”们一个个赶下台,新上台的几乎没有一个亲美。更令美国震惊的是,今年9·11周年祭,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爆发了规模空前的反美暴力示威,美国的20多个使领馆遭到围攻打砸,尤其是美国在利比亚班加西的“领事馆”遭到激烈炮火攻击,馆舍被焚毁,大使等4人被打死(注:大使到领馆执行公务),震惊美国朝野。

  为何美国在穆斯林世界如此遭恨,美国需要对阿拉伯世界的总体政策认真自省。原因很多,但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美国高调宣扬民主、自由和人权。但是,在穆斯林世界却反其道而行之。支持巴林王国镇压人民的民主诉求,而在叙利却公开支持极端分子和基地组织搞恐怖活动,一定要把仍然受到多数国民和军队支持的阿萨德拉下马。埃及人民通过埃及历史上第一次公平大选,选择了莫伊总统,因为他不愿意成为美国的“应声虫”,则处处被刁难。卡扎菲已经被美国和西方“招安”,仍然借机把他置于死地,如此等等使阿拉伯人民情何以堪?

  此外,奥巴马搞所谓“无人机反恐”,随意入侵主权国家领空,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门索马里等国,任意发射导弹,许多无辜平民被打死,使这些国家的人民生活在恐惧之中,不知何时祸从天降。美国不尊重这些国家人民的“生命权”,还奢谈人权。据报道,多数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人民极其憎恨美国滥杀无辜的行为。

  美国和西方国家再三诋毁伊斯兰教,侮辱丑化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焚烧《古兰经》,侮辱塔利班战士的尸体……这一切激怒了穆斯林大众,尤其是圣战主义者誓死捍卫伊斯兰教的献身精神。

  此外,伊核问题令美国头痛,迄今仍无应对良策。奥巴马和罗姆尼都表示不能容忍伊朗获得核武器,但都不愿越过对伊朗动武这条红线。奥巴马一直采取通过外交谈判和经贸制裁等手法,逼迫伊朗就范。所谓外交谈判就是使双方坐下来讨价还价,找到彼此能够接受的妥协方案。迷信强权,一味挥舞大棒怎么成?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步步紧逼,指名道姓要奥巴马“划红线”,否则就要动武。是继续谈下去还是打?绝非小事。

  伊朗,古称波斯,是一个智慧、勤劳、具有强烈民族自豪感的民族,既善于斗智,又善于斗勇。伊朗自制的无人机竟然飞到了以色列领空,近来又悄悄与美国搞起了网络战。

  此外,伊朗在穆斯林世界拥有非同一般的影响力。伊朗与伊拉克总理马利基是哥们,与叙利亚的阿萨德和黎巴嫩真主党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在也门有什叶派同盟军,在沙特阿拉伯、巴林和巴基斯坦等国都有什叶派教友……如果美国敢对伊朗动武,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引发海湾地区大规模地区冲突,海湾的石油供应链将会遭到破坏,给世界经济带来灾难。

  此外,叙利亚问题的实质是美国和西方国家以及逊尼派穆斯林国家利用叙国内问题制造混乱,以期达到各自的政治目的。为了把阿萨德搞掉,不惜利用各种极端势力,包括基地组织,在叙境内大搞恐怖爆炸活动,而美国的主流媒体还为此叫好。目前,美国似乎已经意识到,叙境内的多数恐怖袭击大多是由基地组织等极端分子所为。他们在叙内战中逐渐处于主导地位。用国务卿希拉里的话说,他们有可能“绑架”叙利亚的“民主革命”,使美国失去对叙境内造反力量的“影响力”。所以,数日前,希拉里公开表示要抛弃一度被美国称为“唯一合法的对话者”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Syrian National Council)。(注:该会成立于2011年8月23日,总部设在伊斯坦布尔,自称是叙各反派的合法代表,主要由 100多位反派团体代表组成,其中多数生活在叙国外。该组织已获得美、英、法、西班牙等国家承认)。理由是,其主要成员都是在国外居住10至30年的流亡者,在叙国内造反团体中缺乏和法性。此外,他们未能有效阻止外国极端势力渗入叙造反军之中。因此,要换马,拟邀请正在叙境内战斗第一线的代表参加。11月9日,美国等在卡塔尔召开叙造反派大会。一位美国记者说得好,要在叙造反派组织中,找到听从美国指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团体,恐怕是白日做梦。在美国和北约的纵容下,进入叙境内的各派极端势力,得到不同国家的资助,各有自己的目的,迄今“叙利亚自由军”(Free Syrian Army)旗下的各团体尚未形成统一的指挥,试图把这样一群人团结起来,除非能使大象上树。

  美国必须丢弃幻想,面对现实,与叙有关各方,包括阿萨德,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在叙境内的各种造反派别,有谁是为“民主革命”而战斗?如果,美国一意孤行,很有可能遭到叙境内极端分子的血腥报复。班加西的“领馆”被毁就是案例。

  此外,就是在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阿富汗战争。美军已经阵亡2000多,重伤1.7万,花掉数千亿美元(仅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高达1000多亿美元),仍然斗不过一个塔利班。美国正在训练阿富汗军队和警察,希望他们能够在美军撤离之后接管防务和治安。近来,连续发生阿富汗军警在美军背后开黑枪的所谓“内线杀害”事件,严重破坏了美军与阿富汗军警之间的合作信任基础,使美军经常处于恐惧之中。

  目前的局面是,阿政府军仍然脆弱,塔利班仍然强大,无所畏惧,形成广大农村包围城市之势。美国担心,一旦美军撤离,塔利班可能会卷土重来。

  其他,诸如巴勒斯坦、利比亚、也门、加纳等问题,就不一一赘述。

  总而言之, 对奥巴马而言,可谓内外交困。要解决国内和国际的任何问题,都必须得到共和党的合作。而国会的局面与大选之前几乎一样,众议院仍由共和党控制,参议院由民主党控制。如果共和党继续采取与奥巴马对抗的策略,上述主要问题都不可能得到解决。奥巴马总统在未来4年也就什么都干不成。奥巴马高喊,“美国最佳时期即将到来”,天晓得!

  美国正处于一个面临巨大变化、决定美国在世界未来地位的十字街头,而目前美国的政治体制能够适应这种变化吗?(作者刘治琳系前外交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