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治琳:黑人奥巴马为何“怕”非洲?

2012-11-20 13:39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08年奥巴马当选为美国总统不仅在美国创造了历史,而且也为非洲大陆创造了历史。一个非洲黑人后裔竟然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总统,这大长了非洲广大黑人的志气。奥巴马也成为非洲人的骄傲,并被誉为“非洲之子”(the son of Africa)。11月6日,奥巴马当选连任,非洲大陆更是一片欢腾。

  奥巴马的父亲是肯尼亚人,母亲是一位漂亮的美国白人。奥巴马是由生母、白人姥姥和姥爷抚养长大。他的爷爷奶奶以及同父异母兄弟都生活在肯尼亚。数日前,他90多岁的老奶奶还为他再次当选连任表示热烈祝贺。

  但是,奥巴马在第一任期内,既没有回肯尼亚探亲,也没有向非洲国家提供任何援助,仅于2008年在加纳逗留不到24小时。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迟至2011年才访问非洲。

  而相比之下,他的前任小布什和克林顿却多次访问非洲并向非洲提供了援助。2003年小布什建立“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向非洲提供150亿美元资金。2008年,他又把该计划延长5年。克林顿通过了《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the African Growth and Opportunities Act),被美国国会黑人党团称赞为“第一位黑人总统”(first Black President)。

  而祖籍非洲的奥巴马竟然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即黑非洲)采取了故意疏远的态度。此种做法已经引起部分非洲人不满。有人批评他不认祖归宗。网民“Karen”批评说:“奥巴马对非洲毫无用处。不到家乡探亲也不承认他们。他们还都生活在泥土棚子里,贫病交加。”数日前,肯尼亚总统姆瓦伊·齐贝吉在发给奥巴马的贺电中表示:“我期待着在你的第二任期内加强两国之间的关系。”

  奥巴马为何这样做?美国驻“拉格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人斯密斯(r. Folarin Gbadebo-Smith)认为,奥巴马处于一种矛盾心理,他被迫在与非洲打交道时格外谨慎,担心被白人右翼极端分子们抓住把柄。尤其是茶党(Tea party)以及那些坚持认为他不是美国人而是一个穆斯林的人们。

  本人认为,奥巴马此举有着难言的苦衷。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说一下泰国郑王的故事:16世纪中叶以后,暹罗(泰国)阿育他耶王朝与缅甸发生了旷日持久的战争,1767年4月京都(古都大成)被缅军攻陷,财物和人口被抢掠,皇室、寺院、民房和典籍文物全部被焚毁。我听驻泰国使馆的同志说,这个大成遗址类似北京的圆明园。后来,在华裔民族英雄披耶达信领导下,取得了复国斗争的胜利。1767年12月2日,年仅33岁的达信被立为泰国国王,建立吞武里王朝,历史上称他为郑王,华人多称他为郑皇。他是在海外当皇帝的第一位华人。国内的亲友都为他感到骄傲,派人前去祝贺,乡亲们希望得到他的帮助。达信已经是泰国国王,岂可公开拿泰国的财物赐予家乡人?若是不给吧,心里又过意不去。于是他给家乡来的人四缸咸菜,装到船里,嘱咐他门回国路上要小心。几个哥们没明白郑王的意思。在回国途中一直报怨郑王太小气,就给了点咸菜,于是一气之下把两缸咸菜扔到海里。回国之后,把咸菜倒在地上才发现,缸底装的是黄金。亲友们既感激郑王又非常后悔。

  奥巴马似乎与当年的郑王面临类似的局面。有白人种族主义分子们在虎视眈眈。你若是奥巴马,该怎么办?往小处说,若自家的穷亲戚从贫困的农村来北京探视,离开时不给点东西不合适,给多了老婆同意吗?弄不好闹矛盾。而小布什和克林顿比奥巴马超脱。

  由于奥巴马是美国总统,因为他的左右为难、举棋不定,使美国在非洲的工作在过去4年难于展开,使美国在非洲失去了许多难得的机会。

  非洲有54个国家,我作为外交信使造访过其中的38个,非洲给我留下了美好印象。非洲是一个基本保留着原始状态,尚未被污染,美丽神奇的大陆。非洲是人类发祥地,人类文明重要源头。埃及文明具有7000多年历史。非洲也是一个黄金、钻石大陆,世界石油和太阳能能源库(据说600平方公里的撒哈拉沙漠地区所吸收的热能,就能为地球提供足够的电能),世界动植物基因库,野生动物乐园……总之,非洲丰富的资源尚待开发。

  恰恰在过去10多年,尤其是过去4年,非洲发生了巨变。许多国家普及了手机,有了宽带网……由于美国无暇顾及非洲,为印度巴西,尤其是中国资金进入非洲提供了十分难得的机会。

  早在上世纪50、60年代,中国就开始支援非洲的民族解放运动,在自身经济实力很有限的情况下,援助非洲发展:派出医疗队,农业专家组和路桥工程人员等,为许多非洲人治病、种植水稻、修路建桥。我在许多国家首都看到了我们援建的体育场、人民宫、文化中心等。最著名的是我国援建的坦赞大铁路……对东非地区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1988年我第一次到非洲,布隆迪卢旺达等国的男孩见到我就用汉语喊:“中国,朋友,你好!”

  但是,一直到90年代中期,到非洲国家经商的中国个体户还极少,有数的几个,我几乎都会见交谈过。例如,一位漂亮的上海女士到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创建了一家中餐馆,厨师来自香港,服务员都是穿着中式服装的黑人俊男靓女,餐食和服务一流,不亚于国内高档酒楼。这个餐馆竟然成了当地使团举行社交活动的重要场所,即便穆塞韦尼总统也来光顾。她为肯尼亚防治艾滋病捐献了100万美元,成为乌干达名人。1998年,我最后一次到访,看到她在尼罗河源头附近正在兴建一座中式大型餐馆,蓝色琉璃瓦屋顶,在非洲炽烈的阳光下,闪光夺目。一对上海医科大学毕业的夫妇,来到加纳首都杜阿克拉,不到十年,就建起了一座医院,主要为下层平民百姓治病。一位来自上海的年轻夫妇在加蓬首都利伯维尔从摆地摊开始,不到十年,搞起了一家超市,成为当地外交人员的专用店,类似当年北京的友谊商店。一位与几内亚留学生结婚后不久,到使馆哭闹要回国的上海妮子,终于留了下来,在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办起一家百货店,销售国货……

  非洲是我出差最多的大陆。非洲多数地区最大的问题是高温湿热。热带病,尤其是疟疾和登革热施虐,又缺医少药,有些国家经常停电。有一次到加纳,我驻该国使馆的外交官们,包括大使都在打“摆子”,使馆几乎停止了正常运作。在马里等国,我经常被热得睡不着觉。到非洲出差一个月,脸就变黑了。以上提到的个体户和我们的援外人员初到非洲时,经历了难于想象的艰苦考验。一提起来,他(她)们就向我们这些国内来的“亲人”落泪。因为在一段时间,使馆与国内的情感联系主要靠我们这些携带家书的信使们。即便到了90年代初,从非洲向国内打电话比登天还难。现在有了空调和杀虫剂,有了因特网,日子好过多了。

  当时,在国内有许多人,一谈起非洲就感到恐惧。有些公司不敢到非洲做生意。一提去非洲如同“刺配沧州”。所以,我从内心敬佩他们不畏艰险,可歌可泣的创业精神。他们是中国个体户进入非洲的开路先锋。

  如今,与20年前不同了,中非论坛为中国政府援助非洲国家铺平了道路。国内大批国营和私营企业纷纷涌入非洲。截止今年3月,中国已经在非洲投资500亿美元,中国在非洲的企业超过了2000家。在非洲的中国人也从20多年前的数千人,达到了100万。他们对非洲的基础设施和资源开发大量投资,在当地兴办企业,训练培养非洲的技术人才,为非洲国家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使非洲国家和个人受惠,使中国的援助由原来的输血变成了造血。中国人在安哥拉开采石油,在埃塞俄比亚垦荒种田,在许多国家修建道路和桥梁,安装移动通讯设施……

  非洲大陆正在发生历史性巨变,在美国和欧洲的经济长期低迷的情况下,非洲国家的经济却以每年5-6%速度增长。中非贸易额自2000年突破100亿美元以来,保持了33.5%的年均增幅。今年将超过2000亿美元。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在开发非洲大陆的竞赛中,美国已经被中国抛在了后面。

  美国忙于伊拉克阿富汗战争和两党恶斗,无暇顾及非洲。美国的反恐战成果如何?不敢恭维。一个本·拉登被打死,无数个小“拉登”站了起来。伊斯兰激进主义和基地组织在非洲的尼日利亚、马里、利比亚等国迅速兴起,与美国对着干。美国驻利比亚大使竟然被美国一度支持的伊斯兰激进派的“革命同志”打死。

  去年6月,美国在非洲推出所谓四点目标:民主、贸易与投资、和平、安全与发展。由于美国经济状况仍然十分凶险,奥巴马需要集中全力于国内经济和棘手的国际问题,不大可能分散精力关注非洲。此外,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低迷、债台高筑、财政悬崖,每年财政赤字超过1万亿美元,债务高达16万亿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这位“非洲之子”很难拿出巨款援助非洲。

  我们必须珍重并牢牢把握这个“天赐”战略机遇期。更加注重产品质量,更加注重中国人的形象,团结一致,切忌内斗,遵守东道国的法律法规,入乡随俗,尊重非洲人民的风俗习惯,彼此加深了解,与非洲各国政府和人民一道,共创中非可持续发展的双赢未来。(作者刘治琳系前外交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