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治琳:中国人对西方的“少见多怪”

2012-12-06 14:43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先讲一段历史典故。

  1792年9月中西方关系史上发生过一件大事。英国向乾隆王朝派出由特命全权大使—资深外交官乔治·马嘎尔尼勋爵率领,包括军事、测量、绘画、航海等多方面的专家在内的百余人组成的规模空前的使节团,加上海军官兵等共600多人。他们乘英国皇家“狮子”号军舰和“印度斯坦”号大型商船以及“豺狼”号供应船,于次年7月初抵达舟山。

  俗话说,“少见多怪”。由于明清两朝长期奉行禁海的闭关自守政策,中国人一直没有同西洋人接触的机会。所以,英国使节团抵达中国之后,他们的长相和独特服饰引起中国人的好奇。他们所到之处,都受到大批中国人围观。别说那时候,即便在文革期间,我陪伴丹麦驻华大使馆的外交官上街办事,还经常被围观!

  俗话又说,“见怪不怪”。到今天,北京人已经不在围观“洋鬼子”了。“红毛人”或黑皮肤的非洲人也跟我们一道在地铁里和公交车上挤来挤去。

  然而,尽管今天中国人对西方人的外表和“奇装异服”已经习以为常,但对西方人深层次的东西,还是了解得不够。我们在电视上很难见到系统介绍西方国家民俗民情的节目。我曾在欧洲的电视台上看到过介绍中国的纪录片,记者从广州一直拍到内蒙二连,记录了沿途看到的一切,片长3个多小时,内容那叫丰富!而国内许多人对西方国家却只知皮毛,尤其是对于西方人的价值观,仍然有点“少见多怪”。

  最典型的就是对美国驻中国大使骆家辉的“围观”。他于去年8月12日从西雅图乘坐经济舱来北京赴任,下机后,一家子自己拎包提行李。他在中国国内乘飞机也不坐头等舱,不享受VIP待遇。这种做法引起中国网民的热议与好评。

  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这在美国和西方国家这太平常了。因为我们有些人不了西方,用我们中国人的惯性思维模式去解读,于是大惊小怪。有人说他“做秀”,有人竟然上纲上线到什么美国的“新殖民主义”、“文化殖民主义”,“暴露了美国以华治华、煽动中国政治动乱的卑鄙用心”、“为美国收揽中国民心,强化中国民众崇洋媚外的奴性,进而分化中国的意识形态,才是这位华裔大使的如意算盘”等。看着这些类似文革的用语,我感到非常困惑与茫然。

  我在中国驻瑞典馆工作4年多,数次遇到瑞共主席、部长们在大街上散步并与我打招呼,因为我作为大使翻译多次与他们见过面。我还看到首相费尔丁步行去上班,身边只有一个秘书。他们走在大街上无人理会,人们都习以为常了。

  我们应邀到国王叔叔位于斯德哥尔摩郊外的别墅做客,汽车抵达时,只见他正光着膀子开着割草机割草。瑞典许多部长周末在家修房子、整理花园,多数家庭没有佣人,只雇小时工。斯德哥尔摩市议会主席是一位老者,他带头步行半小时去上班,为降低城市污染作表率。有一次,瑞典工业联合会主席亲自到使馆来办理中国签证,我说请手下人来办不就可以了,他说下班回家顺路。

  1981年9月,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夫妇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后,回到斯德哥尔摩阿兰德国际机场,我陪使馆临时代办到机场贵宾室迎候,结果国王未经过贵宾室,自己提着包走普通乘客通道走了。

  丹麦教育大臣在到国外出差,由于住饭店标准超标,回国后被撤职了。1974年10月20日,丹麦首相保罗·哈特林在受到毛主席会见后,他兴高采烈地到丹麦驻华使馆公事房(办公室),与中文秘书、司机和通讯员一一握手道谢。然后到大使官邸,也与厨师、服务员、阿姨等一一握手致谢。

  1997年10月13日,我曾与大财神爷——世界银行行长沃尔芬森,由印度首都德里乘英国航空公司BA145航班飞孟加拉首都达卡。令我惊奇的是,这样一个大人物出行,身边连一个随从都没有,也是自己提着包上下飞机。

  老布什总统70年代在美国驻北京联络处当过主任(即大使)。据在美国驻京联络处工作过的同学称,他入主白宫后,凡是当年在美国联络处工作过的中国雇员,后来被派到中国驻美国使领馆任职时,他都请到白宫叙旧。来自世界各国的人都可以免费参观位于华盛顿的美元印钞厂、白宫、自然博物馆……如此等等,不一一赘述。

  目前,我们国内的电视台上充斥着美国歌舞和音乐,当年被当作资本主义腐朽没落的靡靡之音,如今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如果我们的高官能向骆家辉那样“轻车简从”,多些亲民形象,难道不是件好事?有人说,奥巴马亲自去买汉堡包是做秀,难道我们搞点亲民做秀不可以吗?在大清朝,我们的“父母官”出行,都要坐轿子,前呼后拥。现在有个别“县太爷”出行,也要事先清场,有的部长乘坐飞机头等舱,左右都有人侍候。有的省、市长官邸四周安排了许多便衣把守,草民很难靠近……

  骆家辉的亲民举动是资本主义的专利吗?难道我们不可以学习?现在,国内有许多人家的孩子在美国留学工作,他们会做出比较客观的回答。

  本人认为,骆家辉并非特意来中国做秀。实际上,他在美国也一直这么做。骆家辉生于1950年,祖籍中国广东,是第三代移民,家境贫寒,毕业于耶鲁大学政治学专业,在波士顿大学获得法学学位。当过检察官,1982年当选众议员。他是美国历史上首位华裔州长(华盛顿州州长),第三位华裔部长,首位华裔驻华大使。他在美国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成为美国政府高官,除了他的才华出众与勤奋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清正廉洁。

  他的夫人李蒙是一位著名记者和节目主持人,曾获“全美亚裔小姐”称号。李蒙的父亲李振亚祖籍上海,出身名门,多次为中美交流搭线搭桥。骆家辉入住州长官邸后,李蒙就制订了必须公私分明的严格规定,即便是卫生纸也要分清。骆的岳父岳母李振亚、王安玲前去探望,骆去接机。岳母王安玲顺手拿起车上的电话跟女儿通话报平安,骆家辉吩咐随从记下电话费由他付账。

  2009年,奥巴马就职后,先后提名两位商务部长候选人。经查一个贪污,一个与他意见不和,在国会无法通过。奥巴马想到了骆家辉,就亲自给骆通电话长谈,恳请他出山。国会议员们横挑鼻子竖挑眼,但找不到他任何毛病,很快一致通过了。

  骆家辉是美国公民,受的是美国教育,具有美国价值观。本人认为,美国和西方国家价值观的核心是民主、自由和人权。他出使中国,代表的是美国利益。我本人并不赞同他作为美国大使在中国的某些做法,尤其不该公开介入中国国内的政治事务。这是维也纳外交公约不允许的。

  最后要说的是,假如我是骆家辉,不会接受出使中国的任命。这是一个“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的差事。对中国好点吧,美国人会骂你吃里扒外;对中国狠了吧,又会招致14亿中国人的谴责。

  总之,中美关系爱恨交加,经济关系已经密不可分。几乎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程度。有人说,要在这两个“非敌非友”中斡旋,只有八面玲珑的阿庆嫂才行。骆家辉阁下是阿庆嫂吗?(作者刘治琳系前外交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