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治琳:国人出国后别自毁中国形象

2012-12-07 14:36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本人作为外交信使,在11年之内到过100多个国家出差,其中非洲38国,亚洲27国,欧洲27国,美洲和大洋洲20国,有些国家出差次数多达10次左右。从北半球部的斯德哥尔摩,到南半球的比勒陀利亚,从西半球的蒙得维到东半球的利伯维尔,都留下了我的足迹。

  何为外交信使?简而言之,就是“国际机要交通员”。身上携带国家机密文件,乘飞机、汽车、火车或轮船来往送递,责任重大、工作艰辛、风雨无阻,承受时差温差、经历疾病和战乱,体内生物钟始终处于混乱状态。在11年之内,多数国内的节假日,我都是在国外度过,有一年春节除夕是在从香港飞往毛里求斯的班机上。老母去世时不能奔丧,也无暇照顾妻儿的疾病和学习。自建国以来,因飞机坠毁,共有6位信使以身殉职,其中一位同志死后怀里还紧紧抱着外交邮袋,的确是“人在文件在,国家机密就是信使的生命”。我本人经历过机舱内静电爆炸,班机在西非穿越大雷暴区,在哈瓦那台风中降落,机翼险些触地……当信使一般要把生与死看得淡一些,乐观看待人生才行。

  然而,任何工作都是苦乐兼备。我借机游历了世界,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成为亿万人之中的幸运儿。我也在这个过程中见证了中国大陆人走向世界的历程。

  在国外见到“大陆游客”的夙愿,20多年实现了

  上世纪90年代初,在巴黎、纽约、开罗金字塔等世界著名旅游景点,很少看到大陆游客。信使们大发感慨地说,何时能够在这些地方见到祖国大陆同胞!没想到,仅仅用了20多年,我们的夙愿就实现了。如今,中国游客不仅到了开罗金字塔,而且有些人还去了塞伦盖提野生动物园……

  在70—80年代,对绝大多数国人而言,出国旅游还是一个奢侈的梦。人们都以羡慕的目光审视着来中国旅游的“老外”。通观历史,只有具备“大康”经济条件(年均收入达到1万美元以上)的人(即衣食住行解决之后),才考虑到国内外游玩。今年“黄金粥”期间,长城上的人如同罐头里面的“沙丁鱼”,有些高速公路成了“停车场”。据统计,去年我国出境旅游人数达到7025万人次,在境外花费6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00亿),中国一举成为世界最大旅游资源国。旅游能够满足人们的好奇心和探索欲,也拉动了国内外经济。对国人而言,这是数千年来从未没有过的奇迹。

  但是,今天的局面来自不易。解放后,由于政治运动过于频繁,政策失误,导致经济发展迟缓,市场供应紧张,物资贫乏,凭票供应,人民生活水平低下。1978年,我们的国民收入总额为3010亿元人民币的,人均国民收入仅315元。而到2011年,我国的GDP猛升到47.2万亿元人民币,(约合7.5万亿美元)。人均GDP达到4000多美元。变化可谓翻天覆地。没有改革开放不可能有今天。我们一定要珍惜今天的成就。我庆幸,我赶上了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代。

  以前我国的航空旅游业十分落后,国际航线和国际航班少,乘客不多。1965年,北京的国际和地区航线只有4条。文革期间,我们进出国门的国际航空通道少得可怜。1978年,北京地区的国际和地区航线增加到11条,当年的民航客运量只有40万人。民用航空货运量仅1万吨。眼下,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有3座航站楼,3条跑道,日均起降1500架次。预计今年,年进入港旅客将达到8000万人次,日均20万左右。

  文革期间,由于受极左思潮影响,旅游业基本上处于停顿状态。从1969—1970年,中国国际旅行社北京分社被当作为封资修服务的修正主义工具被撤销。年接待游客最低只有300人。从1958年至1983年的25年内,北京市共计接待游客140万人次。

  1979年5月,我平生第一次坐飞机,由北京到莫斯科,机舱里的中国人寥寥无几。多数乘客是欧洲游客。1981年2月,由莫斯科乘国际列车经西伯利亚大铁路回北京,车厢里乘客也稀稀拉拉。1988年1月,我作为外交信使由北京乘瑞士航空公司航班第一次飞日内瓦,头等舱里只有4位乘客,包括我们两位外交信使,其他客舱里也空空荡荡。飞行线路显示图只有英、法、德和日文,没有中文。空姐里也没有一个会说汉语。

  90年代初,北京—亚的斯亚贝巴之间每周只有一个国航航班,一架波音707大型远程客机上,有时只有30- 40位乘客。由于客源不足,长期亏损,最后只好停飞,仅剩下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每周飞一班。

  一位法航空姐亲口对我说,文革期间,法航一度飞上海。多次在上海逗留,留给她印象最深的汉语是“没有”。因为她要什么,经常得到的回答是“没有”。

  改革开放大大调动了劳动者的积极性,大大解放了生产力,工农业产品丰富起来,中国人终于告别了长期凭票证购物的物资贫乏年代。到了90年代中期以后,我国国门已开,出国公干、经商、留学、探亲和旅游的人数日益增多。进入21世纪,进出北京的国际航班上的中国乘客人数逐渐超过了外国人。到2003年,中国到海外旅游的人数超过日本。于是,外航纷纷改变经营理念,急忙增加飞行班次,增设中餐,菜单上增加中文,飞行线路图上增加中文,瑞士航空公司率先雇用说汉语的中国空姐,鼓励外国空姐自学汉语,考试合格之后,提升一级等等。随着航空运输事业的快速发展,北京和其他大城市的机场,纷纷扩建。

  中国游客潮水般涌入世界,但被认为“最差劲”

  近年来,世界著名旅游国,尤其是历来不重视中国的欧洲国家也纷纷前来中国拉游客,中国已经成为世界重要旅游客源国,连美国和台湾地区也红了眼,邀请大陆客前去观光游览。第一批旅美游客于2008年6月17日出发了;7月4日,第一批大陆观光客到了台湾。不久前,日本和加拿大也先后成为中国人旅游目的国。为此,我与作家张兵一道和合著了《枫叶之国——加拿大》一书。

  目前,中国人像“潮水”一样涌入世界各个角落。中国人的到来令东道国,尤其是欧洲人感到惊喜与恐惧。惊喜的是,中国人不仅游览而且大把大把地花钱,把巴黎的名牌货,如香水箱包等,一扫而光,把有些国家超市里的奶粉,囊括而去,令当地人叫苦不迭。这个黑色星期五,竟然有一位中国同胞在美国买了1“集装箱”日用品,震撼了美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游客为拉动“昏迷”的美欧经济做出了一份贡献。

  但是,有些中国游客的举止令东道国人民感到很不习惯。不久前,美国CNN网上有一篇题为“谁是最糟糕的旅游者”。留言的网民多数是在中国工作过或在不同地区搞旅游接待的人。他们争论十分激烈。有人认为美国人最糟糕,傲慢,大声喧哗,到处抱怨;有人认为是以色列人,玩命砍价;有人认为是俄罗斯人,粗鲁,爱醉酒……但是,多数人认为,中国游客最差劲。

  理由有以下几个方面,希望引起国人注意。要“闻过则喜”,“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要动不动就开骂:

  1、中国人说话声音高,几个人扎堆聊起来,热烈得如同吵架。因为中国是一个阳光国家,与意大利西班牙人一样,都属于热情奔放的民族。而西北欧国家由于阳光稀少,属于少言寡语的安静民族。所以到了这些地方要稍加注意,不要太吵了。

  2、个别中国游客的文明礼貌意识差,行为举止太随意。显示牌不准照相,照拍不误;机舱厕所里不准吸烟,照吸不误;语言不通难于交流,不听指挥,不听劝告,不听讲解,只顾照相;在该静默肃穆的场所大声喧哗,嘻嘻哈哈,衣冠不整;打手机不顾场合,大呼小叫,在公共场合如入无人之境;个别人在机舱里打架,影响恶劣;有人喜欢蹲在地上,墙角里,排队加塞,不懂礼让等……

  3、不了解东道国的文化和习俗,不了西方国家的行为规范。有人随地吐痰。有人身着时髦装,带着钻戒和金表,竟然在5星级饭店的地毯上吐痰,令人吃惊。有人穿西装打领带,张口骂骂咧咧,那几个脏字成为口头禅。

  4、国人似乎是世界上最爱骂人、打架的民族。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从团结湖骑自行车到外交部上班,半个小时的路上经常看到一两起打架斗殴的场面,有的竟然打得头破血流。现在比那时少多了。但是,我在地铁里和公交车上,仍然能够看到因为屁大点小事就大骂大吵起来。有些妇女骂得比男人还凶。而最为奇特的是,骂人的话竟然是一套一套的,脱口而出,十分熟练,如同在“骂人学习班”接受过专门训练。打开国内某些网站上的评论栏,到处可见骂人的脏话。有人竟然到国外英语网上用汉语发表评论,用汉语骂人。我在瑞典工作4年半,在大街上没有看到过一起打架骂人的现象。在加拿大工作2两年多,亲自看到过一起骂人的事。一位单腿老兵,拄着双拐,由于他下车时,车门关的早了一点,被摔倒在我身边,我把他扶起来。他竟然大骂电车司机,骂得很难听,司机没还口,全车乘客对他怒目而视,他一看不妙,下车溜走了。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