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梅新育:不必因美国重启印钞机而紧张

2012-12-17 07: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从9月份至今不到三个月时间里,美联储决策实施了两次货币宽松政策。虽然如此频密出台量化宽松政策的举措,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货币战”,但它对中国的冲击力依然有限,不必因输入型通胀、热钱流入等压力而过分紧张。

  在很大程度上,第四轮量化宽松是作为对“财政悬崖”冲击的一种预防措施而出台的。去年国债上限之争令人教训深刻,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看到美国决策者仍有不择手段牟取个人政治经济私利,转嫁危机打击国际竞争对手的一面。所以与前三轮量化宽松一样,第四轮量化宽松对我国和其他国家经济有负面影响,首要表现是美国能通过加大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缩小其他国家为“保增长”而放松货币政策的空间。

  不过,根据这些年美国推出量化宽松的观察经验来看,在主要经济大国实施货币宽松政策之后,各国并没有随之发生恶性通货膨胀。除了中国,在其他金砖国家中,第三、第四轮量化宽松只对印度货币政策压力最大,对巴西俄罗斯等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还会带来现实好处。这是因为在当前的经济动荡中,印度虚弱的贸易收支和经常项目收支情况导致市场参与者不看好印度货币,选择抽逃资本,形成“资本外逃—本币贬值—资本加剧外逃”的恶性循环。中国与印度的经济情况在很多关键地方迥然相异,所以第四轮量化宽松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冲击未必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换个角度看,第四轮量化宽松的出台客观上也有助于削弱“财政悬崖”的冲击,避免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复苏遭遇重挫。鉴于目前国际经济环境不佳,明年增长前景也仍然不太好,市场参与者已成惊弓之鸟,这种正面影响不可低估。无论如何,美国并不能完全置身于恶劣的外部环境负面影响之外,那些非选举出身、更多依靠专业能力的经济官员,显然在出台经济决策时要比选举出身的、政治性的官员多思考一层,尽力避免本国经济翻盘、为美国创造较好的外部环境。一旦美国市场和消费脱离“财政悬崖”,第四轮量化宽松将对我国出口贸易产生一定的正面影响。      总体而言,无论是动机还是实际效果,第四轮量化宽松都具有两面性,我们既会面临输入性通胀、房地产泡沫压力再度抬头的局面,也存在出口贸易因此获益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对量化宽松有更复杂的认识,破除对其出台的一味畏惧心理,慎重选择调整货币政策的节奏和力度。▲(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