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尹承德:“普梅组合”出现新裂痕难走远

2012-12-25 15:12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不久前,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宣称他不排除2018年参选总统的可能性。 一石激起千层浪, 此言一出在俄国内外引起很大反响。在普京矢言“给我20年, 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之后, 梅出此言明摆着是在展露下一届大选要同普对着干、欲取而代之的雄心。这表明“普梅组合”裂痕扩大,双方合作难走远。

  梅欲违约“抢跑”不是第一次。他在其总统任内后期, 即不顾与普达成的在他任满一届后由普参选的约定, 多次透露连任意向, 其亲信助理德沃尔科维奇更是直言梅“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连任”。2011年7月, 梅在见其民意一度扬升时甚至说:“没有人能永远掌权。有这种打算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矛头直指普京, 明现欲取代之心。只是到了最后时刻, 梅看到党心民意向普一边倒, 才改变主意, 出面推荐普2012年竞选总统。但这难以弥合梅自身的行为给“普梅组合”刻下的裂痕。

  梅在普再次当选总统刚过半年即作此宣示, 不是心血来潮如有的学者所说是向西方“摆迷魂阵”, 也不是出于他同普有“瑜亮情结”或单纯的个人权位之争, 而是因为他所一再表露的同普在治国理念上存有深刻的分歧, 他急于想用自己的理念来重塑俄罗斯的面貌。

  普以重振俄的世界大国地位为己任, 致力于实行适合俄国国情的社会模式与现代化之路, 梅则主张俄应放弃追求超级大国的名分, 并向往西方的民主自由与发展模式。政治上, 普注重加强中央权威和实行“可控民主”; 梅则主张政治“民主化”, 指出俄“缺乏真正的政党竞争”, “有可能重现上世纪70年代的面貌”, 即认为俄现行体制可能将俄引上前苏联的老路。 经济上, 普摈弃俄早期实行的全盘私有化和“休克疗法”, 主张政府控制战略性经济部门和对经济进行必要干预, 严厉打击犯有经济罪行的垄断寡头; 梅则主张经济自由化与私有化, 为受到普打击的经济垄断寡头鸣不平。外交上, 普坚持“双头鹰”取向, 主张东西方并重, 但认定美国北约是对俄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而强化对其“反遏制”行动; 梅则把美欧定为俄实现现代化的“依靠力量”和“主要国际伙伴”,主张外交上倒向西方, 甚至提出要同美欧“结成特殊的现代化同盟”。梅在行动上对西方也有所配合, 如在2008年7月G8峰会上, 签署西方提出的制裁津巴布韦的决议; 2010年配合西方对伊朗制裁; 在2011年5月的G8峰会上, 支持西方提出的要卡扎菲下台的主张, 说“卡扎菲已失去合法性, 必须离开”, 随后又指令俄代表对西方提出的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联合国决议投弃权票, 实际上为北约轰炸利比亚的行动开绿灯。普京据理抨击西方列强对利动武的行动是“新十字军东征”, 梅却予以严厉批驳, 说普的这种说法“不可接受”。

  当下有一种流行的观点, 即认为普梅政治大方向一致, 其分歧只是小节和策略上的, 而不是根本原则性的。但事实恰恰相反。这一点俄精英阶层和西方政要已有定论。俄知识界分化成拥普和拥梅两派, 前者把普视为俄大国地位的象征和俄民族精神与国家安全的守护者, 认为梅是“西方代理人”, 俄《侧面》周刊直说梅是“新戈尔巴乔夫”; 后者把梅视为“改革派领袖”和俄现代化的“保证者”与“掌门人”,认为普是阻碍俄历史进程的“保守派代表”。西方则明显“捧梅抑普”。美国即支持甚至动员梅竞选连任, 力阻普再次当选。直至2012年3月, 奥巴马还当面称赞梅, 说在梅任总统期间是美俄关系“最佳时期”。

  “普梅组合”同床异梦而能维系至今, 主要是互有所需。梅是一个“识事务”的“俊杰”, 在普的强势之下, 为了保住俄政坛“二把手”地位, 进而谋求再度入主克宫, 他在“情不自禁”地显露异个的同时, 又“无可奈何”地“克己复礼”, 在重大国是问题上同普“对表”, 即使在担任总统期间, 也不偏离普制定的路线太远。普虽知梅有异心, 但见其已“归顺服软”, 又需借助其改革派的形象和影响, 以确保自己竞选总统成功和俄政局稳定, 遂践前约, 继续选梅当总理。

  如果说在梅当总统期间“梅普组合”是俄政坛双核心的话, 那么在今年普再次当选总统之后, 这一组合就只有普一个核心了, 这一组合是普主梅从关系。即便如此, 普梅形式上的组合也走不远。如果2018年大选两人对决, 则无论谁胜谁负, 普梅组合都将不复存在。如果到时两人中只有普参选并选胜, 他不会再选梅作接班人, 因为精明深沉如普京, 不会挑一个不同政见者作为自己路线和事业的继承人。(作者系前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参赞)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