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蒯辙元:奥巴马调整对华政策势在必行

2013-01-23 09:37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香港《文汇报》1月23日文章 原题:奥巴马调整对华政策势在必行 奥巴马第二任期大幕已开启,铁娘子希拉里国务卿即将抱病谢幕,候任国务卿克里将接替上场。希拉里离去,克里上任,是否意味着奥巴马第二任期的对华政策将出现调整呢?答案应是肯定的。理据有二:一是大势所趋,亚太稳定形势、安全危机日趋严峻,已对美国的利益构成威胁,为了美国的经济复苏和增加就业,应顺势调整对华政策,这是美国国家利益和亚太战略利益的需要;二是强势主导对华政策、风头盖过奥巴马的希拉里离职,为奥巴马、克里调整对华政策创造了契机和条件。

  从曾连任两届总统的里根、克林顿、小布什的对华政策来看,似有规律可循。他们在第一任期都采取了强硬的对华政策,把中国视为敌人、对手、战略竞争者,但在第二任期尤其在最后2年都大大缓和同中国的关系并调整了对华政策,把中国视为朋友、伙伴、合作者。特别是克林顿、小布什在任后期,更把中国视为经济合作伙伴、战略合作朋友,在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台湾问题上,坚持一个中国政策,更对李登辉、陈水扁搞台独采取了严厉的压制政策,加强和发展了中美友好关系。舆论和学者曾把里根、克林顿、小布什对华政策转变,借用股市用语归结为低开高走。可以预期的是,奥巴马在第一任期因希拉里强势而导致高开低走的对华政策,在其第二任期势将遵循这一低开高走的规律,向中美友好合作、共赢济世方向发展。奥巴马选择克里担任国务卿就是向中国,向国际社会发出要改善紧张的中美关系的明确信号。克里正是堪当如此大任的不二人选。

  中美关系将向合作共赢方向发展

  奥巴马第一任期之初,原本已选择继承前总统克林顿的对华政策路线,承接小布什的对华友好关系,加之大势所趋,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经济危机重创美国,美国需要同保持经济强劲稳定增长的亚洲尤其是中国加强合作,扩大经贸交流,以缓解全球金融经济危机和美国的经济衰退。因此,奥巴马急需要扩大出口,增加就业,这就注定政府必须加强同中国友好合作。这正是奥巴马重返亚洲战略的初衷和主要战略目标。举世皆知,奥巴马上任后不久就开始同中国发展友好关系的蜜月期。

  然而,好景不长,希拉里竭力推行带有冷战思维的对华政策,致使中美关系越来越紧张。缺乏执政经验,尤其缺乏外交经验的奥巴马,特别依赖曾经的美国第一夫人且经验丰富的希拉里。因此,奥巴马的外交政策深深打上希拉里的印记,希拉里的风头在国内国际都盖过了奥巴马。事实上,希拉里的外交政策主张和风格并非奥巴马所乐见,奥巴马却又很无奈。出于民主党利益的需要、国内政治的需要、奥巴马竞选连任的需要,奥巴马只能默认希拉里的作为。希拉里当初迫于国内国际的危机曾表现出要与中国同舟共济的友好态度,后来态度变了,显露出铁娘子本色,第一个出来宣布重返亚洲战略,不断对中国责难、施压,采取遏制中国的强硬立场。这在希拉里主导美国外交重点配合军事战略重心转移亚洲表现得非常充分。希拉里强势插手南海问题,不断对中国紧逼施压,唆使越南菲律宾挑衅中国,挑拨东盟同中国的关系;在钓鱼岛争端方面,偏袒纵容日本,第一个高调宣称钓鱼岛适用《美日安保条约》范围,致使钓鱼岛危机日益加深。

  重返亚洲应为经济发展而非政治利益

  令人欣喜地看到,希拉里在谢幕之前,对其4年打压中国对华政策有所反思,留下了警醒的忠告。希拉里终于意识到,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不仅有赖于军事实力,更有赖于经济实力。因此,提出经济主导外交,要调整和升级美国的外交政策和重点,以促进美国的经济利益;美国的全球战略重心转移亚太,其主旨应是寻求经济发展而非政治利益。她也终于看出,中国与英美等通过军事扩张而崛起的大国不同,是依靠贸易而崛起的,值得关注。希拉里见地深刻的离职留言,可谓回归理性、符合世情、符合美国利益,是留给奥巴马和继任国务卿的外交遗产。

  希拉里离任,把外交主导权交还给奥巴马,或将引导奥巴马向前总统克林顿和小布什第二任期对华政策路线回归,也是向奥巴马推行对华友好合作的初衷回归。可以期待奥巴马总统第二任期的对华政策会作务实调整,渐进地回到友好合作、互惠共赢的建设性轨道。

  奥巴马总统选择的候任国务卿克里,不仅有长期主持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丰富经验,而且是一位理性、务实、温和、善于谈判沟通的政治家。想当年,他参加总统竞选时所主张的对华政策,完全是克林顿第二任期对华政策的翻版。可以期待克里上任后会一改前任强势施压的做法,协助奥巴马调整对华政策,为中美关系的稳定、健康、友好、合作发展做出贡献,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做出努力。

  摩擦和曲折仍不可避免

  必须看到奥巴马、克里代表的是美国的国家利益,中美关系的新发展可以期待,但中美关系发展中的摩擦和曲折仍会发生,不可避免。更何况极端自负的美国,对中国的崛起,又表现出极为不自信,对中国的猜忌、恐惧油然而生。加之国会内的反对党总是竭力干预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总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影响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最近国会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额外添加涉华内容就可见一斑。中美关系要消除猜忌、怀疑、对立,建立政治互信、战略互信、战略合作的伙伴关系,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