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治琳:欧洲“挂牛头,卖马肉”的背后

2013-02-20 13:38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中国早就有“挂羊头,卖狗肉”的说法。然而,到了21世纪的今天,欧洲竟然会闹出“挂牛头,卖马肉”的丑闻。它涉嫌欺诈,以次充好,为了谋取非法利润,不择手段。看来,在人们心目中,发达、进步的欧洲也并非“道德圣殿”。

  今年1月15日,爱尔兰在在冷冻牛肉汉堡里发现了马肉。此后在英国法国瑞典瑞士荷兰等16个国家相继发现了冒充牛肉的马肉。有的牛肉制品里竟然含有60%至100%的马肉。此外,在牛肉馅里还发现了猪肉。

  牛肉里掺了马肉,在英国等欧洲国家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出现了马肉恐慌,并演变成国际丑闻。欧盟国家为此紧急召开部长级“马肉高峰会”,专门讨论如何应对由此引发的危机。

  对于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动物,几乎没有一样不吃的国人而言,这似乎有些小题大做。牛肉馅里加了马肉,有啥了不起!说不定味道和口感更加鲜美呢!然而,此事在欧洲闹得沸沸扬扬,有诸多方面的原因。因为它既涉及商业道德、食品安全、消费者健康以及宗教和社会文化等深层问题。

  首先,牛肉制品里加入马肉,包装上又不标明,涉嫌商业欺诈。英法等国正在进行调查。欧盟也拟动用《欧洲刑警组织》对此事进行侦破。对于诈骗犯要绳子于法,绝不姑息。

  以马肉冒充牛肉的做法牵涉到若干欧洲著名的食品加工和零售企业。这种欺诈行为令许多消费者对这些企业的诚信产生疑虑,对食品安全感到担忧。同时,它也暴露了欧盟在食品供应链和食品安全监管方面存在漏洞。

  欧盟规定,服用了“保泰松”(苯基丁氮酮)(phenylbutazone)的马匹,未经化验批准,不得销售。因为服过该药的马,一旦进入了人们的食物链,马肉中的药物残留有可能会危害消费者的健康。保泰松是马常用的止痛药,患有严重关节炎的病人也可服用。但是,该药在美国已经不再允许人使用,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认为它是一种致癌药品。

  据《英国食品标准局》透露,从1月30日至2月7日,检验人员在英国屠宰的206匹马中,发现有8具马尸中含有苯基丁氮酮成分,其中6具已运至法国并可能进入了食物链。

  但是,马肉里这种药物的残留量一般很低。一个成年人要有500-600个纯马肉汉堡包才相当于摄入一日服用剂量的止痛药,且该药物成分会很快排出体外,一般不会对人体造成明显伤害。

  马属于食草、粮动物,马肉的营养价值也并不低。但是,由于宗教原因,有些国家严禁吃马肉——在以色列犹太教禁止犹太教徒吃马肉。在伊斯兰国家,古兰经禁止穆斯林吃马肉。而在牛肉中混入了马肉或猪肉,使犹太人和穆斯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又涉及伦理和道德问题。

  在基督诞生以前的欧洲,马是一种常见的肉食来源,几乎所有的欧洲人都吃马肉。后来,世界各地的野马几乎被人类猎杀殆尽,主要也是为了食肉。凯尔特人和德国的部落崇拜马匹,认为马代表战神奥丁。他们举行宗教仪式,祭奠战神,杀马吃肉。到了公元723年,罗马教皇格列高利三世下令禁止异教徒们举行这种仪式,不准吃马肉。从此,基督教徒们就被禁吃马肉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条禁令逐步被打破。因为在19世纪,欧洲出现大饥荒。许多人被饿死。俗话说,“饥不择食”,填饱肚子是硬道理。于是,若干欧洲国家政府与时俱进,纷纷解禁,发放马匹屠宰证,允许人们吃马肉。

  法国人格外青睐马肉

  今天的法国人喜欢吃马肉与18世纪末爆发的法国大革命有关。法国贵族被推翻之后,象征着贵族高贵身份的马匹,落入平民手中,他们杀马吃肉充饥。

  拿破仑兵败莫斯科城下之后,拿破仑的医生建议让正在经历饥寒交迫的法军吃战死的马匹。在围困亚历山大期间,士兵们因为吃了马肉,抵御了坏血病的蔓延。在1807年的埃劳战役中,拿破仑的战士们吃上马肉,喝马肉汤,渡过了难关。在1809年的埃斯林战役期间,由于法军的供应线被切断,骑兵们用马胸板炖马肉,用火药做调料,于是在法军中逐步形成了吃马肉的习惯。

  在法兰西第二帝国(1852-1870年)后期,巴黎的生活费用非常高,许多工人阶级家庭根本买不起猪肉和牛肉,只好吃马肉。到了1866年,法国政府干脆推翻教皇于公元732年颁布的不准吃马肉的禁令,使吃马肉合法化,允许建立马匹屠宰场,马肉销售店,向市民提供优质价廉的马肉。在1870-71年期间,巴黎遭到普鲁士军队的围攻,导致肉类奇缺,几乎所有能够买得起马肉的巴黎人都吃马肉。从此,巴黎人也就打开了吃马肉的胃口。此后,凡是遭遇饥荒,马就被视为一种很好的替代肉源。二战期间,法国人也是用马肉充饥。所以,在法国和比利时,吃马肉的习俗一直延续至今。更加独特的是,法国人还喜欢马肉宴,喝马骨汤。

  英美人忌吃马肉

  现在英国和爱尔兰人以及多数美国人不吃马肉。但是,在大萧条时期,马肉却供不应求。在二战后期,数百万欧洲人和日本人面临饥饿,美国政府决定向他们供应马肉。困难时期可以吃马肉,困难过去了就不可以吃。《善待动物组织》认为,目前出现的所谓马肉丑闻凸显了人们对于吃马肉的双重标准。

  然而,英美人忌吃马肉的原因确实很复杂。既有宗教影响,也有文化和感情方面的因素。

  在火车与汽车诞生之前,在人类历史长河中,马不仅是人们的主要交通和运输工具,而且也是主要的战争工具。马对人类文明做出了特殊贡献。马是一种劳作动物。马车成为欧洲国家的主要运输工具。欧洲的王公贵族喜欢骑马或坐马车。战马在欧洲的战场上发挥了重要作用。马在西班牙人征服美洲大陆时也做出了突出贡献。欧洲的骑士们格外青睐马匹,迄今英国王室和贵族们依然喜欢养马和骑马。马术也成为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之一。现代,马匹又成为人们饲养的宠物。总之,长期以来,英美人把马视为亲密的伙伴和宠物。马与人之间建立起极为密切的关系和深厚的情感联系。所以,在一般情况下,要他们杀马吃肉,在感情上难于割舍。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养了一头毛驴,负责浇灌家里5亩地水稻田,对我家做出了特殊贡献。迄今,我仍然对它念念不忘。

  另外一种要重要的原因是,现在市场上各种肉类都比较丰富,有很大的选择余地。如果没有出现严重饥荒,英美人是不会吃马肉的。

  马仍然是世界重要肉源

  据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于2006年统计,全世界共有5837万匹马。其中美国最多,有950万。中国740万,墨西哥626万,巴西578万,阿根廷365万,哥伦比亚253万,蒙古202万,埃塞俄比亚165万,俄罗斯131万,哈萨克斯坦116万。全球只有卢旺达和圣赫勒那没有马。

  目前世界上有许多国家的人吃马肉,在有些国家,如日本,马肉反而是一种美味。蒙古人不仅吃马肉、马肉肠而且还喝马奶和马奶酒。全世界近6000多万头马匹是一个巨大的肉库。美国白人不吃马肉,但是美国每年屠杀65万匹马,向日本、欧盟等地出口马肉。英国人不吃马肉,但在英国,屠宰、加工和吃马肉并不犯法。英国每年向意大利、法国和比利时等欧盟国家出口10万匹马供人食用。澳大利亚人一般不吃马肉,但是,2009年它向日本、欧洲和俄罗斯出口马肉24,000 吨。阿根廷人不吃马肉,但是它是世界重要的马肉生产和出口国。2005年,全世界8个主要马肉生产国(中国、墨西哥、 哈萨克斯坦、蒙古、阿根廷、意大利、巴西、吉尔吉斯斯坦)共计生产72万吨马肉。同年,全世界8个人口大国共吃掉500万匹马。

  最后,有人风趣地总结到:英国人说“我恨马肉”,法国人说“我爱马肉”,美国人说“我不在乎马肉”,马术师说“如果我吃了我们心爱的公民,我将会被流放到月球”。这就是人们对于马肉的不同态度。谁对,谁错?谁能做出令所有人都满意的评判!难!难!(作者为前外交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