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治琳:中国人为何比西方人浪费?

2013-02-20 15:11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1960年,我从天津塘沽一中被半保送到北京外交学院本科英语部(系)学习。到学校报到时,我的粮食定量从50多斤,降到24斤。由于热量不足,两个多月,我就得了浮肿病。那年冬天好难熬!经常感到饥肠辘辘。幸亏放寒假时,我到位于天津东郊永和村的二姐家,吃上了水鸟喜欢的野草籽(像黑芝麻粒)做的饼子。填饱了肚子,体内热量足了,浮肿病痊愈。后来,胡乔木的女儿胡木英请毛主席的秘书田家英到外交学院作报告时透露,当年确实饿死了人。我这个亲身经历过饥饿的人,特别感到粮食的珍贵。可以说,粮食就是生命!

  西方人喜欢“舔盘子”

  1979年,我被派到中国瑞典大使馆工作4年多,主要为大使做翻译,搞礼宾。期间,我陪大使出席过无数次瑞典官方、公司以及使团举办的宴会、家宴、酒会以及招待会等。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之一是瑞典人十分节俭,极为珍惜盘中之餐。迄今在我脑海里经常浮现的画面是瑞典电视台经常播放的两则公益广告:一则广告的画面是一个娇嫩的大婴儿,光着屁股坐在饭桌上,用那稚嫩的小手把桌面上的米粒拣起来,放进小嘴里。另一则广告的画面是一位家庭主妇,吃完了鸡之后,用嘴舔手指头,还舔的“叭叭”作响,没有任何画外音。为何要舔手指头呢?这也是属于节俭教育。用手抓着吃鸡,手指头上留有油,要舔下来吃了。

  当然了,仅靠这两则广告宣传是远远不够的。上至国王、高官,下至父母都以身作则,做表率才能够收到实效。这一点从瑞典人搞宴请可见一般。他们注重饭店的名气、优美的环境、杯盘的高雅洁净、服务的优秀和食品的少而精等。人们去参加宴会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是一种高雅的礼仪社交活动。

  午宴一般是一汤、一菜加甜食,仅上轻饮料,时间一般为一个多小时,因为下午还要上班。初到瑞典,一边作口译,一边抽空吃饭,稍不注意,就吃不饱,饿肚皮。后来,我发现面包管够。越是官方举办的宴会,食品越少,因为政府经费有限。只有大公司、大财团举办的宴会,食品才比较丰盛。在瑞典,最高级的宴会也不会超过二菜一汤一甜食。

  在瑞典举办的正式宴会上,我经常看到,瑞典的高官们,包括国王,常常撕一块面包,把盘子里的菜汁擦干净吃掉。这使我想起1960年冬天,到北京外国语学院(现外国语大学)首次观看原版英文电影《百万英镑》中出现的一个镜头——美国穷汉亨利·亚当斯在伦敦一家餐馆里吃完牛排之后,撕了一块面包把盘子擦干净,塞进嘴里吃掉时,礼堂里的观众哄堂大笑。笑什么?笑话他寒酸,等于舔盘子。当时,正值经济困难时期,大学生们在饥肠辘辘的情况下,仍然不忘笑话人家“寒酸”。至于上面提到的,瑞典人舔手指头,中国人就更认为是“穷酸”了。

  这是两种不同的文化传统。在瑞典,节俭已经成为一种美德,形成了浪费食物可耻,节俭高尚的社会风气,时髦的用词叫“正能量”。节约也成为西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仅表现在餐桌上。

  在瑞典,上至国王年宴,下至一般宴会,一律实行分餐制。由服务员托着盘子送到客人面前,由客人动手用公用刀叉把饭菜夹进自己的盘子里或由服务员帮助夹菜。客人想吃多少就要多少,不爱吃或不想吃的,可以不要。按习惯,夹到自己盘子里的食物要吃掉,讲究盘干碗净。瑞典人最不喜欢客人在自己的盘子里剩饭菜,一是会造成浪费,二是对主人不敬,尤其是在家宴上主人亲自制作的菜肴。此外,瑞典人既不主动给客人往盘子里夹菜,也不劝酒,皆由客人自便。

  至于酒会、招待会或冷餐会,均有客人自理。原则是凡取到自己盘子里的食物,一般是不能剩下的,都要吃得干干净净。这已经成为对每个人都有约束力的社会习俗。浪费社会资源是一种犯罪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

  国王年宴,是瑞典国家顶级国宴。每一位外国驻瑞典大使,在任期间只能获得一次应邀参加这种宴会的机会。出席年宴的外国使节,不准带翻译。我作为特例,应邀到宴会大厅门外等候。因为宴会后,国王和王后要与中国大使曹克强谈他们的访华问题。这个宴会厅是瑞典王宫之中最金碧辉煌的宫殿,服务员都穿着中世纪服装,用的中世纪的杯盘,每一道菜都由两位男服务员,用木制大托盘抬到宴会厅里。客人们都是瑞典王公贵族、政府高官、大公司总裁和社会名流。他们都身着盛装大礼服,香水的气味弥漫到大厅外……宴会后,我问曹大使,宴会怎么样。他回答说,没有多少好吃的,就是气派大。

  我发现,瑞典举行的正式宴会上,绝大多数服务员是中老年人,年轻漂亮的很少。他们注重服务质量,而中老年人经验丰富,业务熟练。我陪大使参加过瑞典国家议会年宴,服务员全是中老年,服务水平就是高。而我们中国人似乎更注重女服务员的长相,往往把年轻貌美的服务员安排到主桌上,把服务员作为花儿让客人欣赏。这也是两种不同的文化理念。

  此外,瑞典政府部门和议会开会,既不摆花,也没有烟茶。到瑞典有关部门去谈事,连一杯水也不给,因为公家没有这笔开支。不仅仅瑞典是这样,其他发达的西方国家都如此。英国议会里,所有的议员,包括首相,都坐在同样的长椅上,根本没有放杯水的地方。美国总统会见外国贵宾,包括国家元首,就在一个毫无装饰的壁炉旁,也是连一杯水也没有。1983年冬天我有幸参加加拿大全国科技大会,还邀请来许多世界著名科学家。在分组讨论时,桌子上仅仅摆放了自来水(因为自来水符合饮用标准)。1984年我到加拿大外交部拜访一位主管中国事物的处长,就在他乱哄哄的办公室里交谈。作为额外优待,给了我一杯热茶。还说,这杯茶是他自己掏腰包为我买的。

  中国“帝王文化”造就“浪费文化”

  中国的文化传统与瑞典不一样。在中国,宴会在高级的饭店或酒楼举办,上名贵的山珍海味,上名烟名酒,成为权力、地位、财富、高贵身份的象征。谁花的钱越多,谁就越有脸面,互相攀比,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铺张浪费能在中国大行其道,司空见惯,主要是中国的文化核心属于帝王文化。而西方文化属于基督教文化。基督教提倡节俭,而中国的帝王文化彰显的是至高无以上的权力和至高无上的享受。尤其是近年来,我们的国家电视台上充斥着帝王戏,每天向人们灌输的是,帝王们的奢靡生活方式和阴谋诡计。煽动的是高消费,人们追求的是权、钱、色。一个副省长竟然拥有数十亿美元,数十套房产和数十位情妇……震撼世界!

  在中国,从古到今,皇帝带头铺张,一餐饭要上几十道菜。于是,上行下效,耳濡目染,逐步形成了今天的浪费传统。近来,我们的某些高等学府在搞校庆时,竟然推出万元一瓶的酒。我们的灵魂工程师们就这样教育后代吗?如今,什么帝王、王爷和格格们的享受成为人们羡慕的对象!

  所以,今天的中国,宴会上、餐馆里往往是杯盘狼藉,剩菜一大堆。用公款吃喝把我们的浪费文化已经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餐下来,就是数千元、数万元。有些手握人事权、财权、稀缺资源、土地、建设项目审批权等等的官员们,往往要享受“三项服务”(吃喝、洗浴和小姐),费用由招标单位支付。谁给的好处多,项目批给谁干。如此等等,多得难于陈述。前一阵子,甚至高官们下基层“视察、调研、现场办公”等,都要摆鲜花、上烟酒茶和美食接待,电视上大肆报道,堪称中国特色。在世界上,还能找到第二个像中国这样浪费社会资源的国家吗?

  帝王文化浪费一例:乾隆爷招待马嘎尔尼

  有人看了这个标题,可能就火冒三丈——“你竟敢污蔑中华民族5000年的优秀文化?”先别扣帽子。请先看看当年乾隆爷是如何接待英国国王向中国派出的第一个使节团的。

  乾隆末期的中国不仅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仅长城以内15个省的人口就有3.33亿),而且也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1792年国家年收入约二亿两白银,约折合6600万英镑,相当于英国总收入的4倍。同年大清国库收入约为3661万两白银,相当于1220万英镑;仅长城以内15个省的面积相当于英国本土的15倍;中英双边年贸易额已经达到数百万英镑,而1792年中国从其他欧洲国家的进口总额仅为20万英镑。

  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完成了资产阶级革命,开创了资产阶级议会制、君主立宪制和政党制的资本主义国家。蒸汽机的发明和应用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使英国率先启动了工业革命,迅速崛起,成为西方世界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最强的国家。从16世纪中叶开始,英国相继打败西班牙荷兰法国,成为“欧洲第一位海军强国,素被称为海上之王”,在海外建立起庞大的殖民地。到十八世纪末,在英国变成“世界工厂”之后,急于在海外为其现代工业产品开拓市场。在此情况下,英国很自然地会把目光投向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拥有3亿多人口的大清王朝。

  为了确保茶叶供应,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英国拟与大清朝建立外交关系。于是,英国国王乔治三世以为乾隆皇帝祝寿为由,向大清王朝派遣了由特命全权大使——资深外交官乔治·马嘎尔尼勋爵率领的,包括军事、测量、绘画、航海等各方面的专家在内的百余人的访华团。此系中英关系史上,规模空前的官方代表团。使节团成员加上海军官兵等共600余人,分乘英国皇家“狮子”号军舰和“印度斯坦”号大型商船以及“豺狼”号供应船,于1792年9月26日由朴次茅斯港出发,于第二年8月5日,到达天津的大沽镇。同年9月14日,乾隆在热和(承德)接见了特使一行。10月,离开北京,沿大运河南下,经杭州等地,于12月19日抵达广州。1794年3月17日离开澳门,同年9月6日,回到英国。

  得知英国使节团来华“进贡”,乾隆爷降旨,该代表团作为他的客人接待。英国人在中国逗留期间的一切费用均有皇帝负责。

  使节团进入白河(今海河)口之后,当地方官员派出数只小船送去大批家畜、水果、蔬菜等物品,数量太大,使节船只容纳不下,仅收留一部分,将其余璧谢。送去的礼品有:牛20头、羊120只、猪120头、鸡100只、鸭100只、面粉160袋、面包14箱、大米160包、红米10箱、白米10箱、小米10箱、茶叶10箱、桃脯22大篓、蜜饯22大篓、李子和苹果22箱、蔬菜22大篓、黄瓜40篮、南瓜1000个、莴苣40大包、豌豆40大包、西瓜1000个、甜瓜3000个、蜡烛10箱、瓷器3大篓。此外,还有许多瓶酒。对此,英国人感慨地说:“此后,不需提出请求,大批免费供应的物资源源不断送来。使节团所受到的款待……除了东方而外,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是少见的。”

  在大沽停留期间,北直隶总督梁肯堂奉皇帝之命,特地从保定赶来,欢迎特使入境。特使拜会总督返回船上不久,总督派人送来丰富的宴席四桌。特使携带三个随员往见总督,所以总督所馈送的家肴也有四桌,每桌二十四道菜。总督大人为何采取这样特殊方式待客,而不留特使在会见处所当日就地或第二日设宴招待,这个道理始终不明白。“总之一切开销俱报在皇帝账上,他们就不考虑这种举动是否多余过分了。” 而实际上,乾隆不久前曾经降旨各督抚,一切招待要从简,不要“扰累百姓”,而地方上照样利用公款,大操大办,劳民伤财。

  用餐的时候,使节团员们乘坐的每一个游艇上开一桌,按照中国方式,饮食非常丰盛。肉品中多是牛肉、猪肉和家禽。菜品中还有最贵重的燕窝和鱼翅。每个游艇上都有许多葡萄酒和白酒以及梨、苹果、李子、橘子、葡萄、杏等新鲜水果。大量丰富的日用品不但供应到全体团员,而且普遍供应到使节团的所有技匠、卫队和仆人。英国人认为:“看来中国方面不惜任何花费以求尽到对于使节团的豪华供应。动员了这么多的官员,这么多的厮役,这么多的船只,来做招待工作。”

  到了天津,特使前往拜访总督,回到船上之后,总督仿照大沽的先例,又派人送来丰盛筵席,蔬菜、甜食、酒品等。又送了丝、茶、棉布等物。总督对特使的警卫、乐队、技匠、仆人等均赠送丰盛的饮食及礼物。招待特使的另一项节目是在特使游艇前面靠近水边搭了一个临时剧场,一个戏班子的演员终日不断地演出。而“狮子”号使节船在大沽当地政府得到的供应足够它12个月的消耗。

  抵达通州之后,第二天清晨,团员们都到临时搭建的存放礼品和行李的席棚内,参加中国官员举行的宴会。按时间说是早餐,但有大量肉食,相当于一个丰盛的正餐。每次餐后一定上茶。中国的礼节似乎是在最客气的场合除了主客之外,必须把主客的全体随员不分等级请在一起。“因此虽然在现在情况下,皇帝的款待已经使其他一切都不必要了,而中国官员,仍然不放弃举行这个宴会。”

  这是200多年前,清王朝接待英国使节团的部分情况。

  杜绝餐桌上的浪费难于上青天

  近年来,我们的吃喝风比乾隆爷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我们的奢靡已经引起在习惯上讲究节俭的欧美国家外宾的反感。1986年,我作为礼宾人员陪伴前来北京谈判澳门回归的葡萄牙政府代表团,到山东泰安访问。市里出面宴请,饭菜摆满一两大桌,还有油炸蝎子。一位任葡萄牙总统秘书的团员毫不客气地质问我:“你们中国人平常这样吃饭吗?”我回答说:“因为你们是客人。我们平常怎么会这样吃呢!”他毫不领情地回答说:“中国还有数千万贫困人口(1986年有6—8千万),怎么可以这样招待外国人!”当时,我听后颇感不悦。事后想一想,他说的还是有道理的。这实际上就是中西两种文化之间的冲突。哪种做法应该提倡,恐怕不言而喻。

  节约是一种文化。什么是文化?简而言之,就是在一个民族之中形成的一种无形的对所有人具有约束力的社会风气和习惯势力。中国人顶雨冒雪,拼命回家过年,与父母和家人团聚,就是最好的例证。

  需要指出的是食品浪费并非中国独有,世界各国都存在。而且在有些国家和地区还相当严重。据统计,全世界每年有大约20亿吨食物被浪费掉,主要是在收割、运输、储存、加工和销售过程中。据联合国估计,在全世界的填埋物中,有40%来自丢弃的食物。为生产、加工和配送这些食物,浪费了大量的土地、水、能源和劳动力等。

  仅工业发达国家,每年浪费的食物就高达2.22 亿吨,相当于非洲撒哈拉以南国家粮食产量的综合。

  在欧洲和美国,在消费者们购买的食品之中,约有一半被丢弃。美国家庭每年购买的食物中,有40%被丢弃,总价值相当于1650亿美元。每个家庭每年丢弃食物的价值在1350 至2275美元之间。英国家庭每年大约丢弃440万吨食物,其中被扔掉的最主要是面包。

  然而,餐桌上的浪费是最大浪费。这是我们的特色。据估计,我国每年餐桌上浪费的食品价值约2000亿元,可以养活2亿人口。造一艘航母仅用250亿元,相当于我们每年自己扔掉了8艘航母!

  人人都说,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经常把“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挂在嘴上。但是,谁能否认,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能浪费的民族?目前世界上,还有哪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挥霍食品!

  目前,我们提倡“吃光盘”,推出了8条规定。这能够在短期内改变中国的浪费文化传统吗?难!相当于割韭菜。

  我在瑞典工作期间,使馆收到外交部来电,要求使馆不得再“宴请”国内来访团组。不久,我们的外长到瑞典访问。怎么办?宴请吗?大家讨论来讨论去,认为外长来访,无论如何也得到使馆吃顿饭。于是想出变通办法,不叫宴请,改称“工作餐”。我一看菜单,比宴请的标准还高,我们中国人就是冰雪聪明。

  西方的节约文化是经过基督教上千年的熏陶而成的。而我们延续了数千年的帝王文化传统再加上“脱缰野马”式的公款消费,要真正杜绝餐桌上的浪费难于上青天。君不见,有人跟风跟得紧,提着“二锅头”去赴宴,而瓶里装的却是茅台!(作者为前外交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